祸害修仙界_第22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2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本就不是女人呢?”

说着转过脸认认真真上下打量着简若尘,满面都是不可思议。

“三公子以为我……”简若尘才开口,范安贵一伸手就拦住简若尘。

“不,你也不是男修,简仙子,简大小姐,你分明就不是女修也不是男修。”

左毅抬起手掩住鼻子,挡住脸上的笑意,简若尘却笑了起来,范安贵这话,她听过不止一次了,当然不是在这个世界,是上个世界。

在上个世界,从她执掌世纪大厦之后,不乏想要与她联姻的,虚与委蛇中,她也与年轻的有为青年约会过,如果喝杯咖啡,吃顿饭也叫做约会。

最后这些青年大多都成为商业上的伙伴,渐渐的,也传出来些话到她的耳朵里,就是和简若尘在一起,很容易忽略她的xìng别。

不曾想到这个世界里也还是一样,正所谓江山易改,禀xìng难移。

“这话,我可以当做恭维来听。”简若尘笑着,向左毅示意下,指着自己下手的位置坐下。

“所以简大小姐不同寻常啊,一般女修,哪怕是筑基了,也担不起大小姐三个字。”范安贵这是真心赞扬了。

简若尘想要谦虚几句,觉得也没有必要,她生xìng也懒得在非正式场合端架子,因此就笑着道:“说来接触的女修着实不多,除了水云宗的,便是莫小前辈还熟悉,奇怪了,三公子,咱们宗门,从宗主到堂主,后代都是公子居多,女公子少吗?”

范安贵失笑道:“女公子?简大小姐创造的这个词倒是有趣,女公子……”他重复了一遍,“仙子不少,真担得上女公子称谓的,实在是没有几个。”

简若尘心下好奇,她是托柳随清得了各宗门世家的家世背景介绍的,其中女修的介绍着实不多,而参加大比的练气弟子中,女修的数量也没有按照概率到达一半,甚至三分之一都没有。

再说这天道宗,就外门练气弟子而言,女修士的数量着实不多,也就三分之一不到,她早就奇怪,难道这个世界也有重男轻女之说?

在有侍妾这个说法上,也可以说是有重男轻女的,但是也有侍夫的说法,可见,男女轻重还是要在实力上,所以,这些东西,若不是真的完全融入到社会里,她还是弄不明白的。

这时候听范安贵说女修不少,女公子却谈不上有几个的话,她便有些明白了。

却还是问道:“这又从何说起?”

范安贵瞄了一眼左毅道:“左师侄,你怎么看?”

左毅从坐下之后,表情就恢复了正常,闻言道:“简仙子入门时间短,接触到修士世界时间也短,闭关时间又多,咱们看来习以为常的事情,简仙子可能就觉得奇怪了。

在出生率上,修士诞下的后代,有灵根的,还是公子居多,倒是在没有灵根属xìng的婴儿中,男女比率基本一致。

修仙前辈也研究过原因,大体以为,男xìng的身上,应该比女xìng身上多出些什么,而灵根属xìng就是在男修身上的那部分上,大约就是主宰xìng别的关键上,只是xìng别到底是由什么决定的不好说。”

这话,换做这个世界的任何人第一次听说,大约都会迷惑的,可听在简若尘耳里,理解就不一样了。

生男生女是由染色体决定的这个世界的生物和上个世界没有啥不同,那染色体也该有的,就算不是染色体是其它什么表象,也都是差不多的东西男xìng的染色体比女xìng的多了个“Y”,灵根属xìng大约就比女xìng多了些存在的概率。

大约就是,如果这个世界的人类也有染色体的话,那灵根该是也由染色体决定的,在女xìng染色体上,有一个“X”可以附着灵根,而在男xìng的身上,不仅有“X”染色体可以附着灵根,还有“Y”染色体。

所以,男xìng具备灵根的几率就远远超过了女xìng。

“也不是有灵根就一定能修炼有成的,大多数修士都是多灵根的,而女修,在繁衍后代上要担负更多的责任,且每一次生育,对女修的修为和其后的修炼,都有不可逆转的伤害。

所以,一般世家,在确定家族女子灵根属xìng不高,修为不可能进展的情况下,不会专门培养的。如果灵根属xìng单一些,有培养潜质的,也少有在练气或者筑基初期就带出来,都要藏在家里,等到……一鸣惊人。”

说到“一鸣惊人”,左毅抬头看了范安贵一眼,简若尘微微诧异,却在范安贵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点不同于他平素的情绪,好像眼睛里燃起了烈焰一般。

这所为深藏家中,一鸣惊人,必定有所隐藏,且成为范安贵心底的愤怒。

第250章 问得多余

左毅没有注意到范安贵眼睛里隐藏的怒火,侧头对简若尘笑着道:“也就是生在贫苦人家,或是小门小户的女孩,在宗门测试中被挑进来,从小就进入宗门的,也算是可以自己为自己做主了,就好像简仙子这般,真不知道简仙子这般的xìng子,若是在世家里,会怎么办。”

简若尘也歪着头,好像很专心听着左毅的话,但眼角的余光,还是注意着范安贵,就见到范安贵的眼神忽然凝聚在她身上,想来,也想要知道她的回答。

简若尘摇摇头:“不是切身体会,好听的谁都会说。”

范安贵忽然说道:“若是简仙子,肯定不会安于现状。”

简若尘才转过头,好像很随意地道:“不能用我和其他女修对比,毕竟,我与她们的成长环境和经历全不同。”

范安贵的眼里仿佛生起失落,简若尘终究是于心不忍。

她不知道范安贵伤心愤怒的是他的姐妹还是母族,但范安贵掩其锋芒,非要以纨绔面孔出现在宗门,也足以让人同情。

简若尘不是滥施同情心的人,她信奉的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范安贵既没有向她索取同情,也没有显示出其软弱之处,更在大比之前,对她有所帮助,简若尘便不忍心直接岔开话题。

不滥施同情心,并不等于不知恩图报,简若尘一向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便停顿了下接着道:“说到现状,可能我和你们的想法都不一样。”

范安贵和左毅就都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简若尘想想道:“我是从了解修士修炼之后,才知道修士的寿元是可以成倍叠加的。”

简若尘这话是属实的,范安贵和左毅听着,只以为是简若尘进入天道宗之后,并不知道简若尘指的是从得到了一个元婴修士记忆的开始。

“但不论在这之前还是之后,我都认为,生命在于质量不在于数量,在于在有限的生命中活出来自己的价值。”

范安贵和左毅都是微微凝神。

“修士的寿命,看起来很长久,可真正能做些自己想做之事的时间,仔细算来并不长,大多数修士只是以寿元长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