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0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0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若尘随着莫小言的手指看过去,那朵最大的,也是最靠近冰泉的,也是最鲜艳的,正夺目绽放,哪怕只是看一眼,简若尘就觉得视线完全被侵占了,一眼也挪不开。

只一眼,心灵都好像被净化了。

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纯净而又艳丽的鲜花,怎么又只让人看一眼,便好似内心都安静下来,只想要一直一直地看下去。

简若尘不得不闭了下眼睛,克制住走过去的yù望。

“真美,是吗?一生一世都伴着它,付出怎么样的代价都可以,是吗?”莫小言的声音轻轻的出现在耳边。

“很美,是很美,但要付出一生一世的代价,这代价就太大了。”简若尘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里的痴迷就已经减退了。

“不是喜欢吗?喜欢了,就伴着一生一世,怎么就代价太大了呢?”莫小言不赞同地道。

“怎么样的一生一世呢?”简若尘轻声问道,“你看这花,在枝头这般娇艳,怒放,傲视冰霜,美得让人心生敬意,容不得一点点亵渎的想法。

人们喜欢它,便想要据为己有,便想要从枝头摘下来,留在玉匣中、阵法内,日日欣赏,把玩,它依旧会美,甚至因为阵法的作用,会保持鲜艳夺目更久。”

“是啊,喜欢了,便留在自己身边,不就是这么样吗?”莫小言接着道。

“但它呢?她会怎么想呢?它希望被这样对待吗?在它盛开最美的时候,也成了它永久的记忆。”简若尘凝视着那朵美艳的花道。

“你虽然这么说,可是你要摘它下来的时候也不会犹豫,所以,你说的都不成立。”莫小言轻笑一声,补充道,“我们大家都是这样。”

简若尘也就笑笑,承认道:“是的,因为我们不认为这朵花会有思想。”

“它有的啊,你没有看到,你说那些话的时候,它欣喜得花芯都在颤动呢,然后你看现在,它的花瓣在动,一定是愤怒惧怕的发抖了,可是没有办法,它没有成熟,就不能离开这根树枝,可成熟的刹那,我们就会将它采下来。”

简若尘怔了下,忽然记起她是在修仙世界里,这个世界里不仅仅有修士,还有妖物,妖物中不仅仅是妖兽可以修炼chéng rén,还有草木精怪,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所以,你心底也是承认的。”莫小言没有说承认的是花还是人,大约这两者的意思全都包括了。

简若尘审视了下内心,确定自己将人和其他物种是分开考虑的,这是上个世界根深蒂固的思维,要想转变,也不是不可,但总是要从真正了解这个世界开始。

她以为她已经了解了,这时候才知道纸上谈兵与生活实际的不同,再抬眸看一眼那朵盛开的鲜花,却怎么也无法将鲜花与人并列起来。

或者,只有看到这花化形chéng rén之后,才会真的将这花视为有生命的物种吧。

莫小言很得意,她一直想要简若尘跟她到yào王谷来,简若尘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答应,现在,是天道宗的柳随清将简若尘送进来了,一进来,她就将这么隐秘的事情告诉简若尘了,现在,不是她要留下简若尘了,是简若尘真的无法离开了。

简若尘侧头看到莫小言的得意,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心里一直担忧的事情到略略放下。

莫小言肯用这样的方式留下她,那就不是她想的那种奇奇怪怪的方式了,总还是有转圜的余地就好。

第232章 心理年龄

简若尘这人,本来就已修炼到喜怒不形于色的,真不想让人知道她的心思,便是一点也不会让人看出来,跟着莫小言再将整个山谷都参观了,至少莫小言的感觉是相谈甚欢。

不免就奇怪起来,简若尘是知道她要被留下的啊,明明就是不愿意的,怎么就没有一点不开心的意思?越是这么想,就越觉得简若尘这个反应不对,就越是一个劲地看着简若尘。

简若尘就大大方方地让她看,直到整个山谷都看了一圈,就要到洞府了,才站住脚问道:“我还能见到柳总管了吗?”

两个人都是聪明人,话已经是半挑破状态了,所以这么问一句,也没有什么不可。

以莫小言所说,整个郑国知道这处冰泉的只有五人,yào王谷之外包括她才两人,限制她行为的话也都暗示了,大概是真不容许她再见到除了莫小言之外的任何人了。

果然,莫小言连半分为难都没有地道:“我会和柳师叔说的,简师侄就在我这里闭关了。”

简若尘就“哦”了一声,好像没有半点负担地就跟着莫小言进了洞府。

倒是莫小言终于忍不住了,“简师侄,你不是不愿意的吗?”

简若尘点点头,“是啊,是不愿意的。”这也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可……”莫小言反而不好意思说了。

简若尘似笑非笑地瞧着莫小言,“可我说不愿意有用吗?”

莫小言听着,却高兴起来:“对啊,你又打不过我。”

简若尘真有点哭笑不得了。

上个世界她可没有对付莫小言这般貌似精神不大正常的人的经验,也没有机会见到,一到这个世界,精神不正常的就见了多了,还有莫小言这般厉害的。

简若尘也知道,现在这般时候,说什么都暂时没有用,好在莫小言精神不正常是不正常,却还不是全不正常那种。

莫小言留下了简若尘果然是开心,开了一桌上好的酒席,她拿出来的东西自然都是简若尘听都没有听过的,就算在皇宫内见识过一次,也只那一次而已。

简若尘知道她暂时不会有任何危险,而说实话,就她现在的修为,莫小言真要对她做点什么,也只能硬生生地将护身玉符全消耗了。

练气后期对筑基后期,就好比赤手空拳对冲锋qiāng,没有一点可比xìng,

表面再安稳,简若尘多少也有些郁闷的,就放纵了自己,喝了一杯上佳的灵酒之后,并没有化开酒力,而是享受着微醺的感觉。

莫小言也是如此,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已经靠在一起坐着了。

修士,是一个特殊群体,便是再熟悉的两个人,再是朋友,也少有并肩相靠而不设防的,不过,也少有如简若尘和莫小言这般修为相差悬殊还能牵扯到一起的。

要这么想起来,她们能彼此互不提防,也就正常了。

简若尘是防不胜防,莫小言呢,根本就没有必要提防简若尘什么,就算简若尘近身贴她身上一张符,莫小言身上还会缺少了防御的宝物?而简若尘一动用灵力,这般近身,莫小言也就会立刻觉察到了。

同时出手,简若尘半分胜算都不会存在。

于是修仙界中,只有双修道侣才可以出现的奇景,就这般出现在莫小言的洞府内了,可惜,除了莫小言和简若尘两人,再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