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0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0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真要是悬赏自己宗门的,谁能忍受?

而最后又提出了不许剑宗用灵石赎取这些幸存剑宗修士的事情,一句句条理清晰,直接就将简若尘先前营造出来的形象彻底颠覆。

而王安问责的语气,竟然还不是针对简若尘区区一个练气修士,根本不配他问话,他问的就只有柳随清。

从简若尘开口为她自己辩护之后,柳随清就一言未发,他知道简若尘的心思敏捷,也不会对天道宗不利,但王安点名问话他却不能不应答,简若尘也毕竟是天道宗弟子。

可王安这问话,却也不好回答,只要他应答了,简若尘的个人举动就变成了天道宗的指使,可公开声明,简若尘是个人行为,他也丢不起这个人。

柳随清微微一笑道:“这个原因嘛,我想,是因为先前说这话的是丰道友,简仙子对丰道友不信任的原因。”

说着柳随清转向简若尘道:“剑宗宗主问话,你可实话实说。”

柳随清这么一说,就是既表面了简若尘是私人行为,他和天道宗都不清楚,又有给简若尘撑腰的意思,便是将他自己在这事上撇得干干净净。

简若尘自然明白,朗声道:“是,晚辈自然是不信任丰前辈,至于原因,也就不必再一一反复讲述了。”

不信任。

就这三个字,足够人遐思的了,一个外门子弟,为了剑宗几十修士的xìng命,敢对剑宗结丹修士说一声不信任,不论此事是真是假,也足以抬高简若尘的身份了。

丰智鸿差点要面红耳赤,他已经丢尽了面子,也知道在口舌上不是简若尘的对手,干脆就将一切都jiāo给了王安。

王安还是看着柳随清,眉眼间露出不赞成的表情,“柳道友,你也是天道宗的堂主,难道做不得门下弟子的主了?”

第225章 搜魂

王安这话算是责备了。

一个结丹大修士,天道宗的堂主,遇到事情竟然要自家练气修士出头,这,难怪王安露出不赞成的表情。

只是,简若尘不是其他练气修士,她的主是不好做的。

柳随清根本就不受激,笑道:“门下弟子就在这里,到不用我替她说话了。”

王安不置可否,看着简若尘,虽然和颜悦色,骨子里的厌恶却掩饰不住,开口道:“简仙子,我王安,剑宗宗主,你可信任?”

如果简若尘还是上个世界的世纪大厦的总裁,此时,到可以眼皮带抬不抬的,凉凉地来一句“不信任”,只因世纪大厦总裁的身份,才可以对一宗之主抬个架子。

可现在、此地却是不然,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练气修士,在场的任意一个结丹修士,伸出个指头就可以碾死她。

她对丰智鸿不敬,有之前丰智鸿众目睽睽之下先出错在前,而对王安,她却是不能。

当下只能微微躬身道:“当不起宗主的垂问。”

这话也是取巧了。

王安心里暗暗点头,简若尘这个回答,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她要是说信任,便是不自量力了,她一个练气修士,根本就不配如此回答。不信任?那就是找死了。

“我剑宗这些弟子,xìng命可是全归了简仙子?”王安便问道。

这话,丰智鸿问过了,简若尘也回答过了,但是在王安到来之前,王安再问,简若尘不能不回答了。

众人便就想着,简若尘要怎么再舌绽莲花。

简若尘看着王安,老老实实地道一个字:“是。”

众人先呀然了下,然后不由偷笑,简若尘真是狡猾啊,一个字,什么都说明了,还应了前番“至于原因,也就不必再一一反复讲述了”。

王安点点头,却并没有将简若尘放在眼里,转身向朱雀堂方向看去,同时道:“那我只需要向朱雀堂支付赎金即可。”

一句话,事情似乎就完全解决了,丰智鸿愕然了下,这么简单,他怎么没有想到。

王安已经道:“丰堂主,你去办一下。”

丰智鸿答应了一声,往朱雀堂走去,却想怎么也不会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吧,又心疼起灵石来,一个修士,按照简若尘之前的价码,就是一万下品灵石,这四十八个练气弟子,就是四十八万下品灵石,四百八十枚中品灵石。

却也不是真的心疼灵石,实在是不甘心平白就让简若尘发了一笔横财。

王安的视线转了下,就看向怔在原地的那个练气修士,和颜悦色问:“道友如何称呼?”

那修士得了灵石就想要偷偷溜走,可是双脚却如灌了铅似的拔不动,已经知道不妥,王安一问,当下只觉得这声音威严不可反驳,张口就道:“晚辈李华。”

王安又道:“李道友,你不知道在大比内杀了剑宗弟子,离开大比禁地之后大肆宣扬,剑宗绝不会留了你的xìng命吗?”

那李华一听,颜色大变,立刻叫道:“前辈,我只是接了悬赏,与我何干?”

王安冷笑一声:“自古杀人偿命,李道友怎么说与你无干?”

李华急道:“当然与我无干了,我就是接了悬赏。”

“我只知道,你承认亲手杀了剑宗弟子,我剑宗,绝不会放任仇人逍遥。”王安冷森森道。

“你,前辈,你不能杀我,我……”李华叫着,下意识后退几步,现在他忽然能动了,可也知道,在王安面前想要逃走,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倒是想要知道,你哪里来的胆子敢当众承认是杀人凶手。”王安伸手,却不急着抓住李华,这话,分明就是在告诉大家,这李华今日所为,是有人指使,但绝对不是剑宗指使。

李华终于知道不对劲了,脸上的憨厚全都消失了,叫道:“不,我没有杀人,剑宗玉符是有人送给我的。”

全场立静,连正在朱雀堂前的丰智鸿都回过头来,所有的视线全在李华身上,更有人狐疑了下,转头查看简若尘的表情,简若尘也看着李华,也是微微诧异。

李华咽了口唾液,在这般多结丹大修士面前,他终于失去了所有的伪装,也知道事态不会像他以为的那样发展,不待王安再问,已经颤抖着道:

“晚辈在大比之内,是遇到了玉符的主人,晚辈可不敢动手,当时就要逃走,可这玉符主人拦住了晚辈,硬将玉符塞给我,还说只要我这么做了,一定能得到赏金,还说我肯定没有事,我就是一个接悬赏令的,有事的是简仙子。”

众人都咦了下,刘志蹙眉道:“李华,你说是玉符主人这般做的,何以证明?”

李华怔了下叫道:“穿着剑宗服饰,手持也是剑宗的长剑,不是剑宗弟子,难道还是有人冒充的,还要我有事全推到简仙子头上。”

这话叫出口之后,也已经知道不对了,穿着剑宗服饰拿着剑宗长剑,并不等于就是剑宗弟子完全可能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