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0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0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个堂主了,问了一遍,竟然是还留在莫小言那里,而莫小言那里,他却是不方面去的。

托人带了话,说要见简若尘,可是一直到傍晚人还没有见到,柳随清终于觉察到出问题了。

yào王谷这是要扣下简若尘了?

简若尘不是一般的练气后期修士,她在郑国已经大出风头,连剑宗整个宗门都视她为仇,这个时候留下简若尘,要不是无法化解的理由,是说不过去的。

待晚间看到刘安的时候,柳随清的神色就沉下来。

“柳道友,我也没有办法了。”不待柳随清发难,刘安先说道,“简仙子是莫小言留下的,莫大小姐的洞府,未经莫大小姐同意,也只有宗主和大公子可以入内,我已经和大公子说了,柳道友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说着简单,柳随清又怎么可能不着急,现在一个简若尘是给他一个筑基修士都不肯换了,堂堂天道宗的弟子被yào王谷的大小姐扣下算什么,柳随清的脸更黑了。

“刘道友,我们一行托庇于yào王谷,对yào王谷自然是感恩不尽,也是我柳随清做事欠考虑了,还请刘道友将人还给我,我带着门下弟子立刻离开。”

这话说得就有些重了,刘安的脸上也一时挂不住,可却没有生气的道理。

简若尘是谁啊,现在整个郑国,还敢有人不知道简若尘吗?他也有些不解,莫小言何以就要扣下简若尘呢?

当日莫小言追着简若尘到天道宗,他也只当小孩子心xìng,有个谈得来的女伴,心下却不以为然,修为太不对等了。

可了解了简若尘之后,对莫小言的行为举止更是不解,好好的,将这么个人弄到yào王谷算什么,yào王谷到并不怕担事,问题是,从简若尘做事的手段上看,这个人绝对不会怕事的。

第234章 我喜欢她

简若尘是不怕事。

剑宗也就是个把弟子口无遮拦了,她就生生让丰智鸿毙了自家个筑基弟子。

丰智鸿一个结丹修士想要给她个厉害看看,她就让丰智鸿几乎做不chéng rén。

这莫小言要是禁锢了简若尘,简若尘还会做什么呢?无风都会起浪的人,给她一点点小借口,还不将yào王谷掀了?

“柳道友,我家小言也不是不讲道理的,这中间可能是有些误会。”刘安这姿态就是放得很低了,柳随清再想发火,也做不到了。

岂不知,现在的宗主府邸,莫雪尘也正发愁地瞧着莫小言。

就如简若尘猜想的那样,莫雪尘对莫小言宠得了不得,那是想要天上的太阳就不会给月亮,连宗门最隐秘最宝贝的冰泉都肯给了莫小言,还有什么事情不能答应的呢?

本来一个练气女修而已,莫雪尘压根没有放在眼里,莫小言留下就留下了,可一听是简若尘,莫雪尘的脑袋也有些大。

再听说莫小言已经带着简若尘到冰泉看过了,甚至还许诺了最大的那朵冰莲,比起女儿的高兴,冰莲送出去也就送出去了,可是他也知道,莫小言对简若尘的势在必得了。

说实话,他觉得他们夫fù两个挺对不起莫小言的,从莫小言出生之后,他们照顾莫小言的时间就有限,身为宗主和宗主夫人,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连指点莫小言初期修炼,也是莫小言的哥哥。

所以,只要是莫小言的要求,他都是有求必应,可这次,他也有些发愁。

以简若尘在郑国如今的风头,想要一点风声没有的留下来,根本就不可能,先不说得罪不得罪剑宗,以剑宗如今自身难保上看,yào王谷也用不着怕剑宗。

只是简若尘和几个皇子之间的关系很有说法。大皇子对简若尘的赏赐就很暧昧,三皇子又当众给了简若尘一枚救命玉符,难不曾还将那枚玉符抢了?

还有六皇子,别人不知,他身为宗主,怎么能不知道几个皇子身边的大事小情呢,六皇子安居天道宗多少年了,偏是简若尘自引气入体之后,就与六皇子走得近便。

六皇子叶非居于天道宗的原因,莫雪尘也清楚,原本以为叶非也就安稳在天道宗了,可忽然就向皇城递jiāo了大比的方案,然后人就光明正大地居于皇宫。

这一个月的郑国舆论走向,要说没有叶非的暗中推波助澜,是根本不可能的,且简若尘先挑明了大比内会出现的风波,又在大比内力挽狂澜,将自己的名声推上去,就冲她和叶非的关系,强留也不行。

可这是宝贝女儿稀罕的人啊,莫小言从来没有这么稀罕过一个人,真将要将人生生带走,莫雪尘于心不忍。

反而是冰泉的事情不值得放在心上了,以简若尘的处事方式,当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父亲,不过是要简师侄在这里筑基,外边那么乱,那么多人想要害了简师侄,天道宗护不住她,不如我护着了,有何不可。”莫小言撅着嘴道。

“若是担心简若尘的安危,就大可不必了。”莫雪尘摇摇头,“她在天道宗内,也没人能欺负了她。”

“可女儿喜欢她啊。”莫小言叫道。

“喜欢她什么?”莫雪尘也好奇起来。

“和简师侄在一起舒服,和她聊天她从来都很认真,不像哥哥和师兄们那样敷衍我,就是知道我要留下她了,不愿意也没有和我发脾气,父亲,除了您和母亲,还没有谁对我那么好呢。”莫小言委屈道。

莫雪尘就奇怪了,能和莫小言聊得开心,那得有怎么样的耐心啊,还要不敷衍,还要不发脾气,莫小言的爱好就是捉弄人,要不她那些师兄们怎么会见到她就能躲就躲,躲不了的也都陪着小心。

“真有那么好?”

“当然了,昨晚我们还在一起喝酒了呢。”莫小言想着简若尘摸着她的头发看着她的样子,就觉得安心,更想将简若尘绑在身边了。

“我不管,我就要简师侄留下。”莫小言重申了一遍。

莫雪尘是一点也看不得莫小言委屈的,瞧着她噘着嘴不高兴就心疼,但他也是一宗宗主,在大事上是不肯失了分寸的,便不肯轻易答应莫小言。

莫小言一看,眼圈就红了,她也不说话,站起来就要走,莫雪尘就心疼得了不得了,赶紧就哄:“女儿啊,父亲这不是在想办法呢么,这个简若尘不是一般的练气修士,不是那么好留的。”

莫小言还是不说话,只是站着看着莫雪尘,莫雪尘被这么看着,心就更疼了:“除非是简若尘自己同意留下来,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莫雪尘对简若尘只道听途说,就判断出简若尘会是怎么样的人,这般的猜想是不可能错的,可也又想,简若尘留在莫小言身边,本来也没有坏处的。

天道宗能给简若尘的,yào王谷全都能给,甚至给的更多。可跟着也有些沮丧,简若尘如今的身家,根本就不用再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