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里逃生一般地杀了村长鬼修,可若不是身有灵根,也许被带到这里问明白之后,就再也不见天日了,只觉得心有戚戚。

“对了,师弟击杀鬼修,也是大功劳一件,宗门是要论功行赏的,姜玲就因此被宗门召回,还奖励了法器灵丹,师弟也有奖励的。”

洛凡闻言眼睛一亮,斟酌了一番道:“杀灭那鬼修是我与同伴一起做的,我那同伴还因此受了重伤,肩膀都被捏碎了,多亏了姜仙子赠予灵丹,师兄,若是论功行赏,我那同伴也该有赏赐吧。”

李云定睛瞧了瞧洛凡,想起听说到的洛凡的同伴为一年龄相近的女子,不觉了然,却是语重心长道:“师弟天灵根的资质,前途不可限量,未来的道侣自然也要是资质相近之人,五灵根的资质,实在是配不上师弟的。”

洛凡愕然,在脑海里转了好几圈,才明白道侣二字的含义,想起简若尘的身世地位,自己与她之前的敌对关系,还有简若尘总是冰冷冷的不苟言笑,差一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不是师兄想的那样,说起来杀灭鬼修还多亏了简小姐,我要是占据了全部的功劳,心中有愧。”

第24章 五行种植

心中有愧四个字,洛凡说得很真诚。

当日在山村里拿简若尘做鬼修的诱饵,直接将简若尘推到最危险的境地内,未必没有利用的意思,他相信以简若尘的阅历,完全能看出来,但简若尘什么也没有说,安然承担,这份担当当时就让他汗颜了。

而其后,两把匕首都在简若尘的身上,虽说是情非得已,但至少洛凡自身的危险程度要降低了,之后简若尘的出手击杀也着实让他震撼,他一直都无法想象,一个女人,怎么能如此狠得下手。

杀人这事,不是因为对方想杀自己就能下得去手的,更和决心无关,他能动手与他的身份和受过的训练有关,但简若尘毕竟只是一个总裁,大家族的大小姐,思来想去,洛凡只将简若尘的所为归纳到担当上,能做到世纪大厦的主人,全是有担当的,因此,就自觉有愧。

而灵根测试之后到现在听了李云的话,愧疚之心的就更严重了,他多少还是利用了简若尘,现在他坐在内门享受着最好的待遇,简若尘还不知道怎么在外门受磋磨,不仅仅是地位的变化,单是心理落差就是难以承受的。

“师兄,我初来乍到,对宗门的一切全都不了解,宗门对我的好我感激不尽,我会努力修炼提升修为的,只是简小姐那里,还要烦劳师兄,她……”她怎么样,洛凡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洛凡还是不敢说了解简若尘,能坐稳了那般位置的人都是不简单的,近一个月的时间,他在简若尘身上却也看不到多少大总裁的影子,除了偶尔出现的锐利的眼神,还有大多数时间的淡然无语,也不是十分拒人于千里之外。

想来那般身份的人都不愿意看到别人的怜悯,所以邀请简若尘同住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李云望着洛凡,眼神里惊诧后是了然,接着过度到不以为然:“师弟哪里话,宗门是最公正不过的,你放心修炼就是,不要因此有了心结。”

接着就转移话题,说起内门的待遇,洛凡才知道他是可以自己挑选仆从的,练气三层之下的外门弟子他都可以挑选,当然,对方也可以拒绝。

心不由一动,他完全可以借此将简若尘要到这里的,可马上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让曾经的大总裁来给他做仆从?哪怕他不会真的将简若尘当做仆从,简若尘也不会同意吧。

每个月他还可以得到十枚下品灵石,五瓶养气丹,这都是固定的内门待遇,作为难得一见的天灵根修士,李云还隐晦地告诉他,每次修为提升一小层,都会得到意想不到的修炼资源。

洛凡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要说是内门正常待遇,谁都是该知道的,可意想不到的修炼资源,却不是随便哪个内门弟子就该了解的,更何况按照李云的说法,在灵根上他该是修炼奇才,哪里会随随便便就给他安排个传功师兄,再看向李云,眼神就微微变化:

“师兄看起来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筑基修士了,师兄的灵根,也该是不寻常的吧。”

李云笑道:“与师弟自然是无法相比,我是木火双灵根,拜在炼器堂范堂主门下,师尊名讳上范下长利,以后师弟的第一件法器,说不好还会是师尊的手笔。”

当天,李云就将洛凡的话原封不动地汇报给了安山掌门。

简若尘自然不知道洛凡在内门里为她说话,在了解以她现在的灵根和对修炼知识的掌握,无论怎么努力都是事倍功半甚至对修为提升并无多少好处之后,简若尘的心态反而放平了。

她一贯是不打无准备的仗的,既然决定要成为修士,她就不会两眼一抹黑地修炼,总要将能了解的全都了解了,做个规划才好。

因此第二天,简若尘就换了一间教室,这个教室里教授的是种植,同样,chā班生是无法得到从头的系统教学的,好在她不是一点底子都没有,好歹也是有高学历证明的,还有穿越过来就得到的知识,chā班也能听得懂。

这间教室里的人就多了,也不都是半大孩子,成年人居多,大家都聚精会神,此时传功弟子正讲到灵植的灌溉:“常人只知道种植植物需要灌溉,却不知道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一盆灵水直接灌溉到火系灵植上,不亚于在烧红的石头上泼盆冷水,温度是降下来了,石头也因此要zhà裂。

所以火系灵植种植的时候,万不可直接以灵水灌溉,需要以木灵力温养灵水,水生木,木生火,灵水里有了充沛的木灵力,才可以滋养火系灵植,而火生土,火系灵植又是最养土的,会让土地更加肥沃,如此才会生生不息以循环。”

简若尘是知道因为蒸腾作用不能在正午炎热之际给植物浇水的,却不了解此举也与五行有关,接着听传功弟子讲述,灵植也有五行之说,还有五行变异,不论哪一种灵植都有对应的种植方式,正听到兴头上,却忽然打住,却是时间一到,传功弟子立刻就离开了。

五行学说本来就是枯燥无味的,来听课的外门弟子多数是抱着死记硬背的心理,只要知道哪种灵植用何种方式种植灌溉就可以了,偏偏这传功弟子讲述的理论知识占了重点,只听得昏昏yù睡,一到下课立刻一哄而散,只有简若尘若有所思。

学霸在任何世界里都永远是学霸,一不留神还会进化成学神,只因为他们的脑子大概是特殊结构的,举一反三已经成为了常态,简若尘耳朵里听得是灵植的五行生克,脑海里却已经转化为灵根的相生相克了,只是苦于知识不足,传功弟子学堂讲的那一点根本不够她吸收的。

于是接下来的好几天,简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