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1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1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的说到了他的心里。

总管天道宗这么些年,见到的经过的事情已经不能用多来形容,因为是总管,便要平衡很多事情,遇到的不平的事情就更多,而因为是天道宗的总管,对内对外,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便不能以理直气壮的方式完成。

可这是无法宣泄出来,只能积郁在心里,却被简若尘一句话给道了出来。

柳随清也没有想到,能将他这些年来的努力和艰辛道出来一些的,竟然是这个只有三十多岁的练气修士,心内五味陈杂。

简若尘看着柳随清,一时有将柳随清挖过来为几用的想法,才要盘算,忽然记起她已经并非上个世界的总裁了,心内有些失笑。

“其实之前的话还应该加上一句:是宗门认为我有没有参与进去。甚至再加上一句:外边的人又是如何认为。但我以为,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简若尘略微停顿了下,“之后,柳总管、宗门要怎么做。”

“你为何一定要这么做?权力之争,争不过修道吗?”柳随清知道现在与简若尘讲修道早了些,她不过是练气后期修为,但他担心不讲,简若尘就会在分歧的路上越走越远。

“何为修道?”简若尘淡然问道。

她不是不清楚这个世界所谓的修道的:提升修为,以达到改变ròu体提升寿元为目的,可最终呢?就是为了长生?ròu体与精神永远并存?

柳随清的神色严肃起来:“你且来说说,你进入到天道宗的本意又是为何?”

“修炼,成为强者。”简若尘几乎是不假思索就道。

是的,她的本意就是如此,如果不能成为强者,修炼仅仅是为了长生,对她也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就要不择手段?”柳随清追问了句。

简若尘也收起了笑容,严肃而认真地道:“权力、地位,是手段之一,但并非就说,拥有权力地位,就会不择手段,在可行的范围内,这二者是最好的辅助,也只是辅助而已。

身为修士,个体的力量强大到极致,就可以忽略这两者了,才会真的做出不择手段的事情,只要个体力量还没有可以强大到颠覆社会,不择手段就是下乘。”

柳随清呀然,以至于凝视着简若尘,久久没有言语。

对一个信念中唯有成为强者的人,对这种能坦诚说会利用权力地位的修士,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

简若尘从进入到天道宗以来,所有的事情都在天道宗眼皮子底下,似乎没有半分隐瞒,可这也正是简若尘的可怕之处,她就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的,将天道宗一点点地牵扯到皇位之争里来。

而到现在,天道宗已经被深深地牵扯到其中,无法再独善其身了。

天道宗确实是什么也没有做,但正如简若尘说的那样,不是天道宗做没有做的问题,而是外界认为天道宗做没有做的问题。

他身为天道宗总管,应该要暴跳如雷的,应该要怒斥简若尘的,可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有一些欣喜?

简若尘……如果她是天道宗的宗主……柳随清被他心底忽然涌出来的想法惊呆了。

什么时候,他对简若尘竟然有了这个期待?对一个练气后期五灵根的修士?

练气后期……他犹记得简若尘说过,十年之内,她便会结丹。如果简若尘十年之内真的结丹……那,成为天道宗的宗主,也不是不可能的。

“柳总管,你现在看到的还都是手段,来自于小修士,小人物的手段。”简若尘看着柳随清动容的面孔,将另一句话留在心里。

我希望有那么一天,在这个世界,可以不动用任何手段。

“你曾说,十年之内,不,现在是九年之内,你就会进阶到结丹?”柳随清忽然说道。

简若尘微微颔首,想起她为了争取问心幻阵说的话,现在,结丹不仅仅是为了完成参加问心幻阵时的誓言,还有了其它的意义。

“我今天三百余岁,你知道安宗主的年龄?”柳随清问道。

简若尘的眼角眯了下,缓缓摇头。

“再过十几年,安宗主应该四百岁了,这些年安宗主时常闭关,想要尽快进阶到金丹后期,我们金丹修士,哪一个不想在寿元走到尽头之前,试一试冲击元婴呢?”

第241章 jiāo易

柳随清提起元婴,应该是有两个意思。

一个是他们这些金丹修士都是三百多岁了,每个人对凝婴都充满期望,也知道不一定会实现。

第二个意思就是暗示她简若尘,若她真的能在十年内结丹,天道宗的宗主之位,就可能是她的。

安山宗主必然会放手天道宗的,这些堂主们也会支持她的,哪怕是为了他们自己有个安稳的闭关冲击凝婴的时间。

柳随清接着对简若尘道:“当初我听你十日进阶,只以为你不知天高地厚,你真进阶之后,开始是匪夷所思,然后也只以为你是灵yào强行提升,而到现在,我竟然也真的相信你能很快筑基了。”

柳随清的眼神有些迷惑:“只是,修炼不足十五年结丹,便是天灵根的洛凡,好像也不敢如此信誓旦旦,简若尘,你这五灵根,莫非比天灵根还要适合修炼?难道上古事情的传闻,真的会成为现实?”

柳随清好像并不是一定要简若尘回答,只因为这等修炼的隐秘,没有谁愿意回答的,他如此说来,可见这疑惑在心中存在很久。

“我不相信你是夺舍的,最能说服我的就是你若是夺舍之人,没有必要进入到天道宗,没有必要这么高调,一个有望凝婴的大修士,是不会在意俗世的权力的,别说凡人、练气修士,就是我等结丹修士,在大修士眼里,也是蝼蚁。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天赋异禀,上古血脉觉醒,简若尘,你究竟是何人已经不重要了,你来和我说句实话,你的修炼方式,可否能复制下来。”

柳随清的眼睛里带着迫切,是那种对未知渴望的迫切,简若尘非常熟悉这种目光,在叶非和叶水泉的眼睛里她曾经见到过,只是,他们掩饰得很好,而柳随清几乎不加掩饰。

简若尘沉吟了下道:“能不能复制,得要大量尝试,还得要有愿意尝试的,我不知道最初修行的修士,愿不愿意用三年的时间引气入体,也不知道我所经历过的,在其他修士那里可否可行。

至于过了引气入体阶段的,在筑基和结丹的时候能不能重塑,恕我直言,我没有经历,无法知道。”

柳随清微微点头,便掠过了修炼的话题,不再询问,转而聊起郑国现在的局势,皇室在大比时候的态度,各宗门可能会支持那个皇子。

“天道宗本身不想卷入皇子夺位之争,六皇子当日送到天道宗的时候,才十二岁,一个小孩子而已,且进入宗门,脱离了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