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8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8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竟与所谓正统修士有何不同,为何非要杀人?

这却是想不通的,简若尘收起了资料。

截止到进入大比后地二十一天,进入到大比内一共是两千一百二十人,暂时归于她麾下的也有八百百余人,其中:

天道宗幸存练气弟子七十六人;

剑宗四十八人;

水云宗三十五人;

yào王谷四十二人;

御兽宗八十五人;

三清宗六十一人;

这几个算得上是一流门派了,当然,天道宗已经被这些门派排斥出去了,其它还有十一个中小门派,加起来有三四百人,剩下的,就是世家子弟和散修了。

这些修士中,剑宗那四十八人,还真都是捡了命的,这些弟子大多是周启明李晓救下的,还有些也真是有人试探着领了赏金的,剩下不知所踪的,有的确实是隐匿在禁地内,但多数都陨落了。

不是所有修士都要拿着身份玉符来领赏金的,灵石固然好,因此承受剑宗的怒火,就得不偿失了。

水云宗的女修,陨落得竟然要比预想的多,左毅侧面打听了,最后的结论竟然是与剑宗弟子jiāo手陨落不少,另外就是,还有一部分水云宗的女修集合起来,真要是jiāo手,必须有伤亡了。

说来,除了剑宗弟子和那几个被冠上邪修、杀人狂魔的修士之外,其他修士都将这次大比当做比赛来看待,胜者赢取了败者的大比玉符而已。

也不是说其余的进入大比的修士就都陨落了,还有不少想熟悉的修士自发组成了小队,也有几人崭露头角,能以一人之力抗衡六七个修士。

如果简若尘不是经过了风浪,习惯了以上位者的眼光看待局势环境,说不得也会做出一个人挑战一个小队的事情,但是,从知道禁地内出现杀戮者之后,出于习惯xìng的对自我的保护,她便再没有单独一个人消失的时刻。

纵然这个大比结束后再有人想要嫁祸给她,也是不可能的。

虽然,她现在很想一个人溜出去,最好遇到所谓的邪修战斗一场,她相信,以她现在的实力,护身玉符、符之多,至少也是平手的。

可惜,身为总裁,是不需要事事都亲力亲为的,尤其是这么冒险的事情。

简若尘收起了心中的感慨,看着二十多个各个宗门的世家散修的代表走近。

“简仙子,我们之后该怎么做?”御兽宗的江涛道,他是最早跟着简若尘的,简若尘虽然没有将他的大比玉符还给他,但他也得到了别人的大比玉符,也是不吃亏。

其实他这么问,也是有意的,御兽宗已经算与天道宗示好了,简若尘先前弄出一个悬赏,和剑宗已成水火,现在又将剑宗弟子都留下,显然是要有动作的,他不介意配合一二。

“先说这后几天吧,大家现在聚集到一起了,总不能互相厮杀抢夺大比玉符的,而禁地内的灵yào,不说采集殆尽,也差不多的,所以,这大比在我们来看,已经接近尾声。

我们大家还这么守着,未免就浪费了时间,所以,我想先征求下大家的意见,这剩下的几天,大家是各自宗门自行活动,还是留在我这里。”

简若尘看看大家,面含微笑,“自行活动,这后几天,大比就再次继续进行,彼此相遇,不妨按照规则,只是希望大家念在曾经同仇敌忾的份上,只分出个胜负即可。”

在场的二十几人互相看看,心思活络起来,安静了一会,还是江涛先道:“可简仙子,这禁地内不仅是我们这些修士,还有邪修,如果分散了,大家可都是邪修的猎物了。”

“诶,江道友怎么能这么说,咱们都守了几天那个邪修了,也没有守到,说不定邪修早就混到我们这些人中的。”yào王谷的李青说道。

“也真有可能,不然怎么这么多天,都抓不住邪修,我们可是好几百人。”三清宗的王浩也道。

接着就是七嘴八舌的声音,有赞成分开的,也有表示疑虑的。

“简仙子,留在你这里的,是要做什么?”有人想起来简若尘还有一个方案,就问道。

场面就静下来,简若尘道:“这几天我也想了,为什么偷袭者总能成功地收割xìng命呢?虽说是偷袭,趁人不备是一个原因,但更大的原因,应该在于我们大家都没有丰富的对战经验。

我们练气弟子,在宗门也好,在世家也好,历练的机会实在是少,因此一旦出现危机,就显示出不足了,而我们大家,谁也不愿意也不应该是用生命去历练的,所以,我就想,能否利用这么个时间,难得我们不同宗门世家的弟子被困在这里,哪里也去不了,不如……”

简若尘停顿了下,看到大家都被吸引了才道:“不如我们也来一次竞技,不同宗门世家子弟之间的对战?”

接着又补充道:“当然,只是一个不甚成熟的想法。”

大家都安静了一会,李青先说道:“还是赢取对方的大比玉符?”

“那岂不是要不留手?”一个世家子弟道。

“对战中出现伤亡怎么办?”还有人问道。

“就不管外边的修士玉符了?”

议论声就传来,简若尘只是安静地看着,对所有的议论不发一言。

第212章 聪明人

习惯xìng的,简若尘开启了熟悉的管理模式,提出一个可能并不成熟的建议,经过讨论,形成方案,最后反馈到她这里最后审批,再被彻底贯彻执行下去。

她并非是一定要控制这些修士,事实上,她暂时也无法控制,但是,她要给所有跟过她的人一个感觉,只要跟着她简若尘,就会总有意外的收获。

邪修对所有修士来说,都是悬在头上的锋利的利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来,这个可以增加每个修士战斗力的竞技,一定会受到大多数修士欢迎的。

大比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锻炼修士的战斗力,却不是将修士们困在一个地方互相厮杀送死,她只不过暗暗推动了一把,然后在将问题摆在明面上。

没有人是傻瓜,或者现在看不明白局势,但是只要有个恰当的契机,总是会明白过来的。

“我不明白,不是大比吗?不是只是历练吗?有邪修混起来杀人还好说,为什么我们之间要拼上xìng命?”疑惑的声音在议论声中非常突兀,所有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说话的是散修姜维。

散修,是修士中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不是出身世家,没有家族的庇护,也不曾加入宗门或者加入宗门之后被扫地出去,比起宗门和世家子弟,他们更多的时间都要为自己赚取修炼的资源,因此就有更多的阅历,在某一方面的见识,也要强于这些宗门和世家子弟。

说是某一方面,原因就在于没有宗门、家族这样强大的后盾,也失去了来自于上层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