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8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8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面貌,且左毅没有道理平白诬陷人的,至于这二人救下燕诗君的原因,联想到封石的动作,难道是为了拖延时间,好看看周围可还有赶来的修士。

张强没有想错,封石和刘发对他们已经有了杀心,尤其是左毅,储物袋里绝对还有不止一张符。

一张符,就足以让他们起了杀心,不止一张,人是杀定了的。

只是这二人一贯小心,非要确定不会再有人赶来,这要杀就是要杀个干净,如果再有人赶来,真就是杀不净了。

刚刚,他们也确实是要出手了,可就在要出手的前一刻,左毅再捏碎了求救的信号,封石和刘发互相看了一眼,心里微微一凛,这周围真还有天道宗的修士?

也幸亏左毅早了那么一点点,不然,也许自己还真成了捕蝉的螳螂。

气氛再一次凝滞,孙胜看看左毅,又看看其他人,想了想,手靠近储物袋,手里就再多了一枚玉牌,刹那,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手中的玉牌上,他抬起玉牌,微微倾斜,角度是只有他和左毅能看到玉牌上的一切。

玉牌之中,一点红点正急速奔过来,孙胜和左毅视线一对,二人的神色都微微一松,跟着却是将手里的法器赚得更紧了。

左毅嘴角牵起,这番却是看着封石了,“不好意思,刚刚手滑,捏碎了玉牌,正好还有我宗门弟子在附近,正在赶来,各位不介意吧。”

封石点点头,却不发一言,随着左毅的目光望去,水云宗和剑宗二人互相看看,面露忧色,手在储物袋上一抹,拿出了一瓶灵丹,二人各到出一粒,分而食之。

十个人分成三部分站立,互相戒备,燕诗君犹豫了下,还是站在左毅这边,气氛分外诡异。

不过半刻钟,远处就感应到灵力波动,不多时,一道灰色影子从远处奔跑而来,在看清人影之后,左毅一喜,大声叫道:“简小姐!”

赶过来的正是简若尘,她及时地看到了左毅捏碎的玉牌信号,她的身后,是另外几人。

简若尘接近,就看到现场诡异地站成三部分,她脚步一顿,再与所有人还有百米之遥,就站下了,先将所有人都看了一眼,才点点头,招呼了下,“在下天道宗简若尘,各位有礼。”

她看着众人,众人也都看着她,天道宗几人自然是面露喜色,御兽宗两个人也露出轻松表情,水云宗和剑宗两人自然是再退了几步,而封石二人,先是惊诧,跟着就眯眯眼睛,隐藏住眼睛里的贪婪。

接着看着左毅,“可是左管事刚刚捏碎了玉牌?”

左毅上前一步,又站下,简若尘却再一抬手,“不急,还有几个朋友正在赶来。”

这话一说,众人神色又是精彩纷呈,左毅得意地笑起来,乜斜着封石二人,这一刻才是真正地轻松起来。

可看到简若尘身后赶来的几人之后,大家的神色就又变了,剑宗弟子失声叫道:“周师兄,李师兄,你们怎么……”

第206章 以多打少

跟随在简若尘身后的有世家子弟,这个正常;有天道宗的,是应该的;有御兽宗的,貌似也没啥问题;可还有剑宗的,就很让人费解了。

简若尘也不给彼此介绍,直接打断剑宗弟子的话,问道:“左管事,说说,是谁要杀你们?”

口里说着,眼神就直接落到了封石和刘发身上,对那水云宗和剑宗二人,竟然是看都不看一眼。

当下左毅简单扼要,将从他躲在树上过程一一说来,封石和刘发听着只是皱眉,然后燕诗君又将刘发也就是络腮胡子救她的事情也说了,这个过程,水云宗和剑宗二人分明也默认了。

简若尘面无表情地听了,然后看着封石道:“杀了人,就要有被报仇的觉悟,道友也不必辩解了,你二位的命,就留下吧。”

张强李响吓了一跳,这简若尘竟然是连辩解也不容辩解,也不顾那二人救下天道宗弟子之恩,直接就判了那二人死刑,就听到封石怒道:“简仙子想要留下我二人的命,何必强加给我们这些罪名?”

简若尘不为所动,抬抬手,按下封石的话,大家以为她要晓之以理,谁知她开口却道:“这位使用黑色重剑的道友,速度和力量都是一等的,黑剑可以轻易斩断他人法器和护体灵盾,法器也非寻常,出手之时,不可法器碰撞,可以法术纠缠。”

大家一愣,简若尘已经接着道:“这位使鞭子的道友嘛,应该是擅长近战的,那鞭子也是上好法器,这样吧,你们几个,”简若尘抬抬下巴,示意左毅几人,“你们几个对这位使剑的道友,大家小心点,别毁了自己的法器。”

接着又对身边几人道:“剩下一个归你们,大家适应着互相配合,互相救助。”

封石气极反笑,一拍储物袋,长鞭挥起:“简若尘,你既然不讲道理,今天我就拿你祭我的鞭子了。”

简若尘充耳不闻,后退一步,周启明和李晓二人一抹储物袋,两把重剑落在手中,冲了上去,陈光陈正伸手一指,两把飞剑也冲了过去。

江涛和郑耀辉互相看了看,双手掐个法诀,火球火弹就见缝chā针地飞向封石,刹那,封石就被六人围攻起来。

这边已然动手,左毅那边也乒乒乓乓热闹起来,知道简若尘在一旁观战不会让自己有事,左毅是奋不顾身,那柄大夹子法器绕过了络腮胡子的重剑,直接奔向本人。

朱倩更是红了眼睛,她兄弟三人命丧此人手里,自己还险些受辱,飞剑已经损毁,手里握着的是一柄下品长剑,双手握着就向前冲去。

张强李响被二人这般打发吓了一跳,只能缠住重剑,这下还真打出了一个配合,可张强李响心里也在叫苦,这简若尘上来就要取二人xìng命,还搭上了所有人,势必是要将在场所有人绑在一条船上。

燕诗君楞了一下,忽然尖叫道:“简师姐,他们救了我的命啊。”

在争斗声中,这声尖叫犹为刺耳,可接着,更刺耳的声音传来,却不是声音刺耳,而是内容真的让人心里发凉。

“救命之恩,自当以命相报,燕师妹既然以为他二人是你的救命恩人,那就拿出法器,站在他们那边吧。”简若尘薄凉的声音里没有半分感情,好像说的就是天经地义的话,这期间法器纵横,法术激发,那二人已然陷入了危境。

“燕仙子,我们是看到你的求救信号才赶过来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封石高声喊道,出手激发出一张风刃符,却被江涛和郑耀辉祭出的土墙挡住。

燕诗君不知所措,眼睛里泪珠直打转,她自然是不能冲上去,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救了自己命的人被斩杀在面前,带着哭音喊道:“简师姐,他们,真的救了我的命。”

“简若尘,你这个卑鄙小人,我们救了你们宗门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