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1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1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中心,便代表着被皇室放逐,不再参与皇权争夺,简若尘,要是没有你出现之后一系列事情,叶非,很难翻身。

这就是机缘,可谁能想到,皇子的机缘应在一个练气弟子身上,我天道宗的机缘,也在你身上?”

简若尘有些失笑:“这怎么能算作机缘?”

柳随清意味深长道:“当日皇宫宴会之上,大皇子赐予你的首饰,你以为是什么意思呢?”

简若尘摇摇头,“我只当是防护法器了。”

柳随清笑了,“自然,但是那么贵重的法器,还有郑皇也已经赏赐了,你这么聪慧,难道没有想到什么?”

“柳总管,我只是一个练气弟子,没有任何身份背景,还是五灵根的,最多可以说心智坚定,在问心幻阵有些成就而已天道宗的外门弟子不算背景吧。”简若尘道。

“你在宗门做的那些事情,只要是与叶非有关的,你以为皇室不知道?”柳随清不相信地摇摇头,“你要是一般修士,我也就相信了,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想过,没有多想过。”

简若尘耸耸肩,“柳总管,你不要告诉我我会攀上皇室,我今年三十二岁,练气后期,大皇子一百多岁,结丹初期,六皇子十几岁?一个小孩子,不论与谁,都不可能是良配。”

柳随清瞪着眼睛,诧异地看着简若尘,简若尘不解道:“怎么,我自不量力了?”

“咱们修士寻找道侣,和年龄没有关系的,你,真的不知道?”柳随清不大相信道。

“啊?”简若尘吃惊了下,“就算与年龄没有关系,与修为也有关系吧。”

“你是练气后期,六皇子那时候也没有筑基,不般配吗?”柳随清道。

……

简若尘真是目瞪口呆。

六皇子和她?怎么可能?

可柳随清又怎么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修士十几岁就要……还是皇室子弟都这么早……”简若尘忽然不知道这里可不可以用结婚这个词。

“那倒不是,不过六皇子越早娶妻,娶得还是妻族没有背景的修士,那就越早可以确定完全与皇位无缘了,当时,大家应该都以为你若是筑基之后,大皇子会纳你为妾的,不过前几天叶勤那么说过之后,我也才反应过来,当时大皇子不是那个意思。”

简若尘将前事想了一遍后,面露恍然,可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再摇摇头。

“你如此助六皇子,包括这次大比,从天道宗要走的这些弟子,还有剑宗修士和那些散修,不是为了六皇子?”

“不过是jiāo易而已,柳总管,我本来就是商人,做事自然要考虑自己的利益,相助六皇子,也不过是……互利互惠。”其实没有必要解释的,只是一想到叶非那个小孩,简若尘就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天知道这个世界的修士到底都会有什么变态的想法,十几岁的修士,除去闭关时间,心理年龄到点都是多大?

“现在呢,到了这个程度,天道宗也被你拖下水了,你也不再是个没有背景的天道宗外门弟子,说来,你若真十年内结丹,就是天道宗你也不会放在眼里,你这么辅佐六皇子,如果你是六皇子,你会怎么想?”

简若尘叹口气:“柳总管,你刚刚还说,修道比权势重要,这又说这些,不是为了让我误解吧。”

“可你也说了,权力是种手段。”

“好吧,但,这貌似是我自己的事情吧。”简若尘真的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

“你可以这么和我说,若是你面前的不是我,是六皇子,是郑皇呢?”

第242章 奇怪的灵丹

简若尘眉头忽然皱皱,眼神里不觉露出冷冽来,柳随清说了这么一圈为的什么?她刚刚只是觉得太异想天开了点,可这一会,她将自己的位置摆正了点,这么一想,便明白柳随清的意思了。

诚然,她是拖着天道宗下水了,可她也给天道宗铺路了,天道宗若是不愿意,完全可以拒绝,但天道宗看明白后,不仅仅是抓住了这个机会,还想要更上一层楼。

这么做,算作是人之常情,但将带着他们下水的简若尘反过来按到水底,却着实让人不爽了。

简若尘却也不表示出来,还是摆出意外的表情,满脸都是不可能,柳随清终于被简若尘的不开化引出了实话。

“若叶非只是六皇子,你简若尘便也只是个没有背景的外门弟子,就算筑基进入内门了,也是普通的内门弟子,但你聪慧,可以辅佐六皇子做个富贵修士,能远离权势之争。

若叶非成为太子,天道宗为了自己,也要尽可能将你推上最高之位,你便再不是没有背景的外门弟子,你也必然要尽心尽力带天道宗成为郑国第一宗门。

如此,简若尘,你以为这还是你自己的事情吗?”柳随清咄咄逼人道。

简若尘扬扬眉毛:“我不过才入宗门不到四年,就算我十年结丹,就能掌握了天道宗?将天道宗推到郑国第一大宗门?更不用说这些年来我还要闭关。柳总管,你和宗主也太高看我了吧。”

柳随清冷笑一声:“简若尘,你到底还有多少本事没有用出来我们都不清楚,但你借势的本事,抓住机会的本事,至少我和宗主都甘拜下风,也用不到你对天道宗殚精竭虑,你也本来用不到殚精竭虑的。”

忽然又转了语气,带着不确定的那么一点试探:“难道你简小仙子志不在郑国?”

简若尘心内,一点一点涌出怒气来,面上却愈发的平静,什么也看不出来,甚至连心跳都没有加快半分,她只是微微蹙眉,好像在琢磨柳随清的意思,但心底对柳随清的试探,说不出的厌倦。

“柳总管,你也太高看我了,这样的话,还是等到我能与你平起平坐的时候再说吧。”简若尘终于成功地激起了柳随清的怒意,甚至看到了柳随清眼里隐约露出的杀意。

可惜,她简若尘现在就算修为不足,也羽翼渐丰了,还将天道宗拖到不上不下的境地。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杀她呢,但天道宗不但不敢动手,还要保她。

本来想要说的事情,谁也没有心思再说,甚至连虚与委蛇都不愿意,柳随清一个结丹中期修士在练气后期的简若尘面前,竟然发不得脾气。

简若尘直接要了静室,直到晚间,莫雪尘设宴招待柳随清,自然也请了简若尘,对外,他们自然恢复了天道宗总管和外门弟子的身份,两个人都算是老狐狸了,之间曾经有过的试探便是任何人也都看不出来。

这种宴会,简若尘若是主角,便驾轻就熟,不是主角,更能轻松应对,虽然在场的除了金丹修士就是筑基修士,只有她一个练气后期的。

在yào王谷做客,这般正式场合,她这个练气修士最好就是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