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8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叫道:“不好,咱宗门有人遇险!”

这玉牌当日送到他们手上的时候,简若尘曾明言,若是有人遇险,自知必死无疑,定要毁掉玉牌,一是示险,周围有同门可尽快相救,二就是避免玉符落入他人手里,给同门其他弟子带来灾祸。

两人对视一眼,孙胜神情还有些迟疑,左毅已经道:“二位师兄,前边是我宗门弟子,还请相助。”

御兽宗弟子临行之前都得到了宗门嘱咐,尽量与天道宗弟子jiāo好,闻言立刻挥挥手,竟然先一步就向示险方向跑去。

左毅和孙胜随即追去,朱倩咬咬嘴唇,终究不敢独自留下,也跟了上去。

而在树林之内追击的二人,也看到树林间漏出来的光芒,跟着听到zhà响,二人脚步陡然加快,直接向示警处扑去。

数十里开外,天道宗女弟子燕诗君正cāo纵着一柄红色飞剑,同时抵御一条绫罗状的法器,和一柄重剑,她的对手赫然是两个不同宗门的修士,指挥绫罗状法器的是水云宗的女弟子,手握重剑的竟然是剑宗子弟。

这水云宗女修和剑宗男修分明是极为熟悉的,二人配合着,将燕诗君逼得步步后退,香汗淋漓,红色飞剑左支右绌,好在剑宗修士重剑无法离手,才靠着身形灵巧勉强躲避,但任谁都知道,她支撑不了多久了。

“两位师兄师姐,大比玉符就给你们了,何苦如此咄咄逼人。”这已经是燕诗君能勉强说出来讨饶的话了,她只盼着能拖上一拖,好能有同门修士赶来相助。

“你死心吧,你要恨就恨你们宗门的简若尘,是她逼死你们的。”水云宗女修恶狠狠地道。

剑宗男修一言不发,只手握重剑,一剑剑向燕诗君斩去,燕诗君既要神识cāo控飞剑抵御绫罗法器,又要施发法术躲避重剑,不住后退,极为狼狈。

“你们天道宗的弟子全都得死,这次大比就是你们天道宗弟子的死亡大比,这里就是你们的坟墓!”水云宗女修恶狠狠地,忽然一抬手,十几枚冰锥shè过去。

燕诗君手忙脚乱地激发出一道土墙,拦住冰锥,可这一分神,重剑忽然就到了近前,剑身泛着幽寒的光芒斩落,她连后退都来不及,只偏着身体给自己套上护体灵盾。

“当!”重剑斩在护体灵盾上,“啪!”护体灵盾抵抗不住重剑的斩落破裂,燕诗君向右一转,面前避开重剑坚韧,一缕长发飞扬,被重剑的剑气斩落,飘散在半空中。

“啊!”燕诗君忽然惨叫一声,双手捂住了头部,翻到在地,而半空中她那支火红飞剑正被绫罗法器拖回到水云宗女修手里,她正在抹去飞剑上燕诗君的神识烙印。

神识烙印强行抹去,就是对神识的伤害,原本,水云宗女修是无法控制住这飞剑的,只因为燕诗君躲避重剑之时,再无法分心二用,神识顾忌不到飞剑,才被水云宗女修断开了神识与飞剑的联系。

燕诗君的脑海里,此时就如被利刃翻卷,意识瞬间被割裂。

剑宗弟子手一抬,重剑再次举起,却在看到在地上翻滚的燕诗君时犹豫了,他和天道宗弟子本无血海深仇,他是想要杀了天道宗的人,但是,真的要斩下去,看着这个手无寸铁丧失了全部抵抗能力的女修,他忽然下不去手了。

“杀了她!”耳畔传来一声利喝,剑宗弟子迟疑了下。

“动手啊!杀了她!”尖利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伴随着这个声音,燕诗君翻滚的身体忽然慢慢停下来,她捧着脑袋坐起来,愤怒的目光望着面前的两个修士。

“你们,你们是魔修!”她用尽全部力气喊道。

“魔修?你们天道宗的弟子才是魔修,才该被斩尽杀绝!”水云宗女修忽然抓着燕诗君的红色飞剑向她当头劈来,火红的飞剑带着灼热向燕诗君的身体斩落。

“不!师妹!”剑宗弟子高叫了一声,可飞剑势不可挡,迎头落下。

“当!”一道黑影忽然从远处飞来,嗑落了红色飞剑,力量之大,竟然将红色飞剑斩断,水云宗女修惊叫一声,身上陡然而布上护体灵盾,黑影力道不减,斩落之势将护体灵盾硬生生斩破,黑影去势扔在,竟然是要将水云宗女修斩断成两截。

“当!”就在这危机时刻,剑宗弟子重剑忽然出手,横向一拖,竟然生生拦住了黑影,两相碰撞,重重的一声巨响,差点将人的耳膜震碎。

第204章 孰是孰非

“果然水云宗和剑宗弟子是天合之作啊,连杀人都配合得如此绝妙。”一个yīn柔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落在燕诗君的脑海里,脑海里好像被温和的水沐浴过一般,一阵舒爽,头疼几乎立刻消散。

死亡在忽然降临的那一刻,又突然消失,劫后余生的感觉刹那充斥内心,让她的身体都忍不住激动地颤抖,她颤抖着回头头来,视线里蓦地撞上了一张面孔。

那是一张yīn柔的面孔,带着微笑与冷酷,如此矛盾的神情同时出现,却让燕诗君立刻分辨出来,那微笑是对着她的,冷酷是对着要杀了她的那人。

刹那间,她的眼睛里就再也容不得别人,只有这张混合着笑与狠辣的面容。

“师妹,没有事吧?”剑宗弟子迎上去,站在水云宗女修身前,跟着抬头怒视。

“大比夺了玉符也就可以了,何必要还要杀人?难道水云宗和剑宗扬名郑国,靠得就是杀人夺宝这般邪恶之事吗?”yīn柔男子封石嘲弄道。

“我剑宗与天道宗势不两立,天道宗悬赏我剑宗弟子xìng命,我剑宗杀她天道宗弟子天经地义,二位也是参加大比的修士,该知道yào谷禁地入口前一事,如此说,不觉心中有愧吗?”剑宗弟子沉声道。

“那也是你们剑宗丰师祖挑起的事端,悬赏是天道宗弟子简若尘所发也不假,但简若尘为了不连累师门,已经要脱离师门,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复,也该找那简若尘,就是你们整个剑宗弟子围杀她一个人也是应该,却牵扯到其他无辜弟子,算什么名门正派所为。”封石正色道。

燕诗君闻言,热泪几乎盈眶,诚如封石所言,所有事情的起因全是简若尘,凭什么,她要因为简若尘一句话就要被围杀。

远处忽然有脚步声,几个人全都向声音处望去,远处正飞奔来几人,前边两人赫然是御兽宗服饰,身后三人,竟然又是三种不同服饰。

“左管事!”燕诗君叫道。

“呛”的一声,左毅和朱倩同时祭出了自己的法器,他二人全不顾燕诗君的惊叫,怒目圆睁带着惊惧、恐惧、愤怒望着yīn柔男子和满是络腮胡子的修士。

其他人无不是一愣,孙胜看着左毅,几乎也同时祭出自己法器,摆出全付戒备,而yīn柔男子眉头一挑,不悦道:“天道宗的师兄,就是这么对待自己宗门弟子的救命恩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