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0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附莫小言的。

莫小言眼珠转转,莫雪尘立刻就知道她的想法了,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只当没有猜到。

莫小言便兴冲冲回到自己洞府,简若尘正老老实实地呆在静室内修炼,听到莫小言回来了,就出了静室。

“简师侄,你们柳师叔找你了。”莫小言说着,瞧着简若尘的神色。

简若尘“哦”了一声,招呼着莫小言坐下,好像她才是整个洞府的主人般。

“你怎么就哦一声啊。”莫小言道。

“找我很正常的。”简若尘也没有多说。

简若尘想要离开,莫小言也知道,既然都知道,就没有必要说太多。

简若尘冲了一壶灵茶,用的是莫小言的灵茶,也是莫小言这里的灵水,她在前世就学过茶艺,这灵茶的冲法却与前世不同,洗茶是不必了,她却单煮了热水洗杯。

莫小言是第一次见简若尘如此冲茶,看了一会忽然道:“父亲说了,只要你自己要求留在这里,柳师叔就不能带你走了。”

简若尘手法都没有变,将茶杯都洗了,又将灵茶来回注满杯子,才放下茶壶。

第235章 在结丹时

莫小言还不急喝灵茶,眼睛不错珠地盯着简若尘,看简若尘怎么回答,她都想了,简若尘肯定不会答应留在这里的,那样,就不要怪她了。

简若尘端了自己面前的灵茶品了一口道:“还是你这里的灵茶味道好。”

莫小言就笑起来:“你喜欢,天天都能喝到。”

简若尘点点头,“天天都喝,就会得陇望蜀,总会想着还有更好的,还没有得到的。”

莫小言的笑容忽然就不见了,看着简若尘轻声道:“你是在说我吗?”

简若尘却不回答莫小言的话,兀自道:“我当初修炼的时候,得了一瓶养气丹,便觉得那灵丹是最好的了,只要一粒,就灵力大增,恨不得日日都有一粒养气丹服用。

可不过月余,就发现养气丹的效力减弱了,服用起来再没有从前的感觉,等到再过一月,这灵丹便如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简若尘再轻轻喝了一口灵茶,在口里回味了才咽下,凝视着莫小言已经略显恼怒的面容。

“你不答应我也有办法让你答应。”莫小言终于说道,说这话的时候,神色里终于带上些居高临下的姿态。

简若尘点点头,她见识到了修士搜魂的手段,没有什么不相信的。

“我不想给你动手脚的!”莫小言终于叫起来,“你为什么就不能和我在一起?明明在我这里你也是开心的。”

简若尘安静地看着莫小言,然后放下茶杯。

莫小言要留下她的态度是明白的,在大比内她就考虑过怎么应对了,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这一出来,莫小言就直接以yào王谷的秘密将她绑在这里了,简若尘真的始料未及,也说明,莫小言已经是劝不通的。

当然也要尝试下,果然是,莫小言的偏执和对她的占有完全劝不了了,她只是尝试劝一劝,就激动得要失去理智。

在简若尘看来,莫小言就是要失去理智了,却没有想到,高阶修士想要对低阶修士做点手脚在修士们看来多么正常。

她自然不愿意莫小言对她做手脚,可也知道,有些事情大约是不可避免的。

“你不在这里的时候,我想了想,我留在你这里之后会怎么样。”简若尘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怎么样?”莫小言追问了句。

“我个人修炼,自然在你这里要比回到天道宗好的。”简若尘实事求是道。

“当然啊,”莫小言使劲地点头,脸色稍微松弛了点,“你需要的灵丹全都会给你准备好,我们这里的灵气也比你们天道宗充足,就是聚灵阵的效果也好过你们那边,在yào王谷闭关,绝对是事半功倍的。”

简若尘也点头承认道:“确实是如此,就我个人而言,在你这里闭关,确实好过回到天道宗。”

莫小言就喜笑颜开起来,仿佛简若尘已经答应下来,以后就再也不离开了。

“只是,我是说就我个人而言,可莫小前辈也知道的,就算我们都是修士,也不仅仅是单纯的个体,我们身边都还有其他人,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其他人。”简若尘接着道。

“为什么要其他人,你有我还不够吗?”莫小言急切道。

若不是知道莫小言对她的想法是健康的,简若尘真以为这算一句表白了,她沉静了下才道:“我才从大比回来,大比内发生的事情莫小前辈听说了吧。”

莫小言点点头,“剑宗对你不起,我早晚会帮你报仇。”

简若尘在心里叹息一声,知道与莫小言讲理是完全行不通的,莫小言不是不讲理,而是她的理和简若尘的理不一样。

不说鸡同鸭讲,也差不多吧。

简若尘沉思了一会道:“你来告诉我,你还准备给我多久的自由。”

莫小言吃了一惊,瞪大眼睛看着简若尘,仿佛没有明白简若尘的意思。

简若尘看着莫小言,解释道:“就好像那朵冰莲,是在成熟的那一刻才被封到玉匣内。”

莫小言呆住了,看着简若尘安安静静的面容,听着她完全没有着恼的声音,想起之前还在试图给自己讲道理,还有前一个晚上,她轻轻地摸着自己的头发,不时喝一口灵酒,却不去用灵力化去酒意。

好半天,莫小言轻轻的,有些不安的,用很小的声音说道:“你知道?”

简若尘摇摇头,“不,我只是猜。”

莫小言踌躇了一会,才又很是小声地说道:“总要我结丹,结丹的时候……”

简若尘慢慢点点头,“你给我炼制的,筑基时候吃的灵丹,是不是也与之有关。”

莫小言抿着嘴沉默了会,还是点点头。

简若尘的手抚上额头,眼睛也闭上,无力地靠在椅子后背上,奇怪的是她并不生气,只是觉得无能为力。

她当然不是圣母,不会因为同情莫小言就将自己搭进去,但现在的情形显然她是无能为力的,对一个偏执狂,你能做什么呢?

诚然,在你财力权力全大于她的时候,当然可以为所yù为莫小言就是如此,她偏执,也因为她财力权力全大于她。

“可我不会让你呆在玉匣内的。”大约是简若尘伤心的模样让莫小言也难过了,她小声地说道。

简若尘将手放下来,看着莫小言担忧地看着她,如果莫小言偏执的对象不是她,是另外一个人,自己会怎么做?

简若尘心烦意乱,她深吸了一口气道:“让我单独呆一会,明早,最迟明早,我给你答案。”

莫小言咬着嘴唇固执地看着她,简若尘站起来,却再也没有了摸摸她头发的心情,只简单道:“我到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