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9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当着全天下的面,说在大比之内要救人。

这次大比,到底会发生什么?

也就是大比开始的七八天后,就出现了关于大比的分析,对将如此多练气期弟子封闭到一个没有高阶修士看护的场所,到底会出现什么后果列举出一二三四。

开始,还只限于相熟的修士之间,忽然就有一天,仿佛全郑国的修士全都知道了,大家开始热衷于讨论,这次大比究竟是怎么演变成如此的,是谁提议的。

六皇子叶非先被推到波谷浪尖上,叶非在天道宗内修炼本也不是秘密,也被一并提了出来,而简若尘也是天道宗的,那简若尘此举,是否因为这次大比是六皇子提出来的呢?六皇子在其中又起到什么作用?简若尘和六皇子之间又有着怎么不可不说的秘密?

但很快,大比由皇城一手安排的事实也被宣布出来,参与大比布置的高阶修士名单本也不是秘密,也一并流露出来,这些修士都是结丹修士,哪里能是一个刚刚筑基的六皇子所能cāo控的?大比究竟缘何如此?目的究竟是什么?

大比真的便是要这些个宗门、世家练气后期修士自相残杀?

便更有了不同的呼声,呼吁尽快开启大比入口,将这些“各宗门未来的栋梁之才,修士们未来的希望”解救出来,更有人开始分析,为何会是这些练气后期修士成为了这场“可能的屠杀”、“有可能出现的自相残杀”的牺牲品。

关于练气修士不受个宗门重视,平时缺少历练总总事情被提了出来,但很快,这种不受重视的呼声被压下去了,转为成为不能让筑基修士在未来也要受到如此不公平待遇的呼声。

至此,在才二十天的时间内,事情已经扩大到传出了郑国,皇城再想要不理睬已经不可能的了。

皇宫之内,郑浩然来回踱了几步,才坐回到宝座上,冷冷地看着叶真道:“还没有找到幕后的推手?”

一个大比,就算是出现了天道宗与剑宗的争执,也不可能以燎原之势席卷整个郑国,想要压都压制不住,这中间要必然有幕后指使,推波助澜,让事件不断攀上一个不可控的高峰。

叶真的脸色黑沉,恭谨地对叶浩然道:“父皇,已经查下去了。”

叶浩然冷哼了声:“查?大比已经二十天了,你还有几天的时间,有没有想过大比结束的时候,怎么面对大比中幸存的修士?”

“幸存”两个字落入到叶真的耳里,如五雷轰顶般,他一下子抬起头来,脸上露出微微错愕的表情。难道,父皇已经知道他打压天道宗,要毁灭掉天道宗的事情?

叶浩然望着他的长子,心里不能说是不失望的。

他不介意叶真对皇位势在必得,皇位必然要传给有手段、有实力的儿子,但他介意叶真的手段,以毁掉一个曾经辉煌的宗门为代价来保证太子之位,代价太大了。

第215章 谣言而已

毁掉天道宗确保彻底打压六皇子叶非,如果成功了也还好说,可是现在,却把自己驾到了火堆上,二十多天的时间里没有找到对策,局势却一天比一天不利,叶浩然不由就想到了叶非,他是怎么样将局势演变到如此呢。

想到叶非,叶浩然心底有一处柔软被触动了,随即就有些发痛,然后他硬生生地将这处柔软封闭,只因为身为郑皇,他的心永远不能有柔软的时候。

“父皇,简若尘在大比之前发布悬赏令,虽然以下犯上,但是在大比之前,又是与朱雀堂设立的赌局,却也堂堂正正,大比之内无论发生什么,只要离开大比,便都要结束,外边那些谣言,不过是因为没有见到事实才起的,事实一旦公开,便会不攻自灭。”叶真恭谨道。

叶浩然心内的失望更加明显了,等待大比结束,谣言不攻自灭?简若尘敢在大比之前摆出那样的赌局,就敢在大比之内做出他们想象不到的事情,叶真怎么能就这么等待。

眼睛眯眯,却看到叶真神态恭敬,脸色虽然不好,却没有慌乱,反而有丝狠辣,想起这个长子一贯的手段,心里有些纷乱,想要提点,不觉又收口,只道:“如今郑国上下全都关注这次大比,身为上位者,不能留下任何把柄。”

看着叶真恭谨地道声“是”退下,他不由再想到了叶非,只有二十天的时间,他是怎么配合着简若尘做出这么一场大事呢,毕竟,简若尘自己也不会知道,剑宗丰智鸿会突然对她出手,他相信赎金的说法,是事前就有所准备的,悬赏一事,事发突然。

再想到区区二十多天,就能将郑国舆论导向到如此,他不由也暗暗佩服叶非,更想要知道究竟是谁给了叶非这样的主意。

叶非对大比的提议,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叶非的本意是要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大比,大约是在天道宗外门已久了,深知练气修士的不易,所以要给练气修士一次真正的历练。

但绝非是要练气修士在大比中送死的,提议中,是要有可控的身份玉符,一旦生命受到威胁,或者认输失败,就可以借助玉符脱离大比。

这个大比方案一拿到他的手里,就让他眼前一亮,他甚至能想象到这样的大比给修士的激励,但,最后大比成了这个样子,不能不说,也有他的纵容。

若说他没有考虑到过后果,是不可能的,只是既然给了大皇子权力,他也要看看,郑国最后jiāo到谁的手里,才最合适。

果然如此,叶非手里的方案,怕不是一个,但不论哪种方案里,最后,天道宗都该会摆脱剑宗和水云宗的联手压制。

他的脸上露出些笑容,他也很想看看,叶非最后要做到什么程度,毕竟,每一次政权的jiāo迭,都会带来血腥风雨,如果这一次只是练气修士的陨落,对郑国而然,根本算不上损失。

还有那个小女修,到底会带给他什么样的惊喜。

果然,让叶非到天道宗历练是正确的。

叶非此刻悠然地呆在皇宫里。

皇宫,曾经是最危险的所在,但现在,却是对他最安全的地方。

“少爷,你真不出去走走?”叶水泉托着一个托盘走进来,将一杯温热的茶水递给叶非。

“你想让我见什么人?”叶非乜斜着叶水泉道。

叶水泉笑着,将茶杯放在叶非手上,“不是一定要见什么人,外边传闻这么甚,少爷也该露个面,也不用说什么,心有戚戚足以。”

叶非抿了一口茶,嗤笑一声:“这也是简小姐给你出的主意?”

叶水泉也没有反驳,温言道:“简小姐说了,少爷要时常露露面的,这样别人才不会将少爷忘记了,也不用说什么,说什么都容易被人抓到把柄,一言不发更显得内敛和自信。”

停了下补充道:“注意点表情就可以。”

叶非再抿了一口茶,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