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9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缓点头,“周道友能想明白这一点,便应该能想明白其他事情。”

周启明点头道:“是的,我们想明白了,可是想不明白的是简仙子的做法,简仙子明明可以让我们死在这里,何苦又救我们,就为了一千灵石的赎金?”

简若尘笑了,“周道友何出此言,在我以为,每一个修士本身的价值都是不能用灵石来衡量的。”

停了一会道:“如果你们不打算回到剑宗,我倒是有个想法。”

周启明望着简若尘。

“不知道周道友可曾关注过郑国局势?”简若尘换个话题。

周启明缓缓摇头,眉头微蹙。

“那么,周道友就没有想过天道宗缘何被水云宗和剑宗联手打压?”简若尘又道。

周启明这次迟疑了下。

“这次大比之后,至少,天道宗的地位会提升一些,虽然免不了会受到打压,但是来自剑宗的压力会消失,水云宗因为与剑宗jiāo恶,也无暇顾及天道宗,所以,假以时日,天道宗重获曾经的辉煌也将不是空谈。”

周启明疑惑道:“简仙子的意思,是要我们这几十人弃了剑宗,加入到天道宗吗?”

简若尘笑了,“当然不,弃了剑宗,加入的不是天道宗,而是成为我简若尘的手下。”

周启明差一点跳起来,吃惊道:“什么?”

“我将担负你们修炼需要的灵石,你们成为我的手下,与任何宗门都无关。”简若尘微笑地重复道。

“你……我……怎么……可能?”周启明喃喃道。

“为什么不可能呢?周道友是担心我没有那么多的灵石?”简若尘挑眉问道。

“啊,不是,简仙子是要自成宗门?哦,不,是要自己……”周启明找不到合适的词汇。

“周道友可以回去和大家商议下。”简若尘微笑着,做个可以离开了的手势了。

周启明离开之后,左毅也是神思复杂地来到简若尘身边,他感觉到,简若尘该会对他说些什么了。

“左管事是想知道出去之后的事情吧。”对左毅,简若尘既然已经开始着手培养了,也就一点点将自己的计划渗透了。

“就如你看到的这样,你们,所有进入到这里的天道宗弟子,出去之后,将不再听从天道宗的命令,所有给你们的指令,都将由我来颁布。”

“我们不再是天道宗的弟子了吗?”左毅吃了一惊,他想过了各种答案,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

“对外,你们当然还是天道宗的弟子。”简若尘简单道。

“可……”左毅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我不会勉强任何人的,离开这里之后,大家也都会暂时回到宗门,愿意跟着我的,我自然会着手安排,不愿意的,也可以留在宗门,左管事可先与大家说说,也有个考虑的时间。”简若尘同样打发走了左毅。

当天晚上,意见就集合了上来,进行一次自己的大比,获得了几乎所有修士的赞同,大比以宗门、世家和散修为队伍,以每个队伍中的大比玉符作为比赛的彩头,并全都同意,比赛时以裁判判定胜负时停手,这样也就避免了比赛失控伤人的场面。

裁判的选举颇有些争论,最后一致推举简若尘,但简若尘却拒绝了,并且提议每一个队伍推举一个实力强悍的作为裁判,有本队修士比赛的时候,裁判将由其他队抽签决定。

但简若尘却提出她要有个一票否决权,就是在有争议的情况下,由她行驶最后的权力。

这个提议也让大家短暂地争论了会,反对坚决的,也就只有水云宗,而yào王谷和御兽宗则采取了弃权的态度,最后因为左毅、周启明和姜维的大力赞同而通过。

至此,简若尘的领导地位,彻底得以稳固。

第214章 舆论导向

简若尘并不大在意她组织的这场大比,大约是上个世界的经历,她很少对已成定局的事情有多少兴趣,如果可能,她更愿意修炼,练习法术,温养法器,甚至是制符,只是在这个大比内,任何事情都难以做到隐秘。

她这个人,是极不愿意别人完全了解她的,这大概是高位者共有的想法,也是,在这个大比内,几乎没有人见过她的出手,也没有人想过要她在大比内上场。

简若尘还是不大满意,在大比内,还有数百修士不在她的控制范围内,这就是修为、布局匆忙的影响了。

不过,简若尘不相信这七八百人中,就真没有人与外边那些修士联系。

但无关紧要,到现在为止,她行事全都光明磊落,这些人与外边的暗通曲款,对她本人没有坏处,唯一烦恼的是没有找到邪修。

她也没有指望在她组织的大比比赛中发现邪修,要是她上场,也不会施发全力,且那两个邪修,也并不一定上场。

大比之内的一切,都在以外界修士没有想到的走向发展,大比之外这一个月,可以用热闹纷呈来形容了,大比入口一封闭,所有结丹修士立刻转身,只余下朱雀堂几个人,在入口处安安静静。

大比入口发生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扩散出去。

剑宗简直是气急败坏,在丰智鸿回到宗门的当天,就向天道宗递jiāo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书信,指责天道宗御下不严,门下弟子简若尘心思dú辣,挑动郑国修士残害剑宗弟子,并明言,一旦大比结束,剑宗弟子在其内若是有所损害,全要算在简若尘和天道宗的头上。

接着又有结丹修士赶赴水云宗,求见水云宗宗主,却被告知,水云宗宗主正在闭关,说起两宗合作之事,却是被不痛不痒地推诿了。

紧接着,天道宗便向全郑国各个宗门和有名的世家还有皇城递jiāo了书信,先是简若尘心思纯良,才在大比入口之外与朱雀堂定下赎金之事,接着就是丰智鸿对简若尘的神识镇压和诋毁,然后就是对剑宗的谴责。

一时,郑国几乎所有修士都在猜测,大比之内究竟会发生什么,修士见面,几乎两句话之后就要聊到大比,而简若尘在大比入口前不惧结丹修士yín威,不远连累自家宗门,宁愿退出宗门的说法,也被传得沸沸扬扬。

朱雀堂再一次开出赌局,赌得是剑宗弟子在大比中幸存人数,还有天道宗弟子的幸存数量,甚至还有大比内局势的预测,赌局不单单是设立在大比入口之前,还在郑国各大城市全有设立。

天道宗和剑宗之间越发剑拔弩张,甚至出现两家弟子在坊市相遇,冷嘲热讽之后在坊市外大打出手的事件,更有修士发现,一贯和剑宗jiāo好的水云宗,这一时间极少有门下弟子离开宗门。

传言更加沸沸扬扬,舆论导向一概对剑宗不利,简若尘当日在大比外定下赎金一事再次被宣扬起来,大家纷纷猜测,天道宗一个练气弟子,何以有胆气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