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9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脸色也很不好看。

“丰道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简仙子一个不曾见过世面的女修,被你突然出手,神识受了重伤,一时神志不清发布了悬赏令,你一个结丹修士,当时就应该看到后果,怎么还能把弟子送到大比之内?”孙长久第一个对丰智鸿发难。

“孙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错还是我剑宗了?”丰智鸿怒道。

“哼哼,这是你一人所为,和剑宗又有什么关系了?”孙长久不悦道,“简仙子说得对,这些道友们,还是不要跟着你好。”

yào王谷刘志也道:“大比之内发生的一切,都是不曾预料的,孰是孰非,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对错来评判了,简仙子的所为,已经是救了很多弟子,真要把弟子的陨落全推到简仙子的手里,也说不过去。”

“不错,简仙子先发布的是赎金,就是要救人的,还不是丰道友不满,出手伤人,也不怪简仙子失去理智,要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可能都不会等到进入大比。”

“就是,救人还要被打伤,这不就是仗势欺人么。”

“咦,我怎么记得水云宗的女弟子也对剑宗的弟子痛下杀手,他们两宗不是历来jiāo好吗?”

“哈哈,这jiāo好也是要擦亮眼睛的吧,连自家弟子都能舍弃了,还不会舍了别人家的弟子。”

“诶,我听说好像在半年前,丰道友就亲手毙了自己的一个筑基弟子的,啧啧,好像那个弟子还是为了维护剑宗的荣誉。”

“可不,当时大家都看到了,其实那弟子也不必非死不可,好像有难言之隐,只是……”

“那一次简仙子也是为了天道宗。”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若不是简仙子在内,咱们宗门能幸存如此多人,大比内还不成为了战场?”

“对,就是。”

“丰道友,要我们说,这些弟子你也不用想着带走了,反正你们宗门也没有打算他们能活着出来。”

这后一句话一出口,全场都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脸色铁青的丰智鸿,幸灾乐祸也好,落井下石也好,所有人都知道,剑宗,在郑国彻底完了。

叶勤看了这一会热闹,也知道热闹到了尾声,这才准备站起来,可忽然,他向身后瞧了一眼,在场的所有结丹修士也都忽然向远处望去,远处传来灵力波动,一个黑影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赶来。

片刻,就看到那黑影脚踏黑色飞剑临近,黑色的法袍鼓胀,趁着面容更加白皙,人还未落地,视线扫视之下,就好像与所有人都对视了一眼。

这一眼清冷恼怒之极,对视之人无不觉得凛冽。

这赶来之人正是剑宗的宗主王安。

第224章 宗主问责

王安飞身落地,先向叶勤所在紧走了几步,拱手施礼,客气了几句,这才对在场所有结丹修士抱拳道:“王某近日闭关,一出关才知道发生了这么许多事情,还好,来得不算晚。”

丰智鸿就赶过来,低声将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王安面无表情地听着,只是在中间一瞬,视线向简若尘望去,那一眼极为扎心,饶是简若尘早就锻炼出来的喜怒不显于色,竟然心脏也重重地跳了下。

心内不由警觉,这王安,可不是丰智鸿那般角色。

能坐上宗主之位的人才是真正成大事的人,行为举止对事情的判断绝对非寻常人可比,剑宗宗主亲自赶来,绝对不是之前那么三言两语可以推诿过去的。

简若尘打足了精神,王安却只是瞟了简若尘一眼之后,视线就落向了柳随清,向柳随清微微点点头,最后看向的却是剑宗那几十位弟子。

简若尘的心微微一沉,她自然知道,剑宗宗主亲自过问,这些练气弟子的心里会是有何感动,这些她煞费苦心想要留在身边的人,估计是不好留了。

“各位道友,大比之事,王某也是刚刚清楚,此间事情,到现在为止,应该就是敝宗与天道宗之间的事情了。”王安说道。

“王宗主这么说有点说不过去吧,总是在大比之内发生的,大比可是我们所有宗门都参加的了。”刘安作为地主,先开口道。

“哦?刘堂主若是这么说,那我也想知道,我剑宗弟子沦为悬赏令的牺牲品之后,贵宗子弟可有接了悬赏令的?”王安心平气和道。

在场之人,除了剑宗的一个宗主,所有的都只是位列外事堂主而已,刘安先以宗主的称呼对王安,王安自然也礼尚往来,还以职位称呼,这一个宗主一个堂主,虽然不是一家的,身份便也高下立判了。

王安却也只是心平气和的言语,但是言词却自然咄咄逼人,尽显宗主本色。

“大比之内发生了什么,王宗主也可猜想到,这么问又是什么意思?”刘安的脸色很是不好。

“刘堂主误会了,大比,本来就是对这些练气修士的试炼,规则上也只说明了以夺得大比玉符数量多者为胜,却没有说明不得伤人xìng命。

我想,在场的都是大修士了,不会不清楚在没有裁判在场的情况下,抢夺大比玉符会发生什么后果。”王安心平气和道。

大比试炼的后果,在大比的规则公布之后,大家就都想到了,只是,不仅仅是剑宗想要借此做出什么,可以说大多数宗门都有自己的打算。

因此哪怕是知道一定会受到多方伏击的天道宗,都没有提出异议,更何况在郑国地位与御兽宗并排的yào王谷了。

“那么,既然其内不禁杀伤,其内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必要拿出到外边说话,但悬赏令不同,这是对剑宗弟子恶意谋杀,哪怕悬赏令的主人其后救人,也不能掩盖曾经的残忍。”

王安看了眼简若尘,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厌恶,“一言不合,就信口开河,剥夺了百名修士的生命,更在其后,以xìng命为要挟,迫使人成为其附庸,还说什么违背誓言。”

王安冷声道:“柳堂主,贵宗简仙子之前已经发布了赎金,这时候,为什么又不允许我剑宗这些幸存弟子用赎金来获取自由了?”

王安先以貌似针对yào王谷,实则针对的是所有在场宗门的问话我剑宗弟子沦为悬赏令的牺牲品之后,贵宗子弟可有接了悬赏令的来堵住了这些结丹修士帮助简若尘说话的可能。

真要是追究,那个宗门敢保证门下弟子没有参与过对剑宗弟子的杀戮?大比之内情形那般复杂,别说这些弟子没有主动击杀剑宗弟子,剑宗弟子又会相信谁?

再说剑宗弟子主动伤人都说不过去,不是人死为大,而是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跟着王安就提出“大比之内的事情,无须追究”来安抚大家,让所有人心里都暗暗松口气,然后矛头就对准了简若尘,只说悬赏令和赎金。

确实,一言不合就悬赏百名修士的xìng命,这是悬赏剑宗的,换位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