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1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1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与yào王谷结盟,怕也没有人相信吧。”

这话,简若尘说得有些自负,一个练气修士要代表一个宗门,简直是自不量力,但这话,也唯有简若尘这么一个练气修士说才正常,不算自负。

莫雪尘看缓缓点头:“不错,我留你在小言身边,说与天道宗一般jiāo情,也没有人信,再多留几个天道宗练气弟子,也没什么,说起简小仙子,一百个练气修士也换不来一个简小仙子的。”

简若尘闻言,脸上终于露出喜色来,起身拱手拜谢:“多谢前辈了。”

莫雪尘受了简若尘这一礼后,摆手让简若尘坐下道:“只要你让小言开心,我说过不会亏待你的,回头我找几个地方给你挑挑,我先进去找小言,这丫头现在说不定还在抹眼泪呢。”

说着站起来直接走入内室。

简若尘站起来相送,待莫雪尘看不到踪影了,才坐下来。

不过一刻钟,莫雪尘就和莫小言一起出来了,也不知道莫雪尘是怎么劝说莫小言的,莫小言重新兴高采烈起来,莫雪尘对简若尘道:“明天一早,小言就带你去见你们柳总管,今天也晚了,就在这里歇下吧。”

简若尘自然答应,和莫小言一起送莫雪尘离开。

再回到客厅里,简若尘就好奇地问:“莫小前辈,宗主是怎么说服你的?”

莫小言听了,就撅着嘴道:“我父亲说了,你是做大事的人,要我跟你学着,哼,明明我是你前辈的。”

简若尘就笑起来,拉着莫小言的手坐下来:“很快,莫小前辈就要变成莫师姐了。”

莫小言就哼哼了声,忽然对简若尘道:“你为什么不和我父亲说实话?”

简若尘反问道:“你希望我说实话吗?”

莫小言瞧着简若尘,这一刻的她很是狡黠,一点也看不出单纯来。

“以后我们要做的事情就多了,你闭关炼丹的时间可能都不多了,过两天我们一起回天道宗去,等到回来,安顿好天道宗和剑宗的修士之后,我就准备闭关,大约就一个月吧,一个月之后,我就要再闭关,冲击筑基了。”

这,就是等于再与莫小言说,她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炼制给她服用的灵丹了。

莫小言犹自不大相信地问道:“你真愿意?”

简若尘叹口气,直言道:“我当然不愿意。”看到莫小言瞬间垮下去的面孔接着道:“但是我答应你了,答应你的事我自然要做到。”

说着拍拍莫小言的手道:“如果我为了讨你欢心说假话,和别人又有什么区别了,你愿意我也和你虚情假意的?”

莫小言摇摇头。

简若尘已经达到了最初的目的,便也不将灵丹的事情再放在心上,开始给莫小言讲大比的事情,说起本意是要多带出些天道宗的弟子,结果丰智鸿撞上来,才愤然有了悬赏令一说,然后说起大比之内的事情,出来之后发生的事情。

其中大多数莫小言都听说过了,但是简若尘说起来,带着她当时的想法,还提到了遇到第一对杀人兄弟的事情,听得莫小言热血沸腾。

莫小言作为宗主的女儿,没有机会参与到这么危险的事情的,听着不由跃跃yù试,待简若尘讲完之后,还意犹未尽,恨不得她也能参加这样一次大比,可以如简若尘这般一展雄心壮志。

二人说着,天不觉大亮,莫小言倒也不用简若尘催促,直接就带简若尘离开山谷。

三天了,柳随清终于见到了简若尘,上下打量简若尘,没有发现异常,才松了一口气。

简若尘上前施礼后笑道:“与莫小前辈相聊甚欢,就忘记了时间,让柳总管担忧了。”这话,是当着莫小言的面说的,柳随清自然不信,却也没有说什么。

莫小言也上前和柳随清见礼,赔了不是,再说了几句就告辞离开,柳随清这次布了禁制道:“简小姐,你被扣下来了?”

简若尘并不想将天道宗牵涉到她和莫小言之间内,就笑着道:“不算扣下,莫小前辈不舍得我离开。”

看着柳随清狐疑的眼神又道:“晚辈还有事情要与柳总管说。”

就将要将天道宗的几十练气弟子留在yào王谷,yào王谷单独拿出场地安排的事情说了,然后道:“之前没有先和柳总管商议,就直接定下来,柳总管莫怪。”

这么说,也为之后要离开天道宗到yào王谷筑基做了铺垫,她并不想将自己和莫小言的jiāo易说出来。

与yào王谷为敌,天道宗根本不可能得胜,况且,天道宗也不一定能为了她与yào王谷为敌,既然没有脱身的可能,不说也罢。

柳随清摆摆手,已经答应的事情,再拿出来说也没有意思,他要问的,是别的事情。

“你在大比之内,知道外边的舆论吧。”

造势,有简若尘给叶非的主意,但到了什么程度,还不曾详细了解,便点头道:“略微了解些。”

柳随清就将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

第240章 成为强者

简若尘也略微惊讶,她本来没有想到叶非能做到这一步。

叶非毕竟是一个落魄的皇子,明面上手里没有一点资源,但叶非真的做到了。

做生意也好,做大事也好,简若尘都喜欢和聪明人打jiāo道,不论是队友还是对手。

队友,这个过程会很享受,对手,这个过程可以让人燃起斗志。

“简小姐,你和我说实话,外边这些事,有你的参与没有?”柳随清注视着简若尘眼睛里瞬间升起的光彩问道。

“现在不是我参与没有参与的问题,而是柳总管认为我参与没有参与的问题。”简若尘隐藏起自己对叶非的满意,笑着说道。

柳随清惊讶了下,然后面色忽然一沉,“简若尘,你还是天道宗的外门弟子,除非你不回到宗门,除非你直接托庇于六皇子门下,不然,就算大家前一天还尊你一声简小仙子,后一天也可以让你尸骨无存。”

柳随清的话并非威胁,简若尘如此高调,身上背负的可不是一个人的杀意了。

但柳随清并不知道简若尘此刻真是的状态,真应了那句话: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简若尘微微一笑道:“整个天道宗,我与柳总管打jiāo道的时间是最久的,因为柳总管很是讲道理,也很是通情达理。”

见到柳随清的眼睛逐渐要立起来,简若尘摇摇头:“这与修为地位无关,大抵是与人的xìng格和阅历有关的,柳总管做的是一个宗门的总管,总管总管,就是任何事情都要管一管的,管得多了,也就有了讲道理的经验。

讲道理的经验多了,什么事情就都想要讲些道理,所以,柳总管真要威胁人不讲理的时候,就不那么像了。”

柳随清听到这,立着的眼睛忽然就失去了气势,简若尘的话,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