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9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9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惜了。

半日之后,简若尘终于出现在大比出口。

半日时间,足够所有进入到大比之内的修士离开了,早在二十七、八天的时候,大部分弟子就已经集合在出口附近,自然有不少弟子停留得稍远,不愿意在最后这一天半天的时间内陨落了xìng命。

简若尘带着天道宗和剑宗加起来百余人,分作四个小队,遥相呼应,开辟出一条安全通道,虽然不一定会有邪修在最后这时间内铤而走险,简若尘却不愿给邪修可乘之机。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才收拢了修士,一起离开大比出口,而她,还是所有弟子中最后一位。

这却是因为,所有人中简若尘是最不怕偷袭的,灵力袭击,她有护身玉符,不论是练气修士还是筑基修士的,全都能抵挡了,至于结丹修士的攻击,这里根本不可能出现。

不动用灵力的袭击,简若尘觉得她更是不怕了,淬炼过的身体,无论是体力上还是反应上都格外灵敏,且虽然是断后,与前边几名修士距离并不远。

天道宗弟子离开大比禁地,很自觉就站在了柳随清身后,跟着离开的剑宗弟子却迟疑了下。

大比出口前几乎被结丹修士封住了,这些练气弟子何尝见过这么多结丹前辈同时出现在眼前,而这些结丹前辈的视线全落在这些练气修士的脸上,虎视眈眈,耐人寻味。

而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大比出口前还有一条宽敞的路留了出来,能看到剑宗师祖丰智鸿沉着脸站在前边,周围空出了一片。

剑宗弟子的脚步顿下了,似乎不知所措。

人群也全安静下来,视线在剑宗弟子和丰智鸿身上逡巡,逐渐有幸灾乐祸的笑容出现。

不落井下石,笑笑还不可以吗?

剑宗弟子只迟疑了片刻,就在周启明的带领下单独站到了一旁,既没有站在丰智鸿那边,也没有站到天道宗那里。

丰智鸿脸上怒气上涌,沉声道:“你们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

“丰前辈见谅,这些道友们的xìng命现在是晚辈的了,自然是过不去了。”丰智鸿话音落下,大比内最后一名弟子简若尘终于走了出来,清脆的声音立刻响彻全场。

在众人目视中,简若尘安然走来,先看了一眼众人,找到了柳随清,上前拱手施礼,语气就带了点哀伤:“见过柳师祖,弟子惭愧,未能将所有天道宗师兄弟全部安全带出。”

“简若尘,你很好,很好。”柳随清虚扶一把,简若尘直起身体。

“来来,见过各位前辈。”柳随清接着对简若尘道。

简若尘这才向所有结丹修士躬身施礼道:“晚辈简若尘,拜见各位前辈。”

“无须多礼,简小仙子,这次大比幸亏有你参加,真是后生可畏。”

“简小仙子,等你筑基了,到御兽宗来,老夫给你挑一个灵兽养着玩。”

“简小仙子,你筑基还需要什么灵丹,yào王谷这里给你准备了。”

“简小仙子,你要是需要法器,只要有材料,炼器的费用我全给你免了,一定给你炼制出个上品法器。”

“简小仙子……”

一时声浪纷杂,偏偏全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全都直接送到简若尘耳边一样,简若尘不断拱手施礼,口称感谢。

声音才停下来,就听到丰智鸿冷冷的声音:“简仙子,我剑宗弟子的xìng命,什么时候是你的了?”

场面立刻一静,虽然大家可以有各种方法回护简若尘,却还是都想听听简若尘会说什么,连柳随清都没有言语,分明是信任简若尘会独立处理好的。

简若尘抬头,看着丰智鸿,眼神清冷,连半分笑容都懒得奉上,冷声道:“人的命是我买下的,当然这xìng命就属于我的,且买下xìng命之前,我与这些道友都确定了,怎么,丰前辈想要让这几十位道友毁了自己誓言?”

这话,意思非常明确了,就是简若尘在救下或者买下这些剑宗弟子的时候,亲口确认了,要么自此之后跟在简若尘身边,要么,简若尘当时就会杀人夺命。

场面更安静了,所有人都再一次打量着简若尘,这个可以救下大比内半数修士的人,提起人命来却那么漫不经心,而当时,简若尘救下和买下这些弟子xìng命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

第222章 都能杀得

一个是结丹大修士,一个是练气小女修,一个是宗门的中流砥柱,一个只是不起眼的外门弟子,可就是这个外门弟子,仅仅几句话,就让剑宗在郑国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一时都心有戚戚。

“周启明,可是如此?”丰智鸿叫道。

周启明面色黯然,开口道:“回师祖的话,我等弟子在大比内,遭遇几乎所有修士的追杀,包括水云宗的师姐们,我等也奋力反击,不少弟子因此殒命。”

周启明看着丰智鸿,面无表情接着道:“唯有我们这些人,逃过了最初三日的追杀之后,遇到简仙子,侥幸留了xìng命,如今,弟子们的xìng命都是简仙子的了。”

先前结丹修士对丰智鸿的态度已经是打脸了,可这脸当时分明是打得不疼,只有来自自家宗门弟子的打脸,才是痛彻心扉,丰智鸿站在当地,只觉得脑海中轰鸣,全都是简若尘清冷的和周启明没有感情的声音。

原来,简若尘是在这里等着她,她之所以最后离开,就是要众人都完成了任务,安静下来,才好好在郑国所有宗门结丹修士面前狠狠地打击他。

不仅仅是她亲自如此,还要利用上剑宗弟子,yīn险狡诈,心狠手辣。

可他也是结丹修士,一瞬间就强自冷静下来,只当没有看到其他修士嘲弄的眼神,冷冷地注视着简若尘道:“开个价,我剑宗弟子的xìng命,我剑宗自己买回来。”

他已经在心里想象着简若尘会狮子大开口了,原本简若尘和朱雀堂定下的赎金,就已经是一万下品灵石一位,他实际是认为不值的,培养一个练气后期弟子根本连一成的灵石都用不上,但这时候,他骑虎难下。

不仅仅是为了剑宗,还有他丰智鸿在郑国的名誉,他毁于简若尘之手,就要从简若尘的手里拿回来。

多少灵石他都准备应下,都要拿出来,之后,他一定要将简若尘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真不好意思,这些道友的xìng命,我不准备卖。”简若尘风轻云淡道。

然后就不再理睬被气得几乎要吐血的丰智鸿,转身对柳随清道:“师祖,这些道友,已经是弟子的人了,还请师祖允许他们在弟子身边。”

柳随清怎么肯当众落了简若尘的面子,更何况还能让丰智鸿更失颜面,当下笑道:“你救下来的,当然就是你的人了。”

买与救,一字之差,意义就全不一样了,简若尘倏忽了,柳随清却不愿意简若尘落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