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也坐了十几个少年,有男有女,中途又经过了一个城池,他们直接穿城而过,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再多了两个马车和十几个少年。

在马车上晃悠了二十多天,许管事一直都是闭目养神,无聊的时候,简若尘只好将《长春功》功法一遍一遍在脑海里背诵,一字一字地琢磨,有一天,一直远远的距离好像没有变过的天道宗忽然就在了眼前般,而空气也好像格外清新起来,一呼一吸都让人陶醉。

几乎一直没有说话的许管事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难得开了口:“咱们天道宗的山门,只有修士才走得进来出得去,没有灵力,山永远都距离你远远的,进来了,也永远找不到山门在哪里。”

简若尘和洛凡都回头望去,果然,身后哪里还有路,只有茫茫的云雾,而他们之前分明是没有看到任何雾气的。

许管事说了这一句,就又闭目不再言语了,简若尘和洛凡有心再想要问几句,瞧着许管事又是不想言语的样子,只好压下了心中的许多疑问。

许管事是不想与简若尘和洛凡言语。因为这态度实在是不好拿捏。

只要言语了,必然会由客气到熟络,他二人之后要是测出灵根还好说,要是测不出灵根呢?所以,也就在进了天道宗的范围才说了这么一句。

马车再走了一会,转过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大片大片的田地忽然出现在视野里,而天道宗的高山好像忽然再次远去一般。

“这里是外门杂役居住劳作的地方。”许管事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瞄了外边一眼,说了这么一句又闭上眼睛。

简若尘和洛凡互相对视了一眼,简若尘低声道:“多谢许管事指点。”他二人都知道自己身上肯定有灵根的,只是不好表示出来,也不好开口询问,只希望许管事肯多说几句,只是许管事再不肯睁眼说话了。

马车再晃悠了多半天,眼前就多了大片的房屋,房屋一排排建立,有大有小,有的还有院子,马车停在一处大院前,许管事说了声“等着”就下了车,与迎上来的人抱拳寒暄,说了一阵子话,才招呼二人下车,剩下的路就是步行了。

那些少年们和许管事都留下了,换了另外一个年轻人带着洛凡和简若尘,一刻钟之后,就是曲折的山路了,再走了差不多十几里,赶在夜晚来临之前,来到了一个半山腰的大院落之前,直接领到一个大厅之内,大厅内坐着一个中年修士,眉眼间是不加掩饰的厉色,见到几人进来,眉头皱皱,显然是久等了。

也不等介绍,直接排出一个八角阵盘放在桌上,对着简若尘和洛凡道:“把双手放在阵盘上。”

简若尘和洛凡互相看了一眼,洛凡上前,先拱拱手,然后一言不发地将双手放在阵盘,隔了一会,阵盘上忽然升起红色光晕来,光晕越来越高越来越浓,那修士露出吃惊的神情来,叫道:“单一火灵根,精纯!”

洛凡看着阵盘上升起的红晕,震惊得呆了呆,他自然知道单一火灵根是什么样的灵根的,这是万中无一的天灵根,修炼起来不仅仅事半功倍,简直就是开了挂的了,心里却知道,他是要扮演一个懵懂无知的人,不得露出一点异样来。

“恭喜道友了。”那修士吃惊之后态度立刻就变了,客气地请洛凡将手抬开,洛凡的手离开阵盘之后,阵盘上升起的红色光晕立刻就消失了,那修士接着示意简若尘将双手放在阵盘上。

简若尘上前几步,看到阵盘之上刻着繁复的线条,中间尤其密集,便将双手轻轻地放在阵盘的中间,触手处温润如玉,很是光滑,她的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紧张,她会是什么灵根?

两三个呼吸之后,阵盘上终于升起光晕来,却是五色光晕同时升起,一时有些眼晕,心也跟着凉了下,她是五灵根了?

第21章 外门乙庄

五灵根和四灵根也被叫做伪灵根,与单一灵根天灵根相比,甚至可以套用之前看过的网络笑话,那个笑话如此深刻,以至于简若尘看到五色光晕升起,脑海里刹那就记起了那个段子:

老师经常以4G的速度讲课,学神以WiFi的速度听着,学霸以3G的速度记着,学酥以2G的速度干瞅着,学渣当场掉线!

洛凡的单一灵根注定他会成为学神,修炼的速度仿佛直连了wifi,而她这个五灵根,就是学渣,难怪在林安城那几日她每晚都在修炼,体内却一直只有气感,丹田没有半分变化。

“五系灵根,均衡。”那修士的声音冷淡得多了,报出简若尘的灵根之后,简若尘正抬起头来,见到的是那修士望着洛凡眼神的狂热,就仿佛望着的是一块璞玉、一件珍宝。

简若尘的视线随着修士的眼神一同看过去,洛凡也正望过来,眼神有瞬间的躲闪,简若尘立刻就明白了,洛凡一定是早知道了他自己灵根的奇异之处,他的记忆里留下的,应该是一套完整的修炼体系,哪怕他也是才确定他是单一灵根天灵根,也必然在那几日的修炼过程中体会到了修炼的快捷。

简若尘面无表情的将双手离开阵盘,也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视线,不可否认,她心中有一刻对天之骄子的嫉妒,但也只是短暂的一刻就平复了,她不会对既成的事实懊恼,对她而言,怎么做永远重要于无用的沮丧。

那修士收起了法器,然后急匆匆走出大厅,不多时回来,也顾不上洛凡与简若尘的相顾无言,道:“洛凡是吧,请跟我来。”将简若尘撂在大厅里拽着洛凡就离开了。

无须解释,简若尘和洛凡心里全都明了,这一分别,他二人再见面的时候,实力就将是天差地别。

简若尘被撂在大厅里好一阵,才有一个总管模样的修士进来,瞧着简若尘冷淡道:“我是外门乙庄的总管冯阳,以后你就是乙庄的人了,你识字吗?”

简若尘点头道:“识得。”

“那就好。”冯阳转身就走,简若尘瞧着他背影一会,才迈步跟上。

出了大厅,又离开院落向后走去,不多时就走进一个山坳,山坳内一排排房间整整齐齐,冯阳先领着简若尘进了一间大屋,这屋内只有一个老者坐在桌旁看书,冯阳见到老者,脸上已经堆出笑来:“杨师兄,这位是新来的外门修士,领取外门入门物品。”

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色木牌,上边刻画着“简若尘”三字,放在老者桌前。

老者放下手里的书卷,拿起黑色木牌站起来走到里间,不多时出来,手里是一叠衣服两卷书册,上面是刚刚那枚黑色木牌,才看着简若尘道:“身份令牌收好了,所有需要了解的都在册子里了,如果有需要解答的可以再过来,你有一次半个时辰免费提问的机会,之后的问题都需要贡献点。”

不等简若尘回答,就再坐下来拿起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