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0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0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人可以知晓。

不得不说,莫小言的外表还是具有欺骗xìng的,明明都一百余岁的人了,就如二八女孩一般,歪在简若尘的身上,也好像一个小姑娘般的依赖。

简若尘不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已经三十好几了,在上个世界,这般年龄的女子不论在家庭还是事业上都是成熟的了,简若尘虽然一口一个莫小前辈,也早只将自己当做莫小言的长辈。

看到莫小言这么依赖她,也心有同情,忍不住就一只手缓缓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想着这个世界的女修,也真不能单纯地只看年龄,不仅仅是女修,男修也是如此。

不同家世,同样年龄,自然会有不同的修为,也就自然心理年龄大不相同了。

就忽然想起上个世界若干心理测试的那些东西,要拿到这个世界里来,大约猜是最有用的,便琢磨着要将里面的题目怎么换掉。

“你在笑什么?”大约是被摸得舒服了,莫小言的头往简若尘肩头靠靠。

“我在想,莫小前辈实际年龄要多大。”简若尘笑着,再喝了一口灵酒,酒意微微上涌,她稍稍运转了下灵力,化掉了部分酒力。

“我一百三十五岁了,也还有个十几年就要结丹了,结丹之后,我就有五百岁的寿元了。”莫小言轻笑着道。

“可我看你,也就不到二十呢。”简若尘带着些怜惜道,“你这一百三十五岁中,没有修炼,没有炼丹的时间加起来,可有二十年?”

“我不知道,可能,没有吧。为什么这么问?”莫小言迷糊着道。

“学习,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可是修炼、炼丹,就是一个人封闭在一个孤独的环境下,日复一日做同一件事情,连思考都不能,嗯,是连思考修炼、炼丹之外的事情都不能。这样的,不算是成长吧。”

简若尘一手把玩着酒杯,一手缓缓抚摸着莫小言的头发。

“你是说要接触外面的事情,才算是长成的年龄吗?那样的话,我可真要算算了,我是三十岁筑基的,筑基之前,练气中期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炼丹了,先学习辨认灵yào,种植,这些都算不算成长呢?

筑基之后,也总有闭关吧,可我又不是闭死关,在这个山谷里呆着的时候算不算呢?”莫小言好像很犯愁,头拱了拱,就差拱到简若尘怀里了。

“你才三十多,我会看骨龄,你就三十多,比我小了一百多岁呢,你又怎么算?奇怪,我怎么就觉得和你在一起,你年龄要比我大呢。”

说着莫小言忽然坐起来,头也就从简若尘的手掌中脱离,上半身歪在简若尘腿上,面对面打量着简若尘,一眨不眨地看了好一会。

第233章 让人心疼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简若尘笑着,伸手在莫小言的鼻子上点了点。

“为什么你就不和我一样?”莫小言说了一句,忽然抓起简若尘手里的酒杯,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真是个孩子啊,或者,这个世界的修士们从小都是这样生长的他们的父母若是修士,就要修炼、炼丹、炼器,若是宗主、堂主,还有忙不完的事务。

就好比上个世界的那些官员,身为官员,人便不是家里的了,家里的任何事情都是由秘书去办了,连一家团聚吃次饭,都不是很容易的了,当然,那些官员的身份要高些,和这里的宗主、堂主相当。

莫小言的父亲既然是宗主,母亲的身份和修为也绝对不能低,这般,莫小言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就可想而知了,他的父母不闭关也不忙于宗门事务也不指点她修炼的时间,定时屈指可数,所以将莫小言宠成现在这个样子,很自然。

“莫小前辈怎么会是孩子呢?筑基后期、中级炼丹师,很快就要成为结丹大修士了,就是年龄,也要比我大百多岁,怎么是孩子呢?不过看看这张脸,也真是年轻,真像一个小女孩。”

简若尘笑着道。

“简师侄筑基之后,也会变年轻的。”莫小言嗯了一声,翻身就躺在了简若尘的腿上,“我第一次这么躺过,父亲母亲一直告诉我,只有和自己的道侣在一起,才能这样,还是要双修之后。”

说着就睁着大眼睛看着简若尘,“可我躺在你身上却很安心,简师侄,你不走了,就陪着我好吗?”

简若尘凝视着莫小言的眼睛,那双眼睛纯净得就像是冰泉的水一样,但也深得像是冰泉的泉眼一般。

莫小言的单纯,是因为她是yào王谷宗主的女儿,而同样,她看不清的内心,也缘于她是yào王谷宗主的女儿。

“就像那朵花一样,被收到玉匣里那般吗?”简若尘还是宠溺地看着莫小言,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哪个女孩子会让她这么心疼了。

无论如何,莫小言对她的好是单纯的好,只是,她不懂得怎么才是好。

莫小言意外地没有吱声,只是看着简若尘,眼睛里的微醉正在一点点地消失。

简若尘笑了,她还在微醉的状态下,也还能控制住自己心软,如果她的心不软下来,大概会……会做什么呢?

这个世界和上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同,都是看实力说话,实力就是她现在,连莫小言一个手指头都对付不了。

能动口的就不要动手,能用钱摆平的就不要用权,这本来是她惯用的。

“花终究要枯萎的。”简若尘轻叹一声。

“不,我不会让你枯萎的。”莫小言执着道。

贫穷抑制了对富有的想象,同样,凡人的思维也抑制了对修士能力的想象,简若尘凝视着莫小言的眼睛,她相信莫小言是出自真心的,但也相信,莫小言没有打算她们之间永远如此相处。

她对她,必然要如她待那朵美艳的花一般那花的名字并非冰山雪莲,而是直接叫做冰莲。

简若尘没有试图说服莫小言。

向来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百胜,简若尘对莫小言的了解,只是流于表面,而想要说服一个土生土长百多年的修士,必然要完全了解这个世界关于修炼的知识才够。

余下的时间内,她们就这么安静地一坐一躺,偶尔喝上一口灵酒,简若尘没有再提留下和离开的话题,她们就像上个世界的闺蜜般。

只是,这般相处略微突破了闺蜜相处的界限,但在简若尘以为,她就像是宠溺着自己的妹妹,而莫小言也很享受这种相处时候的安宁。

柳随清到yào王谷内,惯有一圈寒暄之后,回到住处没有见到简若尘也没在意,可第二天也没有看到简若尘,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也没有多想,只是趁着还安静想要问问简若尘。

他想要问简若尘的事情多着呢,天道宗完全被简若尘牵扯进来了,简若尘的手段,他是见一次惊艳一次。

就算莫小言与简若尘jiāo好,一夜也该放回来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