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8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所以,在信息不对等的时代,有时候对局势就不那么敏锐了。

而在这般身临其境的情况下,散修更容易发现问题所在,只不过是缺少一个当众提出来的时机,现在,简若尘已经将机会提供了,姜维敏锐地抓住了机会。

在众人还围绕着历练可能出现的后果的时候,姜维对整个大比提出了质疑。

众人的视线在剑宗周启明和水云宗的曲秀儿脸上极快地看了一眼,见到二人神色都不自然了下,就又看向简若尘,简若尘微微颔首,好像对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

姜维又道:“我们散修,经常到妖兽森林内,也就经常能遇到其他修士,哪怕真的是抢过一棵灵草,或者是抢杀一个妖物,也少有为此杀人的,最多,就是蒙面抢了对方,可这里,这次大比,我觉得,好像比在妖兽森林内还要残酷。”

抢劫,本来是不能当众宣之于口的,但比起大比之内发生的事情,抢劫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了,众人都静默了一会,有看热闹的,有恼怒的,也有不以为然的。

简若尘看看所有人,道:“大比之前发生的事情,有目共睹,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追究对错就没有意义了,但不可否认,即便对大比的弟子带来灾难xìng的后果,也应该只局限在我们天道宗弟子和剑宗弟子身上。”

说着她看看剑宗的周启明道:“不可否认,剑宗弟子在遇到对手的时候,肯定会全力抵抗的,但其他宗门呢?世家呢?姜道友说得对,我们不能将所有在大比陨落的修士都推到剑宗和邪修的身上。”

说着,简若尘的视线投向水云宗的曲秀儿,“水云宗在其中,也起到了一部分作用,不仅是针对我们天道宗弟子,还违背了你们曾与剑宗的约定。”

水云宗弟子对剑宗弟子的追杀,不会是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还有简若尘的推波助澜。

“简仙子挑起的事端,推到水云宗身上,没有必要吧。”曲秀儿怎么会当面承认对剑宗的追杀。

“我自己的事情,我不会推卸掉的,水云宗的事情,也与你们练气弟子无关,宗门吩咐,不得不执行而已,我要说的是,我们自身的事情坦诚地摆在大家面前之后,大家可以再想想姜道友的话,这次大比,为何要成为一部分弟子的死亡之比。”

在大家都凝神思索的时候,简若尘缓缓又道:“我还想问一句,如果没有大比之前那一幕,这次大比,就会如同以往的任何一次,那么安生吗?”

“我觉得不会,这里只有我们这些练气后期修士,再没有高阶修士了,与外界又不相同,又有利益争夺……”姜维瞧着简若尘说道:

“简仙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早有预料,所以进入这里之后,你将遇到的修士全都召集起来,软硬兼施,不让我们离开,你根本就不是为了赎金,而是不想让我们命丧此地,包括剑宗弟子?”

咦,还真有聪明的啊,还会这么不显山不露水地奉迎自己,名为指责实为褒奖。简若尘挑挑眉毛。

“简仙子,是不是你知道什么,你将剑宗弟子置于危险之地,是为了救助其他人,会是谁?会是你天道宗弟子吗?我可是听说,你们天道宗弟子手里的玉牌,是你简仙子私人准备的。”姜维接着又道。

这些事情,也并非秘密,简若尘也没有特意隐瞒过,但被姜维这般说来,似乎真相正在一点点揭露。

简若尘在心里不止高看了姜维一眼,姜维的这番分析,已经接近了事情的真相,其实,这真相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剑宗弟子和水云宗弟子全都了解,只是没有人说出来而已。

“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剑宗、水云宗和天道宗不和已久,这次进入大比之前,剑宗和水云宗本来就准备联手,但我们,也只是针对天道宗而已,没有带上其他宗门。”周启明这话出口,所有人全都震惊。

哪怕大家全都猜想出事实,也没有想过剑宗弟子会亲口承认,当众承认。

“曲仙子,各位道友,我剑宗这百人如今的命运,始作俑者之一,是简仙子不假,但简仙子敢在做下这等事后,当众言明脱离天道宗,不拖累天道宗,这一点,我周启明佩服,可我们百人,分明可以不被送到这里成为所有人追杀的对象的,我们一直对宗门忠心耿耿,落得如此下场,谁不心寒。”

第213章 地位稳固

“周道友,恕我直言,你们宗门,确实是没有将你们这些练气弟子的命放在心上。”姜维道,“其实当时只要你们丰师祖一句话,不让你们进到大比即可,也就是宗门的名誉受到些损失而已,不过现在,你们剑宗的名声,也没有多少了。”

姜维不客气的话,正说到在场所有修士的心里,他们同为练气弟子,在宗门都是外门弟子,在世家,也还没有真正进入到家族核心,都是可以随时被舍弃的人。

可简若尘,怎么就活得如此游刃有余呢?

周启明的手握成拳头,攥得紧紧的,头一次,他为身为剑宗弟子而感到羞耻。

“过去的事情,对错都没有追究的必要,况且这世间,哪里又有绝对的对错?站在不同位置,对对错的看法也都不同,问题发生了,最主要的是解决的方法。”

简若尘抬手,“这样吧,大家都回去和自己宗门的人商议下,是分散,还是我们来进行一场我们自己组织的大比。”

周启明没有走,站在简若尘的面前,神情复杂。

“坐吧。”简若尘做个请坐的手势,“关于你们这些剑宗弟子的?”

周启明坐下来,yù言又止。

“对你们这些剑宗弟子的遭遇,我只能说声遗憾,却不能说抱歉。”简若尘向后靠靠,双手jiāo叠在一起,“宗门立场不同,我们只能站在各自的立场上。”

“我不是要抱怨,只是想请教简仙子,如果,简仙子处在我的位置,会做怎么样的选择。”周启明低声道。

简若尘想想道:“要想不带有一点个人目的,不是很容易,所以,没有我处在你的位置上的说法,只有现在,什么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周启明点点头。

“你们的选择,无外乎回到剑宗和脱离剑宗,回到剑宗,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脱离剑宗,何去何从,才是要好好思量的。”简若尘接着道。

周启明再点点头,“我们私下里也考虑过了,宗门,未见是要我们来送死,当初与水云宗联手,胜算颇大,至于后来的变化,只能说宗门考虑不足,丰师祖不是简仙子的对手。”

简若尘笑了笑,笑纳了这个恭维。

“但姜维道友说得也有道理,若是当初丰师祖能果断拒绝我们进入大比,何以会让我们处在如今地位,陨落这些弟子呢。”

简若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