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9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9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炼,修为也更容易提升。”

叶飞点头:“父皇教导得极是,只是……”他想起简若尘五系灵根引气入体之事,想必也能做到五系灵根筑基。

踌躇了下接着道:“父皇,我才木系灵根筑基,只是想要试试,现在每修炼木系灵力之后,便以木系灵根滋养火系灵根,辅助以火系灵丹,如果能将火系修为提升上去,和木系灵根相当,总证明这方法恰当。

如果不成,我也才筑基不久,再专修木系灵根,也该得当。”

叶浩然心中一震,他只以为叶非存了争夺太子之位的心思,却不想,他并不是将所有的心思全用在了争权夺势上,甚至可能只拿出了不到一半的心思。

只有一半的心思,就能让居于太子之位的大皇子如此狼狈,要是将全部心思用在权力争夺上,之后用在兴旺郑国上,他何愁后续无人。

且小小年纪,就在修炼上有自己的见解,这双系同修,不是没有人想过,但他这个年龄,能够三年没有筑基,除了有大皇子的压制之外,未尝不是在寻找更好的提升修为的方式。

这才是自己的儿子,才是大才之人。

却开口道:“沉迷修炼,则时光荏苒,如果作为修士,我赞同你的想法,但你现在是皇子。”

叶浩然这话,就已经是在暗示叶非了,他知道叶非此番离开天道宗,志在太子之位。

第217章 皇室宝库

叶非眼眸微动,却仍然沉静道:“身为皇子,更不需要事必躬亲,父皇,不是么?”

叶浩然眼睛微眯,缓缓点头,“不错,只要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即可。”

短短的八个字,便是帝王之术了。

叶非微微一惊,心下忽然有些忐忑,叶浩然却是一笑,站起来道:“你跟我来。”

叶非跟在叶浩然之后,走了不多时间,发现是进入到叶浩然的内室,这里,是郑皇休息练功所在,除了叶浩然,便只有近身侍奉的数人才能进入,现在叶浩然却领着他,心中更是杂七杂八,不知何想了。

走过大厅,然后走入一个偏室,进去之后,叶浩然布上了禁制,这里只是一个寻常书房的模样,叶浩然却是当着叶非的面,打开了一个暗室。

这哪里还是暗室,简直是一座大殿,他们正站在大殿的上方俯视,大殿的一切尽收眼底。

历来皇室,都有私人收藏,其中收藏最为丰厚的,当然会是一国之尊,叶非也曾想过叶浩然的收藏,但也以为,总不会大于国库,可只有亲眼见到了,才知道身为郑皇,会富有到什么程度。

叶非被琳琅满目的收藏惊呆了。

“这里是历届郑皇的私人收藏,有从你祖辈继承的,也有我自己添加的。”叶浩然俯视着他的宝库,骄傲道:“这里不但有筑基修士需要的功法、法器、灵丹,还有结丹修士需要的,更有可以辅助元婴修士修炼的灵丹。

只要我们郑国有元婴修士存在,就有他需要的一切还有各种你想不到的东西,那些珍贵的,传了数千年的法器。”

叶非的眼睛贪婪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忽然抬头看着叶浩然:“父皇,你领我到这里来……”

“非儿,你是第一个进入到这里的皇子,我只是想要你看看,身为郑皇,守着这些财富,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库房里,找不到合适的主人,是何等悲哀。”

叶浩然凝视着这属于他的财富,缓缓道:“我的皇子,要么醉心于修为,无心权势,要么太过看重权势,心魔过胜,难成大器,难得你既谋于略,又勤于修炼。”

说到这里,叶浩然将视线落在叶非的脸上:“但并非,我就会给你助力,你要知道,既然你想以皇子之身,夺得太子之位,我就不会给你任何助力的,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直到你能证明你自己,比你大皇兄还能胜任。”

“父皇。”叶非低低地叫了一声。

“这,对你也许不公平,但我没有阻拦你,对你大皇兄已经是不公平了,郑国和平已久,经不起动dàng。

如果,如果你不能证明你比你大皇兄还要优秀,还要胜任这个位置,不能证明你会让我这宝库内的收藏有再见天日的可能,叶非,你可能会后悔进入到这里过。”

“父皇,儿,定不会辜负父皇的期待。”从那年离开皇宫之后,叶非就没有在叶浩然面前自称“儿”,而这一次,他真心实意知道,他的父皇,仍然是他的父皇。

只是,父皇先是郑国的皇。

叶浩然伸手一招,一座书架上一本册子就飞到他的手中:“非儿,这本心得你看看。”

接着又伸手,又有一个个玉瓶飞到手里,一股脑都塞给了叶非。

“这些是火系和木系灵yào,我知道你不缺灵石,你那个朱雀堂进账不少,这些灵yào都是筑基初期所服用的,也只有筑基初期修士有用,再珍贵,我和你皇兄们也用不上了。”

叶非接过来道:“多谢父皇。”

然后看着下边,yù言又止。

“怎么?这些不够?”叶浩然挑眉问道。

叶非迟疑了下,然后就坦然了,“儿修为筑基,日后身边的助力也是筑基为主,父皇这里的灵丹,可否还请赏赐给儿部分,也只是筑基初期就可以。”

叶浩然笑了:“才看到我宝库,就打着里面宝物的主意了,你知道这些灵丹都是何品的?能进入到我的收藏里,都是极品的,你要随便赏赐了人,岂不可惜了我的宝贝?”

叶非笑着,带着些期待,“不敢糟蹋了父皇的宝物,父皇也知道,儿子身边所用之人不多,总要有些拿得出手的东西。”

“哼,这一点到随了我,雁过也要拔毛。”叶浩然虽然是责备,却也带着笑,伸手又抓来了十来个玉瓶,叶非看了,却不仅仅是五系灵丹,还有解dú的,提升神识的,心中大喜,收下灵丹,俯身拜谢。

“我给你自己用的灵丹、修炼心得,没有见你这么高兴,也没有谢我。”叶浩然只这么点了一句,没有深说。

“儿是父皇的儿子,父皇的赏赐,只有欣然接纳,若是因此拜谢,倒是与父皇生分了,这是替儿子身边之人讨要的,自然要拜谢父皇的。”叶非诚心诚意地道。

这一番jiāo谈,不觉将叶非和叶浩然之间的关系重新拉回到数年前,好像回到了父慈子孝的时候,虽然谁都知道,这是在不涉及到郑国根本,不让皇室出现危机的前提下,但他们也都珍惜彼此间这难得的一刻。

此时,叶真却黑着脸在自己的太子府内。

在郑皇面前,他说谣言将在大比开启之后不攻自灭,他却是知道这么说,是因为他已经控制不住谣言了。

谣言之所以能传播开来,就是因为有人博取大众心理,故意创造出大众喜欢的谈资,再夸大其词,借助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