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7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也是没有把握的。

简若尘叹息一声,向四周看看,周边地形并不复杂,不像有人隐藏在其中,便弹出三个火球,看着三人的尸身烧成灰烬。

死亡再一次近距离接触他们,还是如此恐惧,陈正忍了再忍,终于忍不住道:“抢了玉符也就是了,为什么非要杀人。”

自己说了也觉得可笑,不由长叹一声,转头看着简若尘,神色复杂。

“抢了玉符,势必要动手,动手就是结仇了,谁也无法保证不失手伤人,而一旦动手,就要消耗灵力,谁又能保证下一个遇到的,不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呢。”

简若尘停了下,还是说道:“比如说那两个水云宗的弟子,她们就是尽了全力,只是运气不好,遇到了我,其实如果我不来,来得是你们二位,二位道友以为,接下来会如何?”

不待二人回答,就继续道:“难道你们会不出手?就算是心善,不曾下杀手,但是之后呢?有没有想过她们再与你们相遇的时候?如果她们找到了同宗弟子,以多对少呢?

如果她们也没有下杀手,只是夺了你们的玉符和储物袋,而之后,你们再遇到其他修士呢?或者,你们之后也找来了帮手,是不是也会只找回自己的储物袋和玉符?”

第199章 不算太蠢

王立遗憾地看着简若尘五人离开。

多么好的机会,可惜,简若尘身边竟然多出来四个修士,他盘算再三,没有敢出手。

简若尘身边竟然跟着剑宗弟子,瞧着相处还很融洽,王立看不明白了。

眼看着十万灵石飞掉了,王立的心情怎么也不好过,在心里叹口气,终究是舍不得这个移动的灵石,瞧着方向,远远地坠在后边。

王立秀气的外表和他做的事情,看起来没有一点关系,任谁也想不到这样清秀的人物会有如此可怕的手段,更想不到的是,他天生就喜欢这么残暴的手段,看到鲜血飙扬,看到惊恐表情,刺耳的尖叫,每一样都足以让他兴奋起来。

只是这一切他都小心地因此起来,对外,他就是一个带着点羞怯的修士,王家很是讨喜的公子。

天知道他是多么喜欢这次的大比,能有这么个机会理直气壮地杀人,想起刚刚出手的时候,那几声惨叫,真是回味无穷。

跟了一会,王立站了下来,以一对五,终究是没有把握,而据说那个简若尘还有护体玉符,偷袭也无法得手的。

真想看看这个敢和结丹修士对抗的女修惊恐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真想听听她的尖叫。

王立的脸上露出温和的最无害的笑容,换了一个方向走去。

简若尘几人还不知道他们与真凶擦肩而过,路上,他们遇到了几株灵草,真是谁看到的归谁,简若尘袖手旁观,不为所动。

简若尘一直将玉牌拿在手里,在又走了半个时辰之后,玉牌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红点,在玉牌上一出现,就消逝了。

如此快的速度,分明是正在被追杀,简若尘只来得及打个招呼,就顺着红点消逝的方向追去。

郑耀辉落荒而逃。

他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一边跑着一边从储物袋里摸出玉牌出来,看着上边空空的,忍不住咒骂了一声,可忽然,他一下子就站住了,站得过猛,趔趄了下。

“你倒是跑……啊!”后边的一声,明显是惊呼,郑耀辉的心跟着抖了下。

前边站立着一个身穿黑色不明身份长袍的修士,黑色长袍也就罢了,可这个人的面上却还带着一个黑色的面具,面具上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外边,鼻子嘴巴都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就连头部也蒙上了黑色头巾,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套在一个黑色的套子里。

“你,什么人?”追在郑耀辉身后的是御兽宗的修士,此刻也气喘吁吁的,本来与郑耀辉是对头,但在遇到这个奇怪的修士的刹那,二人之间似乎就和解了。

那个人看了他们一眼,黑色套子里黑色的眼眸好像死寂般,可忽然,一把飞剑就凌空飞过来,郑耀辉手一挥,飞剑迎了上去,同时叫道:“你也出手啊,我他|妈地拦不住!”

郑耀辉是拦不住,他已经和这御兽宗的修士打了好一会了,不敌才跑的,眼下灵力几乎要耗尽了。

“你被他宰了才好呢,正省了我事。”御兽宗的修士说是说,也祭出飞剑拦了过去。

飞剑在半空中相撞,“嗡”的一声,郑耀辉和御兽宗的修士脑海里跟着一声巨响,飞剑刹那间失去控制,就看到一片闪亮向他们飞来,当下魂飞魄散,护体灵盾浮现在表面,却来不及再cāo纵飞剑了。

眼看着飞剑就到了眼前,雪亮的剑刃好像已经切割在身体上,冰冷冷的寒意也渗透到肌肤上,郑耀辉脑海里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摸出了一张符,向前一送,人也向后退去。

人在最危险时刻,许多反应就是本能,郑耀辉面临的,恰恰是他之前不久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没有多想,就直接激发了符。

“轰!”一团火焰忽然就在飞剑上燃烧起来,伴随着咒骂声,郑耀辉心中一喜,知道一击得手,就见那把飞剑和他曾经的飞剑一样燃烧起来,可还没有等他再开心,飞剑上忽然华光大盛,火焰刹那熄灭。

郑耀辉转身就跑,连自己的飞剑都来不及拾取,身后传来飞剑破空的声音,他心如死灰,逃跑的速度怎么能快过飞剑的速度,回手,将储物袋里的符一股脑地全扔了出来。

“趴下!”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大喝,郑耀辉只觉得声音分外熟悉,身体已经先一步向前一扑,一个黑黝黝的东西倏地贴着头皮飞过去,“当”的一声,他的心跟着一震,忽然又一松,得救了?

一个翻身,却见黑黝黝的东西一收,而那柄飞剑也倒退回去。

他摇晃站起来,先看到的是御兽宗那弟子吃惊的面孔,然后才是简若尘熟悉的面庞,他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还好,活学活用,不算太蠢。”简若尘这句话,让郑耀辉感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他无比庆幸先前对简若尘的挑衅,也无比幸运能遇到简若尘。

“你们遇到的是什么人?”简若尘打量了下御兽宗的弟子问道,恍惚间,她只看到了一道黑影。

那御兽宗的弟子也心有余悸,定定神,对简若尘拱手道:“在下御兽宗江涛,刚刚那人全身黑袍,脸上也带着黑色面具,只露出眼睛,委实不知是何人。”

“简师姐……”郑耀辉忽然惊叫一声,却是陈家兄弟和剑宗二人赶来,郑耀辉不辩敌我,失声叫道。

“都是自己人。”简若尘摆摆手,然后对江涛拱手道:“简若尘。”

接着才侧目郑耀辉,“你刚刚跑什么?不知道看着玉牌?害我追了半天。”

“我……”郑耀辉才反应过来,忽然一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