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0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杀了剑宗弟子冒充的。

刘志就看向王安:“王宗主可相信在下?”

王安微微一笑,拱手道:“有刘堂主出手,还有什么相信不相信的。”

李华好像还没有明白,左右看看,就觉眼前一花,刘志忽然就站到了他的面前,他已觉不好,张口就要大叫,声音还没有发出,刘志的手已经按在了他的头上。

他的嘴还维持着大张,眼睛里已经满是恐怖,神情忽然痛苦不堪,然后全身都抖了起来,跟着神情慢慢地呆滞起来。

简若尘惊诧地看着,然后恍然,不多时刘志的手拿开,徒留李华呆傻傻地站着。

刘志伸手指向半空,指尖灵光点点,很快,半空中出现了一个手持长剑的年轻修士,大家都看过去,王安却只看着剑宗幸存弟子的表情。

“不是剑宗弟子。”丰智鸿道。

周启明也摇着头。

王安回头看着柳随清,“柳堂主怎么以为?”

柳随清面色也严肃起来,不加掩饰地看一眼简若尘,简若尘也正微微蹙眉,看到柳随清的视线,不假思索道:“弟子还用得着嫁祸丰前辈?事实已经如此了,再嫁祸,画蛇添足了吧。”

第226章 不做剑宗生意

简若尘这话虽然是对柳随清所说,声音却极为清晰,在场众人全都听到了,丰智鸿脸涨得通红,被简若尘再次挤兑了下,却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手段嫁祸丰智鸿,是低劣了,不合简若尘的风格。

“简仙子悬赏令发布之后不足一刻钟,练气弟子就开始进入大比,这么短短的时间内,众目睽睽,不容易马上找到了人做下手脚吧。”刘志也道。

这就不是对简若尘欣赏不欣赏的问题了,即便他不这么说,大家也都想得到。但想到,并不认为就一定是简若尘做得,这般做法,纯属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且就像简若尘所言,她根本就没有必要画蛇添足。

当时事发突然,各宗门世家只来得及召集自家子弟应对,显然,这等买凶嫁祸的手段,很难马上想到,但问题是就算想到了,也只有丰智鸿有理由反其道而行。

同为练气修为,易容也并非难事,也不容易被发现。

况且,丰智鸿的名声已经如此了,这么做,便是拖着简若尘一道下水,手段虽然卑劣,却也奏效。

而正常考虑,如果不是丰智鸿做的,也就简若尘有时间有实力布局了,至于她所说的用不着嫁祸这话,听着自然是有道理,但总是要拿出真凭实据的。

事情忽然转向对简若尘不利这一方面来。

“柳堂主,贵宗弟子发布悬赏令,悬赏我剑宗弟子xìng命,这是事实,在大比内又救下近一半剑宗弟子,也是事实,这个大比,各宗门也都有弟子陨落,更是事实,其中细节,也就无须细算了。”

王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竟然是不予追究的态度,众人神色都有些怅然。

说到底,哪个人也不敢说自己门下弟子没有沾染剑宗弟子的鲜血,也不敢说没有其他宗门、世家子弟陨落在自家弟子手上。

诚如王安所言,其中细节,若是追究起来,整个郑国修士,怕是人人都再无宁日了。

这般想来,真是细思极恐,这练气修士的大比,究竟目的何在?真的是要让这些练气修士历练?

这一个月来的舆论,在场的结丹修士不说参与了,也私下都有jiāo流,而此时,王安一句话,似乎已经将大比的最终目的揭穿。

但,绝对不该是这样的,大比方案是皇室提出来的,皇室怎么会希望郑国各宗门世家分崩离析?那,就是大比被利用了?

被天道宗利用了?

众人思虑见,王安却微微蹙眉看向丰智鸿,丰智鸿正嘴唇微动传音,王安神色显然不快,看向简若尘。

“简仙子,赎金剑宗已经向朱雀堂jiāo付了,简仙子可以与朱雀堂jiāo割了。”这话,隐隐也带上了震慑,声音威严,不容违抗,柳随清皱皱眉,却因为王安没有发动神识攻击,不便替简若尘拦截。

这也是大修士对待低阶修士常有的说话方式。

简若尘微微一怔,下意识就要对这声音臣服,可这声音带来的感觉似曾相识,蓦地勾起了久远的记忆,记起便是穿越之初,那夏晨就对她做过如此之事。

时间久远,夏晨的神识震慑也早早地就被她克服了,如今王安竟然也在对她如此做,心理上屈服的想法隐约才起,脑海里的抗拒就排山倒海而来。

她略微垂眸,不肯看王安的眼睛,提醒自己冷静,自己不要回答,不要有任何动作。

片刻,震慑仍在,她却已经抵御住了,抬起眼,却只看着王安的鼻子在所有人看来,简若尘也就是看着王安的眼睛了。

“抱歉,宗主若是不知道,丰前辈当是知道的,当日,我已经在此宣布,赎金的生意,是不与剑宗做的。”简若尘咬着牙,几乎是一字一字说道。

言罢,身体微微晃了下,深吸了一口气:“当日,太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全都在场,都没有提出异议,可惜,当时不是宗主在这里。”

这后一句话,就是忍不住对王安的褒奖之意了,只可惜,这话由她现在这个身份说出来,更像是嘲讽。

“王宗主对我天道宗弟子震慑,与当时丰道友所做之事有何区别?”柳随清这才说道。

哪怕身为天道宗的堂主,他也无法干涉王安对简若尘的神识震慑,这本来就是高阶修士对低阶修士常做的,就如之前王安对待李华。

王安的心内却是震惊的,这不与剑宗弟子做赎金生意的事情,他也是才从丰智鸿那里听说丰智鸿自己都已经忘记了,简若尘却还记得,还是在他神识震慑之后开口提醒。

简若尘心志如此之坚,竟然抵御了他的神识震慑。

王安竟然一时失语,这才知道,丰智鸿折在简若尘手里,真不屈。

“啪啪啪!”忽然传来的拍手声打断了王安与简若尘之间的对质,叶勤正不耐烦地站起来:“真精彩,我可以作证,当时简仙子如此说的时候,我和太子殿下都在诸位,我们是不是先将大比的结论公布了,将能做完的事情都做完了,再考虑其它旁枝末节。”

剑宗练气弟子的归属、xìng命,在叶勤的口中就是旁枝末节本来,练气弟子的事情也只能算作旁枝末节叶勤对剑宗的态度,便是明显了。

叶勤的态度,不能说百分之百代表皇室的态度,但至少可以代表五成了。

王安眼里闪过恼怒,却立刻收敛,微微躬身道:“是。”

叶勤摆了摆手,朱雀堂玉牌之上,便浮现出清晰的字迹来。

收获大比玉符第一名的是御兽宗的张强,一人得到了四十二枚的玉符,他这些大比玉符中还有几枚是在内部大比中得到的,吃惊欣喜之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