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1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安静静地。

莫小言陪在简若尘身边,好在莫小言言行一贯特立独行,yào王谷众人都习以为常了,再者,也没有比莫小言更合适的修士陪着简若尘了。

酒过三巡,莫北寒来到简若尘面前。

莫北寒,是莫雪尘的长子,莫小言的大哥,莫小言自小的修炼,就是莫北寒带着的,莫小言不怕莫雪尘这个父亲,对她的大哥却是很尊敬带着些畏惧的,见到莫北寒过来,莫小言立刻就站了起来。

简若尘自然也只能站起来。

在场的全是前辈,前辈这个称呼,简若尘已经彻底将它当做一个代名词了,入乡随俗的代名词。

见礼之后,莫北寒就坐在了莫小言旁边。

“小言和我提起过简仙子,虽说头一次见面,却耳闻已久。”莫北寒是个温文尔雅的人,眉眼极为英俊,眼神清澈,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举手抬足优雅贵气,这样的人仿佛凝视你一眼,就能将你的心神全吸引了般。

修士多为英俊之人,但气质却是不同的,莫北寒的气质上便是有种让人心仪的感觉,看一眼就让人信任。

这话,简若尘却不好往下接。

说和莫小言熟悉,未免有攀附的感觉,不熟悉,就是自欺欺人了,简若尘就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小言在炼丹上很有天赋,总是有很多特立独行的想法,为此,她那些师兄们没少吃苦头,但小言从来不会给师弟们吃苦头。”莫北寒说着,宠溺地摸摸莫小言的头。

简若尘想起自己的动作,差不多……一模一样。

“小言也没有给简仙子连什么奇奇怪怪的灵丹吧。”这话,既是与莫小言说的,也是与简若尘说的。

“我怎么会欺负简师侄。”莫小言微微噘嘴,简若尘便看到莫北寒抬头看她一眼。

就笑道:“不知道莫前辈说的奇奇怪怪的灵丹指的是什么。”

莫北寒也笑了下,这一笑,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了点,但是笑意就已经到达了眼底。

“这就不好说了,我记得上一次有位师兄吃了小言炼制的灵丹,一直笑了半年,半年之后,便笑成了习惯,到现在,哪怕是师父责罚的时候,也要笑着。”

简若尘听了,不由看着莫小言,忍不住嘴角也翘起来。

莫小言小声叫道:“刘师兄总是愁眉苦脸的,好像所有人都欠了他灵石不还似的,他吃了我炼制的灵丹之后,连赵师伯都高兴了好久嘛,说不用天天看着他的脸心烦了么。”

简若尘和莫北寒都差点笑出声来、

“这个好说,你给孙师兄炼制的实话丹怎么算?你害的孙师兄不敢出关,本来才出关,又连着闭关三年。”

莫小言撅着嘴:“谁让他总是哄骗我啊,说后山的鹊羽花开了,要化形了,害我守了半个月,他心里有鬼才不敢出关呢,说句实话都不敢。”

第243章 莫家兄妹

简若尘想想,好像明白了,想必那个孙师兄喜欢小言,却不敢说出口,吃了这所谓的吐真丹之后,更怕被问出来实话,所以躲起来闭关。

这,到真是莫小言的做派,简若尘忍不住笑了下,侧头看着撅着嘴的莫小言。

“简仙子觉得很有趣?”莫北寒见到简若尘的笑容,诧异道。

“不用在自己身上,也不是自家门派的事情,你们宗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外人听着自然是有趣了。”简若尘笑道。

“哈哈。”莫北寒也笑道:“简仙子说得也有趣,我这妹妹最喜欢的就是作弄她那些师兄了,她没有对简仙子做什么吧?”

“简师侄又不和师兄们一样。”莫小言抢着道。

简若尘笑笑,没有接莫北寒的话。

柳随清与yào王谷的同辈修士谈笑甚欢,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除了莫家这兄妹二人,就没有其他筑基修士了,而莫家兄妹二人,显然是陪着简若尘的。

简若尘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莫北寒正对莫小言道:“孙师兄现在是怕了你了,不但怕了你,谁也不敢见,你快炼制了解yào出来,再这么顽皮,小心哥哥和宗主说,也让你入死关,不到结丹,不让你出来。”

一说到炼丹,莫小言就精神起来,也不管是炼制什么灵丹,直接就道:“我当然炼制出来了啊,哥哥,你给孙师兄吧。”

说着就拿出一个碧绿的玉瓶。

莫北寒反而迟疑了下,疑惑道:“这是解yào?不会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吧。小言,你作弄师兄们也不能过分,若每个师兄都这么作弄了,以后,谁还愿意和你在一起?”

莫小言将玉瓶往莫北寒手里一塞道:“有简师侄呢,不稀罕他们了。哥,你总说我作弄师兄们,怎么不说说他们,他们把我当做师妹了吗?一个个看到我就躲,要不就是拿假话骗我,他们要是像你和简师侄那样,我也不能作弄他们。”

莫小言每句话几乎都有简师侄,让莫北寒又看了简若尘一眼,便更相信了莫小言离不开简若尘的,他对简若尘却还有戒备,只因为他比莫雪尘还要了解他这个妹妹。

莫小言怎么会不作弄人呢?怎么可能?就是他这个哥哥每次和莫小言在一起,也会小心提防着。

而简若尘明知道莫小言如此,竟然还没有防备的意思,还好像理所当然般,莫北寒貌似不经意地道:“简仙子也像哥哥一样了?”

莫小言忽然歪了一下头,然后转过来看着简若尘,简若尘便是想要装作听不到莫北寒的话也做不到,看着莫小言若有所思的表情,颇有些尴尬。

她可是一口一个莫小前辈的称呼的,但刚刚的几句话,也分明没有将莫小言当做前辈的,莫小言分明也才反应过来。

可莫小言只是看看简若尘,就转了头,看着面前的桌子发呆,隔着莫小言,莫北寒瞧着简若尘,口里却还是对莫小言道:“小言,哥哥说错了?”

按照规矩,简若尘是不能替莫小言回答的,简若尘也没有想替莫北寒回答,她心里暗暗奇怪,莫北寒是小言的哥哥,何以要如此咄咄逼人?

“哥哥,你是不是也想我像父亲母亲那样总闭关不出来的?”莫小言轻声说道。

简若尘看到莫北寒的视线瞬间就转移到莫小言的身上,仿佛身上也僵硬了下,这便是人家的家务事了,她怎么样也无法chā言了。

“小言,你是我们谷内最有天赋的炼丹师,最年轻的中级炼丹师,父亲和母亲希望你能成为极品炼丹师的。”莫北寒轻声说道。

“不,你们是担心我到外边闯祸的。”莫小言说着忽然站起来,她们就坐在下首,身后不远处就是偏门,莫小言转身几步就隐在门外。

简若尘微微惊讶,整个厅内众人好像全没有注意到,继续谈笑风生,但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呢,只是任何人的面色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