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8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子,你们天道宗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封石叫道,忽然手一抬,在身上拍了一张符,刹那,身形一晃,竟然脱离了众人的包围,身形再一闪,就落在了左毅身边,黑色长鞭半空中啪的一声脆响,就向左毅拍去。

左毅再要祭回法器已经来不及,想要逃离,身法哪里有法器的速度快,张手拍出符,却连激发的时间都没有,眼看黑色长鞭如长蛇一般缠绕过来。

众人都在出手攻击,唯有燕诗君和简若尘还有水云宗和剑宗二人袖手旁观,封石借助符突然移形换位在左毅身边,却是只有燕诗君距离最近,电光火石间,也只有燕诗君来得及出手打出法术,围魏救赵。

燕诗君“啊”了一声,却是呆住了,只呆呆地站着,看着面前的一切不知所措。

孙胜大喊一声“小心”,撤回法器,却是远水救不了近渴,眼看着长鞭落在了左毅身上。

“左管事!”两三把法器调转了方向,向封石飞去,封石长鞭甩落,人却向后退去,那长鞭在法器之前落到了左毅身上,所有人都是惊呼一声,唯有封石和络腮胡子二人露出残忍的笑容。

“啪!”

左毅抬起手,却来不及激发符,眼看着长鞭落下,刹那心如死灰,而就在这一刻,他的身上忽然亮出一道橘色光芒将他连同手上的符护住,长鞭正正甩在护罩身上,只听“啪”的一声,被弹出护罩之外。

左毅随着长鞭落下,心中一吓,接着就大喜起来,他竟然忘记了简若尘给他的护体玉符不是忘记了,是眼见过长鞭和黑剑的厉害,下意识以为它们也能破开护体玉符,眼见玉符护体,却舍不得手里符,当下收回到储物袋里,一扬手,数枚火弹追踪而至。

封石后退之时,长鞭一击没有破开左毅护体玉符,已知不好,张手一招,长鞭倒卷,向他手上飞回,而这一刻,几道法器已经先一步追了上来。

络腮胡子身旁,纠缠的大夹子法器忽然返回,却是左毅心惊之下,撤回法器自保,络腮胡子和封石配合多时了,趁此机会,黑色重剑斩断一人飞剑,拖着黑剑打开了一个缺口。

第207章 杀人救人

简若尘看着封石和络腮胡子的打法,微微点头,若非这二人杀人在先,这样的身手,真要留在身边了,只是,她还没有控制这般修士的手段,且也要立威,可惜了。

漫不经心地瞄了水云宗女修一眼,她正在后退想要离开,接触到简若尘的眼神,打了个寒颤。

“这位仙子,别怪我没有警告你,这个大比中,这般杀人夺宝的为数不少,你要想离开,我也不拦你,将大比玉符留下再走。”

说话间,一声惨叫,却是封石右臂被斩下,鲜血飙飞,而随后,又一把飞剑斜斜落下,将他身体劈成两半。

络腮胡子一惊之下,出手稍一缓慢,一粒火弹忽然就撞到了他的身上。

护体灵盾激发,可又是数粒火弹撞在护体灵盾上,练气期修士最怕的是顾此失彼,火弹zhà裂,护体灵盾跟着破灭。

好几种法器撞了过去,惨叫声中,一切归于寂静。

在场之人几乎都是第一次杀人,眼看着鲜血淋漓的尸身横卧在地,死不瞑目的眼睛大睁,都不由倒退几步看向简若尘,简若尘瞄一眼尸身,对左毅道:“左管事,将储物袋取了,尸身烧了。”

左毅点头,先收了自己的法器,然后上前,将两人的储物袋都从腰间接下,又伸手在怀里摸了摸,二人怀里都还有储物袋,道:“简小姐,这么些储物袋,肯定不是自己的,放在怀里,就是怕人知道。”

简若尘点点头,看一眼燕诗君道:“他二人对你,是有救命之恩,杀他二人的账,你可以算在我的头上。”

燕诗君面色绯红然后又惨白,不知所措,张强看到,有些心软道:“燕仙子,他们追着左道友二人过来的,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先前他们也只杀男修。”

左毅一粒火弹烧了尸身,将储物袋递给简若尘,简若尘却不经手,示意左毅将储物袋里的东西倒出来。

两个储物袋内,是几个法器,还有十几瓶灵丹,几株灵yào,一些零散的材料,还有五枚大比玉符,然后就是些衣物,朱倩看到,忽然放声大哭,却是看到了自家兄弟的遗物。

简若尘等朱倩哭声减弱,才道:“我相信左管事,那这二人就是杀人夺宝的凶手,我自然也不会容忍这种人好生活着。”

燕诗君怔怔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简若尘一扬手,将黑色长鞭和黑色重剑都拿在手里,细细看了道:“二人是各位合作杀之,储物袋内的东西大家就分了吧,这两件法器该是价值不菲,但具体值多少灵石,谁知晓?”

简若尘虽然在皇城坊市逛过,也不敢说对法器价格了如指掌,倒是陈光陈正作为世家子弟,对法器价位还算知晓,当下大家商议,每件法器作价四万下品灵石,大家均分,只是这四万下品灵石却谁也拿不出来。

简若尘便大方地拿出灵石,出手的一共十一人,每人直接就得到了近四千下品灵石,当下嘴都要合不拢了,唯有朱倩眼神里还是悲哀。

张强忽然说道:“简仙子,咱们手里的法器,也就是几千灵石的,上品的,也都是师门赐予的,这二人能拿着这么贵重的法器,说不定他们的师门,如果被知道是我等下手……”

他看了眼水云宗和剑宗二人,又看看燕诗君,被看到的人都神色一僵。

简若尘点点头,随手将法器收起,看着水云宗和剑宗二人道:“那么现在,我们算算二位想要杀我天道宗弟子的账了。”

周启明急忙道:“简仙子,剑宗弟子和天道宗弟子之间,本来就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局面,简仙子不能怪罪程高师弟。”

简若尘问道:“不怪罪?好说,大比玉符留下,储物袋留下,法器留下,然后自便。”

众人面色都是一变,水云宗女修叫道:“刚刚口口声声说那二人杀人夺宝,简若尘,你与那二人有何不同?”

简若尘看都没有看那女修一眼,只问剑宗弟子道:“你师兄为你求情,所以我留你一命,你若是不愿意留下东西,我就会强抢,你自己选。”

周启明忙道:“程高师弟”

程高看着周启明,一字一句道:“周师兄,我们是剑宗弟子,她简若尘是我们剑宗的仇人,你怎么能认贼为友?”

简若尘耸耸肩,抬手止住周启明:“周道友,我卖你个面子,这么着,你若是能说服这二人做俘虏,我就留他二人一命,如果不能,我就心狠手辣了。”

“你敢当着这些人面杀人灭口?你就不怕离开这里后被水云宗追杀?”水云宗女修叫道。

“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简若尘微微一笑,忽然手在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