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7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7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不是还要杀你的嘛,动手都动手了,还有啥不可说的?”陈正也道。

李晓的眼神有些暗淡,忽然长叹一声:“陈道友说得是,我都差点命丧水云宗的仙子手里,又有啥不可说的。”

周启明没有言语,只看着远处的高低不平的山脉。

“在我们离开宗门之前,师祖告诉我们说,水云宗的弟子是我们在大比中的同盟,我们两宗联手,一起……”李晓看看简若尘。

一起什么,不言而喻。

简若尘耸耸肩,仿佛全然都知情一般地看着陈家两兄弟,陈家两兄弟呀然地盯着李晓,陈正追问道:“一起啥?不会是一起对付天道宗的弟子吧。”

“是。”李晓心一横道,“师祖明言,剑宗与天道宗已经势不两立,这次和水云宗同盟,务必要全灭天道宗弟子,为剑宗一雪前耻。”

简若尘心中早已经了然,闻之面色不变,陈家二兄弟真是被惊诧了,简若尘在问心幻阵的风光早传遍了郑国大小世家,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楷模,如果不是大比入口外一幕太过惊悚,简若尘是他们必然要结jiāo的人物的。

这样的人物,竟然是剑宗要杀灭的,陈家兄弟二人的心中,油然而生不平之意。

“你们剑宗竟然想要在大比中杀人?还联手水云宗,剑宗尽是徐林之辈。”陈光怒道。

周启明和李晓脸上露出愧疚之意。

从简若尘和丰智鸿争执的时候开始,一切就已经都和预想的不一样了,忽然之间,剑宗弟子就成为了所有大比弟子的猎物,说好的同盟反手就开始追杀他们,连剑宗师祖都放弃了他们,而明明是仇人的简若尘,却成了救命的恩人。

“我知道了,本来你们剑宗和水云宗是联手的,可因为悬赏,水云宗忽然就变卦了,不对了,水云宗不会那么小气吧,就为了一万下品灵石,连盟友都抛弃了?”陈正摇摇头。

第198章 血腥杀戮

周启明和李晓的眼里也有疑惑,但事实就摆在面前,先前水云宗二人确实手下没有容情的。

“也不一定是为了灵石。”简若尘解释道,“剑宗与天道宗的矛盾非一日之功,但因我而成势不两立,剑宗在天下修士面前已经失了颜面,再要和剑宗联手,未免就被拖累了。”

陈家兄弟点点头,剑宗二人面露愧色,不管缘由在于谁,剑宗大失颜面是事实。

“在这等变化面前,若是再与剑宗联手,水云宗也未免要背上和剑宗一样的名声,但与天道宗联手,一来是措手不及,二来,水云宗与天道宗自来不和,水云宗也不甘心主动示好。

所以,剑宗弟子本来也是牺牲品,若是再传出与水云宗联手,水云宗就被动了。其他宗门杀人,可以说是为了灵石,水云宗弟子动手,就不一定了,反正剑宗弟子都要死不是么?”

事实也大约就是如此了,还有就是,简若尘正是这一事件的罪魁祸首,但现在,谁都忘记了这一点。

“天道宗在天下人面前如此,就不怕天下人联手灭之吗?”周启明忽然说道。

简若尘笑笑:“这和天道宗有何关系?周道友没有看到我要脱离宗门吗?”

“你们不是演戏?”陈正惊诧道。

“演戏?”简若尘失笑道:“难道剑宗的丰师祖配合我们演戏?”

“你……”陈正忽然露出惊恐的表情来,“你也是练气修士,怎么敢……怎么敢……”

简若尘笑起来:“有何不敢的,不论我做不做,丰智鸿都要取我xìng命的,拉剑宗下水,怎么说我都是合算的。”

陈正摇摇头,忍不住道:“你真可怕,还好,我们没有得罪你。”

简若尘被逗笑了,“可怕的不是我,是人心。不瞒几位,赎金的事情,我私心里是有为自己赚得灵石的想法的,但无论如何,我这般做是没有害人之意的,如果剑宗的丰师祖没有为了与水云宗的合作而打压我,想要在全郑国宗门和世家眼前毁了天道宗的名声,又何至于如此呢?”

简若尘之言算得上肺腑了,毕竟,剑宗与天道宗之间的好恶,于她没有切身关系,她原本也没有想要彻底打压剑宗,但丰智鸿凑上来得太是时候了,若是不加利用,岂不是对不起他的出手。

“你是要见到水云宗弟子一个就杀一个?”陈光问道。

“怎么会?我又不是杀人狂魔?”简若尘失笑道,“之前我不是单身一人没有帮手嘛。”

“现在你有了?”陈光顺着说道,说完,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才发现说错了话。

“呃,我的意思是……”陈光看看剑宗三人,再看看简若尘,不知道该怎么说。

“简仙子,我大哥的意思是,我们只是世家子弟,不敢将家族介入到你们宗门之间的矛盾中。”陈正正色道。

简若尘不由对陈正高看了一眼,笑道:“这个自然。”

简若尘看似轻松,将几人情绪全都握于股掌之中,但心里明白,还没有彻底将人收服,虽然她已经帮着这几人分析了局势,但眼下,还是要让他们尝到些甜头才好。

她和周启明的玉牌上都没有显示,附近也就没有剑宗和天道宗的,几个人没有什么明确目标,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上前。

翻过山头,忽然前边传来一股血腥的味道,几个人互相看看,都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山林内常见的溪水旁,横躺着三具尸体,从服饰上看,是三清宗的修士,三人死状都很惨,一个是脑袋被削掉了一半,白花花的脑浆和鲜血淋漓一地,一个是整个身体被劈成两半,五脏六腑都掉落出来,还有一个直接是腰斩,死者面色狰狞,显然死之前承受了莫大的痛苦。

简若尘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三人显然都是被利刃斩杀的,还是一剑斩杀,说不好杀人的是几个人,但这么凶狠的手法,杀人之后连尸首都不烧掉,显然,是根本不惧怕被人发现的。

三个死者腰间的储物袋都不见了,周围也没有法术落下的痕迹,从环境上看,这三人更像是被偷袭了一击得手之后,腰间的储物袋就被拽着,跟着偷袭者就离开,连烧尸首的时间都不肯耽搁。

看来郑国练气修士中,也不乏藏龙卧虎之辈。

简若尘细细检视了一遍尸首,才抬头,意外地看到苍白的面孔和惊惧的眼神,正随着她的抬头落在眼里。

不会吧,堂堂修士,会害怕死尸?

简若尘在心里将所有进入到大比的世家子弟盘算了下,资料里没有使用重剑的,宗门子弟的信息就不是那么确切了。

“周道友,李道友,这手法可熟悉?”简若尘其实就是在问,这手法可像是剑宗某位弟子的不?

周启明摇摇头,好像心有余悸般,“不,剑宗外门弟子,还做不到……”他迟疑了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