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8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8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燕诗君跳了起来,扑到了左毅身边:“左管事,他们二位师兄救了我的xìng命,是他们!”说着回手指着水云宗剑宗二人道,“是他们在追杀我,若不是这二位师兄及时赶来,我就要命丧此地。”

左毅呆了,朱倩也呆了,朱倩的脸色还是惨白的,望着yīn柔男子二人,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听到燕诗君的话,尖角道:“不,不!是他们杀了我兄弟,他们是杀人凶手!”

一时大家全都呆住了,张强李响戒备地看着yīn柔男子二人,封石眉头微蹙,似乎不解,络腮胡子满脸冷全是怒色,又转头看看水云宗和剑宗二人,他二人似乎也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燕师妹,你没有说错?他二人不是要杀你们?”左毅的声音还微微颤抖,他那般距离扔出了三张火焰符,竟然没有伤了这yīn柔男子一点,他们果然还是追来了。

“我被他们联手追杀,不敌之前,捏碎了玉牌,若不是这二位师兄及时赶来,拦下飞剑,左管事到来的时候,只能看到我的尸首了。”燕诗君悲愤道,“是这位师兄及时出手救了我,左管事,他们是我救命恩人。”

左毅看向封石,看到他yīn柔的眼神里一丝得意,可这丝得意也只有他才看得出来,他的手忽然抖了下。

“在下封石,这位是刘发,我二人看到天空异象,猜到是有人求救,立刻赶来,正好救下贵宗道友,不知道这位天道宗的管事,可以一见面就认定我要杀人,这位仙子又何以指认我二人是杀她兄弟的杀人凶手?”

封石的视线在左毅和朱倩面庞上掠过,二人只觉得好像被dú蛇的蛇信子舔过了一样,那视线再落到了燕诗君的脸上,竟然带着一抹温柔。

左毅看着封石,心内一阵阵发寒,竟然说不出话来,饶是他一贯自诩聪明,却一时不知道怎样揭露封石丑恶嘴脸。

“二位道友,可是你们二人联手追杀天道宗这位仙子?”张强看看几人,最后蹙眉问道。

剑宗弟子冷笑一声:“天道宗与我剑宗势不两立,天道宗悬赏我剑宗弟子xìng命,难道我剑宗弟子就要白白被杀?”

这话,已经算是示弱了。

张强又皱皱眉,看着燕诗君确认一句:“仙子,是这两位道友救了你?”

燕诗君使劲点头道:“是。”说着指着自己落地断成两截的飞剑,“她,就是她抹去了我飞剑的神识,然后要用我的飞剑斩杀我,是这二位拦住了飞剑,救下我的。”

张强眉头就没有松开,看了左毅一眼,这一眼没有怀疑,只是带着探究,但就这一眼,也足够左毅冷汗涔涔了,张强虽然没有质疑,但绝对不会和他一起出手,杀了这可怕的二人。

“师兄,真是他们杀了我兄弟三人。”朱倩颤抖着声音道。

“我不明白,为何这位仙子一直在指证我二人杀你兄弟?”刘发有些怒意,瞪着朱倩。

朱倩不仅脸色惨白,嘴唇都白了,她瞪着刘发封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下也好奇了,可否请天道宗这位管事说说,我二位,是怎么杀了这位仙子的兄弟的?”封石也是一幅好奇的样子,看着左毅道。

水云宗的女修和剑宗弟子互相看看,他二人同时后退了一步,想要趁此机会偷偷溜走,那封石却注意到了,叫道:“二位道友留步,我二人还要靠二位道友洗刷青白,你二位若是走了,我这救人之人不就会再成杀人凶手了?”

孙胜看看左毅,又看看燕诗君,他对二人的话都没有怀疑,可这yīn柔男子救人也不假,难道说,他真是与朱倩兄弟有仇,只是趁大比的时候杀朱倩兄弟?

第205章 螳螂捕蝉

李响和张强也是这想法,唯有亲自见到了封石二人残忍杀人手段的左毅不是这么认为,他心中转了好几个念头,最后确定在一点上。

他二人拦住了水云宗和剑宗的修士不让离开,应该是想要将所有人一网打尽他们本是要杀了他和朱倩的,自然也要杀了知道这些事情的李响几人,而他们要是都死了,难免他们杀人之事不会被水云宗剑宗两人泄露出去。

当务之急,便是离开,只是这离开……

他脸色越发黑沉,看着张强道:“张道友,我们走。”

张强微一迟疑,燕诗君就叫道:“左管事,他们要杀我,就这么放过他们?”

左毅不看燕诗君,只看着张强,封石呵呵一笑道:“左管事这是认定了我是杀这位仙子兄弟的凶手了?若真是如此,左管事又何必离开,不就此替这位仙子报仇?”

燕诗君此时才跟着道:“左管事,是不是其中有何误会?”

左毅只用眼角余光看着封石,法器还握在手中,望着张强,等着他的回答。

这几句话的时间,张强已经有了决断,微微一笑,仿佛安抚左毅般道:“这位道友说得也有道理,这大比之地如今甚是凶险,我们若是分开,也许更为危险,我的意思是,不若大家就暂且同行。”

“不……”朱倩才说出一个字来,却是声音颤抖着,这一个不字好像将所有的力量全用尽了般。

“不……他们杀了我的兄弟三人,就是用那把剑。”朱倩颤声道。

“大比内杀人,就是为了玉符,或者是储物袋里的宝物,我二人如果真的如此,先前,只管让这两位杀了天道宗的仙子,渔翁得利,何苦要先救人?仙子一盆脏水不断泼给在下二人,我也奇怪,这是为何?”

封石也终于忍耐不下的样子,冷笑一声,也对着张强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想背着脏水离开说不得在场各位哪一位忽然陨落了,也要算到我的头上。”

说着又瞄了水云宗女修一眼。

左毅心中叫苦,他也真可以带着朱倩和孙胜离开,燕诗君愿意跟着,他自然也带着,但是,他又怎么能将张强李响二人留下?可不离开,以这两人的手段,只要先偷袭杀掉两人,未见不能将他们全歼。

而水云宗和剑宗二人,也是敌非友,心下犹豫矛盾,迟疑不决,低头再看一眼玉牌,见到上边再出现红点,心中才稍稍安定,一抬头,正看到络腮胡子眼中凶光一闪。

心内刹那明白了什么,就听到封石轻笑一声,眼看络腮胡子手一抬。

左毅的心猛地一跳,手里劲道一重,手掌中玉牌忽然化为一道亮光直冲上天。

“啪!”令牌在空账绽放出刺眼光芒,所有人俱是一愣,左毅的手中已经再多出一张符来。

这才看到,那络腮胡子只是将手里的飞剑收起来,看着左毅的眼眸里露出嘲讽的意思。

可张强却注意到封石的手在刚刚贴近腰部,却在左毅捏碎玉牌的刹那离开,改为抬手摸着下颚,若有所思的样子。

张强是相信左毅的先前左毅已经描绘了二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