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岁就接管了简家,接管了世纪大厦之后还报了杀父杀母之仇,单单是她以偌大的身家,还能成为一个在世界都排上名气的黑客,就可以证明她的意志坚韧,这般坚韧的意志让她毫不退缩地向脑海中臆想的敌人扑过去,抓住那个本来不该存在的光luǒ的小人,一下一下的拳打脚踢。

头痛yù裂,身上被撞击的伤痛也愈发疼起来,但简若尘此刻有点感谢身体的疼痛了,疼痛有助于她的清醒,身体的疼痛可以分散脑海内的疼痛,正好可以让她清醒地,全心全意地撕咬。

分不清是想象还是真实的,简若尘只感觉到她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被小人撕咬了,简直是撕心裂肺地疼,什么被车撞击啊,什么qiāng伤啊全都比不上这个痛,这个痛就好像是疼在了脑仁里,骨髓里,她怒气上涌,翻过来就抓住小人,张嘴使劲地在它的头上咬了一口。

一口下去,好像就有了力气般,也感觉到小人的恐惧,便不管不顾地再次张嘴咬下,一口又一口,带着快意恩仇的痛快淋漓,好像回到了十八岁那一年,她手握着一把雪亮的大刀,毫不留情地砍过去,看着面前的鲜血飞溅,看着仇人哀叫地倒在自己脚下。

分不清是仇人的惨叫还是脑海里小人的惨叫,简若尘甚至分辨不出来这一切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的,她只知道她不能退缩,必须继续下去。

小人在惧怕,想要逃脱,却被简若尘追了上去,牢牢抓住,她甚至都忘记了惊诧怎么能看到脑海里出现的自己和另外一个残缺不全的小人,只是一口一口将残缺小人的碎片全都吞下。

头好像要zhà裂了般,大段大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地在脑海中出现,那些陌生的,混乱的,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在脑海里横冲直撞,像要bàozhà了般,简若尘死死地守着脑海中的另一个自己,她本能地知道,若是脑海中另外一个自己被冲散了,她可能就真的死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头终于停止了疼痛,随之而来的是全身潮水般涌上来的痛苦,她的身体忽然能动了,但长时间的一个姿势一动不动,还是翻滚之后一腿一手着地戒备的姿势,让她的腿和手都软了下,直接就跪坐在了地上。

抬头看去,洛凡的眼珠也恰巧转了下,他的眼睛里全是无法掩饰的震惊,二人再一次四目相对,一坐一站。

惊诧中,洛凡不忘记关心一句道:“你没有事吧。”

简若尘盯着洛凡,隐去眼睛里的戒备,慢慢道:“你想我有什么事?”

洛凡苦笑了下,俊朗的面容中微微有些痛楚的神情,“子弹还在我肩上,好像嵌到骨头里了,要是你能动,帮我取出来如何?”

简若尘慢慢活动下自己的身体,她还没有从脑袋里多出来的那些记忆的震惊中摆脱出来,但还是先查看了下自己的伤势,略微活动下,前胸后背就撕裂般的痛,但与之前脑海里的痛相比,就可以忍受得多了,大约是肋骨断了。

“你怎么样了?不会有骨折吧。”洛凡略微担心地问道。

简若尘眉头皱起,一阵风吹来,身上凉飕飕的,她下意识低头看看,汗水已经浸湿了裙子,裙子全都贴在身上,她抬起头,看到洛凡的眼神也正从她的身上移开,重新落在她的眼睛上,再看洛凡虽然还是站着,头发和脸上水淋淋的,面色苍白,好像摇摇yù坠,想必是和她一样痛苦。

刚刚被脑海里的记忆侵蚀,她也大致了解了这个记忆的内容,虽然还不敢相信也不肯相信,眼下却似乎只能和洛凡合作了。

“肋骨好像断裂了。”简若尘皱皱眉,“你过来,有刀没?”

洛凡慢慢地走过来,走到简若尘前慢慢跪坐下来,右手从肩膀处才拿下来道:“有把瑞士军刀。”手向腰后部摸去,带着鲜血的手里很快就多了一把玲珑的黑色瑞士军刀。

接着又在上衣兜里摸出一把防风打火机,两样就放在地上,这才开始解上衣的扣子。

简若尘盯着洛凡的肩膀道:“洛大警官这是得罪了哪个道上的啊。”

洛凡一边嘴里嘶嘶的,一边说道:“这话该我问你的,简大小姐这是得罪了哪个道上的,害得我替你挨了这粒qiāng子。”

简若尘眉毛扬了扬,将被撞击的前后想了想,又想了之前的和北边的jiāo易,她暗地里做着病dú软件的生意,也偶尔接些黑客的生意,要说得罪谁了,可就多了,但真想要她的命还不至于吧,除了偌大的家产想到这她哼了一声道:“现在说也没有意义了,还能回去?”

洛凡已经脱下了上衣扔到地上,内里还有一件短袖衬衣,也被血染红了,还是费力地解开扣子脱下来,道:“先剪几个布条,一会裹住伤口的。”

简若尘摸起地上的瑞士军刀,将小刀头打开,两个人拽着衬衣割了几下,扯出了几条布条,这么动起来,简若尘和洛凡的脸色就都再苍白了些。

简若尘咬牙跪起来,左手将打火机打开,在刀刃上烧了一会,然后合上打火机扔到地上,左手就按到了洛凡的肩膀上,右手举起刀,视线在洛凡身上瞄了瞄,“身材不错啊。”

“那是,不说天天健身,一周也要有个一三五的,你不也是啊,啊!”洛凡短促地啊了一声就闭紧了嘴,连呼吸都停滞了,却是简若尘趁他说话的功夫将刀在他的肩膀上一扎,跟着一转,洛凡强忍着没有将后续的惨叫叫出来,一阵剧痛之后,简若尘已经扔下了刀,拿起白布在他肩膀上胡乱地缠绕起来。

“先……先不要缠,用火烧……烧。”洛凡哆哆嗦嗦地道,几个字,上牙下牙就磕碰在一起好几次。

“想烧自己烧,等发炎了再说。”简若尘将布条使劲地勒住,洛凡又哼了几声。

这么一忙乎,简若尘的两只手也都是鲜血,洛凡失血过多,人眼看着面色灰白,委顿下来。

第3章 灵丹治伤

简若尘还是半跪在地上,不是她不想移动,而是帮洛凡取出子弹,已经让她疼得一头大汗,她也想像洛凡一样躺在地上,可是僵直的上身动都不敢动,只能慢慢地跪坐下来,脑海里诡异的记忆乱七八糟地蹦出来,连同面前同样诡异的环境,以至于面前的洛凡都看起来表情诡异。

洛凡苍白着一张脸,极力忍住昏睡过去的yù望,脑海里不停跳出来的记忆让他简直要发疯了,头痛yù裂,简若尘又一直直勾勾地望着他,面色惨白,眼珠墨黑,简直鬼怪一般,他只想找些话来说,好证实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们莫名到了这么个陌生的世界里,然后又莫名地被两个拳头大小的光luǒ小人入侵,接着又莫名地多出一堆记忆来,怎么看都觉得不真实。

“简……大小姐,我们这是穿越?”声音的嘶哑,也不如穿越二字吐口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