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9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舌,有意修正了。

“郑国的修士,什么时候也可以买卖了?柳随清,你们天道宗如今已经开始做着买卖修士的勾当了,光天化日之下,行此邪修才有的手段,不怕成为郑国公敌?”丰智鸿不再理会简若尘,将矛头对准了柳随清。

“诶,丰道友,这话你可说错了,这些道友是简仙子救下的,救命之恩,自当回报,这些道友也是自愿跟随在简仙子身边,怎么说是买卖奴隶呢?

倒是你丰道友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名,就不顾及这些道友的xìng命,很是让人不齿。”柳随清毫不客气,一点情面也不讲地道。

“是你们天道宗的人发布的悬赏令,购买我剑宗弟子的xìng命,还假惺惺说什么救人?”丰智鸿怒道。

“简仙子,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就是问问,我这手里剑宗弟子身份玉符,是到你这里换取悬赏,还是到朱雀堂那里?”

就在剑拔弩张之时,一个面色看似忠厚的修士忽然出现,手里举着一枚玉符,赫然就是剑宗练气弟子的身份玉符。

他看着简若尘,脸上好像还有点迷茫,似乎真心不知道该向那里领取赎金,而他手里的剑宗弟子身份玉符,立刻就吸引了所有的视线。

在大比之内杀人,毕竟是情况特殊,任何杀人者也都是偷偷摸摸地行此下策,得手之后,要么在大比之内找到了简若尘,当场jiāo易,人钱两情,哪怕是在出来之后偷偷摸摸找到朱雀堂,哪里有这么明目张胆的?

众人哪个不是老狐狸,一眼就瞧出了问题,这修士要是没有与丰智鸿有关才对,只是众目睽睽,看热闹的绝对不嫌事大。

便瞧着简若尘,想着简若尘会怎么应答其实这事都已经摆在明面上了,简若尘不论怎么应答,都已经被抓住了痛脚,不过,这个敢跳出来的修士却已经是犯了众怒,最后一定是没有好下场的。

却不妨先看看简若尘的反应。

简若尘抬眼看着那修士,眼神瞬间就冷了下来,上位者森严的气质不由就展现出来,冷冷道:“这位道友,你手里玉符从何而来?”

那修士面露茫然之色道:“当然是从大比之内了。”

“你亲手杀的剑宗弟子?”简若尘追问道。

“自然了!”那修士叫道,“我听了你的悬赏,自然是要留意剑宗弟子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怎么,简仙子要赖下悬赏了?”

亲口承认在大比内杀人,这也等于是亲口判下了自己死刑,众人目瞪口呆,接着全都勃然大怒,纵然简若尘在朱雀堂发布悬赏令,也只是悬赏,并未亲手杀人,且还救下四十八剑宗弟子的xìng命,人就在眼前。

但这个修士的出现,直言是受到悬赏的诱惑因此杀人,就是将简若尘直接拉到同为杀人凶手的行列内。

“周道友,还麻烦你看看玉符。”简若尘听了,却不辩解,只吩咐道,仿佛她才是为剑宗弟子伸冤的人。

那修士看到周启明上前,下意识后退了步,有些担忧地看看简若尘,又看看大家,迟疑地将玉符扔给了周启明。

周启明看了一眼,就攥着玉符,怒视那修士,满面悲痛道:“是王山道友的身份玉符,是和我们一起进入到大比禁地之内。”

“你瞪我做什么?人是我杀的不假,可我不杀也有别人杀。”那修士兀自叫道,“你们不也是有人追杀的,简仙子不也付了灵石么,怎么别人杀得,我就杀不得?”

第223章 怀疑人品

自来杀人者都是唯恐别人知道,哪里有这般恨不得嚷得全天下人都知道的,还只为了区区一千枚下品灵石。

一千枚下品灵石,对练气期的修士来说确实算是一笔巨款,但为此丢了xìng命,怎么也是不合算的。

是的,在当众叫嚷出来他自己就是杀死剑宗弟子的凶手,当着剑宗结丹修士丰智鸿的面,绝对是活不了的了。

众位结丹修士瞧着这个叫嚷的练气修士,已经如同看着个死人一般,他在他们的眼里,已经就是死人了。

简若尘看着那修士,却是微微点头,“好,既拿来了玉符,我自然要付你赏金。”

手在储物袋上一拂,手里就多了一个锦囊,锦囊鼓鼓囊囊,里面正是一千下品灵石。

那修士脸上大喜,上前接过灵石,转身要走,简若尘已经再开口道:“这位道友留步!”

那修士站住脚,回头道:“我们人钱两情了,简仙子还喊我做什么?”

简若尘却看着丰智鸿道:“丰前辈,杀贵宗弟子的凶手就在眼前,前辈就无动于衷,任由人离开吗?”

丰智鸿怒道:“简若尘,你悬赏在前,我剑宗弟子数十人的xìng命,全都因你而起,你简若尘才分明才是我宗弟子的杀人凶手。”

简若尘冷笑一声:“当日,丰前辈大可不送贵宗弟子进入大比送死,明明眼看着悬赏令出现,却仍然驱使贵宗弟子进入大比,这凶手,究竟是谁呢?”

简若尘直视着丰智鸿,满脸鄙夷,“为了自己所谓高义之名,枉顾事实,以结丹修士身份向炼器修士出手,仗势欺人在先;

因为惧怕自己名声损毁,强行将本宗弟子驱赶入死亡之地,行此不义之事在后;而在看到杀害自家弟子的凶手时,为了让我这个练气修士也单上杀人凶手的名声,不惜放过真正的杀人凶手。

丰前辈如此人品,我真是怀疑这位道友何以要枉顾自家xìng命,行此荒唐之事。”

丰智鸿楞了下,怒道:“你!你血口喷人!”

被简若尘直指买通这个练气修士在大比内杀害自家练气弟子,反过来作为指证简若尘,丰智鸿被气得浑身发抖,指着简若尘,结丹修士的威压几乎不受控制地就要释放出去。

但简若尘距离他还有百多步之遥,且之间还有数十结丹修士,他就是想要将简若尘毙于掌下,也万万做不到。

“各位前辈,晚辈在大比之内,不是见不到人的,所有在大比内的修士,想要见到晚辈,随时可以,退一步说,就算是在大比内见不到晚辈,这等jiāo易,完全可以与朱雀堂私下进行,又何必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行事?”

简若尘说着,语气忽然十分沉痛:“当日晚辈忽然被打伤,义气用事发下悬赏令,进入到大比之内就已经后悔了,所以在大比之内,竭尽所能补救,但晚辈也不会因为曾经的补救,推诿该负担的责任。

晚辈留下这几十为道友,就是不忍他们才从大比内死里逃生,便又回到蔑视他们xìng命的人的手里,甚至以他们的xìng命做为筹码。”

“唉,年轻人就是冲动,也难怪,当日……”御兽宗孙长久叹息一声。

“也不能怪简仙子冲动,再说这大比内,不仅是剑宗弟子,我们各个宗门、世家,哪一个没有弟子陨落的?”yào王谷刘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