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2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到了小弟这门外,怎么也不进来。”

“我不进你那洞府,省得被你缠上,还要到外门找简仙子去,简仙子,看在我等了你这么久的份上,请你聊天,给我讲讲你大比时候的故事,如何?”范安贵几步走到简若尘面前,吊儿郎当地晃着头。

简若尘心里好笑,面上却犹豫了下,洛凡已经替简若尘拒绝道:“莫仙子还在简师侄洞府内,简师侄不好怠慢了客人。”

“,怎么好让莫仙子住在外门,简仙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洛师弟,我知道你忙,这事就不用你cāo心了。”说着对简若尘做个请的手势。

“简仙子对我那里也不陌生的,怎么,一个大比就让简仙子将我都忘记了?”

简若尘对范安贵施了一礼道:“怎敢。”

然后对洛凡点点头,洛凡便知道简若尘心中有数了。

简若尘跟着范安贵到了他的洞府,一路上范安贵极显他三公子的风骚,若不是看到过范安贵另一面,简若尘真想要转身就离开。

直到进了洞府,欠走了仆役,又布上了禁制,范安贵才算稍微收敛了点,但大约是习惯了,一时有些板不住,看着简若尘的眼神还是很不地道的。

“听说简仙子在大比前后是大出风头啊,哎,我陪你练的那些,用上没有?”

简若尘笑着拱手道:“还要多谢三公子。”

“不准备给我讲讲你那些辉煌事迹?”范安贵问道。

“前前后后的,说了三四遍了,这第一遍么,还有些炫耀的心理,怎么说也不尽兴;第二遍就畅快多了,到第三遍,就索然无味了,第四遍,就是刚刚在洛师叔那里,就是说个结论。

三公子现在还要听,我自己说得都要吐了,反不如别人那里精彩了。”

范长贵斜眼瞟了简若尘下道:“就知道你会推诿,我已经提溜这左毅给我学了一遍了,有什么是左毅不知道的,给我补充了。”

后一句就用的是命令语势。

简若尘也没有在意这语气,笑道:“那还有什么,哦,就是左毅离开之后,剑宗宗主王安过去了,还好,宗主的气量就是大,将剑宗那些修士都留下来,还留了赎金给我。”

“啧,发财了啊。”范安贵啧了一声,“我还没有问你,你招惹yào王谷的莫仙子做什么?”

简若尘惊讶了下道:“怎么说是招惹?”

“别告诉我你简仙子没有办法摆脱她啊,简若尘,莫小言可不是好惹的,惹上了容易,甩下去就不容易了。”范安贵的神色正式了下。

简若尘心里苦笑,心说我不也是甩不下去了么,面上却笑着道:“莫小前辈很单纯的,还邀请我住在yào王谷,过几天我就和莫小前辈一起回去。”

范安贵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眯着眼睛打量着简若尘,好像在判断她话里的水分,简若尘安然任他打量,也并不觉得这目光有何侵犯。

“莫小言单纯,你简大小姐也单纯了?”这么几句话的功夫,范安贵对简若尘的称呼就换了好几个,简若尘听到简大小姐的时候楞了下,看着范安贵的目光若有所思。

“怎么了?说到你痛楚了?”

“额,”简若尘摇摇头,有些恍然,“貌似,有时候我忘记仙子的意思就是大小姐的意思。”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范安贵却领会了,惊讶道:“你不是忘记了你是女修?”

简若尘叹口气:“实不相瞒,有时候想不起来。”

“呦,怪不得我这么看着你你都无动于衷呢。”范安贵哼了一声。

“可三公子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多数时间眼睛都在其他仙子身上的。”简若尘也玩笑道,“这么独处的时候,三公子便是另外一个人了,这么正常的三公子,很难让人和在外边的联想到一起。”

范安贵挑挑眉毛,放弃了这个话题:“我还想你要不要帮忙,看来我多余了。”

简若尘心动了下,脸上笑道:“三公子若是想要散心,不若也一起去yào王谷?莫小仙子人真的很不错,只要你认真对她。”

“嗬,这是尝到苦头了?要甩给我了?”范安贵乜斜着简若尘。

“怎么会?”简若尘摇摇头。

“我名声在外,你觉得我上前,莫小言会怎么对我?”范安贵倒真不将自己名声放在眼里。

“哈哈,”简若尘忍不住笑了声,“三公子自己倒是想得开。”

“奇怪了,”范安贵摸摸鼻子,“你这么放肆,柳总管怎么受得了你的?那个莫小前辈,怎么就缠上你了?”

简若尘耸耸肩,对这个问题不予回答。

两个人并没有聊什么实质xìng的东西,但简若尘也感觉到了范安贵对她的关心,这个聊天不过是想要真的知道她有没有被伤害,至于简若尘不想说的,范安贵一句强迫回答都没有。

这样的jiāo谈,对简若尘来说也是放松,且范安贵真的没有一句话触及她不想说的内容,连句试探都没有,简若尘不觉就安心起来。

范安贵心里也是畅快,明明在简若尘面前不觉露出了本色,简若尘却也根本不询问原因,两人之间的jiāo往,真正是关心而不干涉,范安贵也终于不用在人面前再端着架子,摆出自己都不喜欢的样子了。

简若尘却也不便久留,再闲话了几句便告辞了,范安贵也没有多留,不过一出门就又变了样,还非要送简若尘回到外门。

第249章 男女比例

简若尘已经适应了范安贵的变脸,唯一奇怪的就是范安贵在她面前的不加掩饰,而看着一百多岁的人顶着一张年轻的面孔做着纨绔子弟才做的事情,这感觉,别提多么微妙了。

两个人一路招摇地回到了外门,果然莫小言闭关不出,范安贵在简若尘的小院里转了一圈又一圈的,每一间房屋都看了一圈,吐出来一堆不满。

简若尘也只当他纨绔秉xìng发作,笑吟吟地看着,直到门口左毅出现,简若尘才恍然,范安贵这是有意拖延时间的。

左毅上前见礼,范安贵点点头,先进了简若尘的会客室,左毅看着简若尘有些尴尬。

简若尘摆摆手,也走进去,左毅楞了下才跟在后边,一进去就见到简若尘和范安贵已经坐下来了,两个人不分宾主,他迟疑了下,站在门口。

明明一个筑基期,一个练气期,可在他眼里,就全是一样的,简若尘的气质与气场,甚至超过了范安贵。

“进来啊,坐下啊,在简大小姐这里,你还客气?还是跟我客气?”范安贵瞄着左毅,架起了一条腿,抖着道。

左毅的脸上尴尬极了,陪着笑道:“三公子和简仙子面前,哪里有……”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背地里都说我纨绔一个,除了追女人,啥也不会干咦,简仙子虽然是仙子,我怎么在她旁边就觉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