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7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7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却好像被说中了心思一般,沉默不语。

“就算那些人相信了,可心有不甘啊,本来有一万灵石的赏金,忽然就没有了,那好,干脆就抢这个人头好了,得十万赏金。”简若尘摇头晃脑道,好像很不以为然。

陈正和陈光不觉都点点头,“是啊,放着灵石不抢,说不过去的。”

“就是,十万灵石的赏金啊,谁愿意轻易放手啊,打得过还好说,打不过,不甘心吧,关键不仅是不甘心,之后还麻烦不断,谁会相信简若尘这么容易就陨落呢。”简若尘耸耸肩,好像是在说别人的麻烦。

“简道友,你真……特别。”陈正想了会,才找到形容简若尘的词,“本来没有道理的,都让你说得全是你占理了。”

简若尘微微笑着,毫不谦虚地认可了。

就是这个道理,承认不承认都是如此,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本能就要寻找求生之路,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也会抓住。

剑宗弟子在进入到大比禁地的一刻,就等于是判了死刑,忽然出现了死缓,怎么也要拼死挣扎下,而之后要发现死刑取消了,自然是欣喜若狂,再之后,恐怕考虑的就是离开大比会面临什么了吧。

除了危险,人本能地也有好奇之心,陈家不会不叮嘱这两兄弟离简若尘远些,但也不会不叮嘱,一旦遇到了,千万不要激怒她。

不管简若尘在宗门得到的是什么名声,问心幻阵一行,在世家眼里,她都是受到皇室青睐的,能有皇室做靠山的,敢在大比外的朱雀堂上发布赎金令和悬赏令的,怎么会是寻常修士?

没有世家肯轻易得罪这样的宗门弟子的,尤其是赎金令,若说宗门可以不在意自家练气弟子的xìng命,世家绝对不会。

也许这个时候,大比之外已经有人想到了,但是晚了,这些练气弟子全都被封闭在一起,比较简若尘,这些弟子的阅历不值得一提。

简若尘从来没有觉得人心的得到如此轻易。

“你为什么要杀了水云宗的弟子,也……不挺好的?”陈正看了剑宗二人一眼,没有说全。

“先前你们与我敌我不分是一个原因,还有另外因由,不过要是我说,你们肯定是不相信的,这么的,等到遇到水云宗的弟子,你们自己问好了。”简若尘诚恳地道。

他们已经爬上了一个稍微高的山坡,确定了自己的位置,他们还没有进入yào王谷的yào田,距离其内应该是有两到三天的路程,这一段的路程,按理说也是很安全的,妖兽大多聚集在yào田所在,但他们的敌人不仅是妖兽,还有一同进入到这里的修士。

第197章 有啥不可说

从得到的资料中,简若尘对陈家两兄弟了解的不多,但jiāo谈几句,已经将二人xìng格把握得差不多了。

郑国练气修士的水准,大约就与上个世界的大学生一样,都沉迷于学习中,大多不谙世事,哪怕是接触到家族事业的,也只是稍稍涉及,毕竟在他们这个阶段,只要有能力筑基的,还要专注在修炼上。

这样的修士,说好听点,就是单纯,是最容易受到引导的。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简若尘这话既是对陈家兄弟说的,也是对周启明和李晓说的。

这话,让人听着,颇有些不是滋味。

被简若尘信任,满足了他们小小的一点虚荣,可是,他们就真的没有对简若尘构成一点威胁?

“周道友,周围可还有剑宗弟子?”简若尘问道。

周启明摇摇头,“我这玉牌只能感应到十里之内。”

简若尘想想,对陈家两兄弟道:“二位道友,你们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如果没有什么迫切的事情,咱们一起赚灵石去?”

陈光本来要摇头的,闻言想想才道:“怎么赚灵石?是……”他觉得跟不上简若尘的思维了。

“是要救人?”陈正chā言道。

“对啊,救一个人,就是一万下品灵石呢。”陈光道。

简若尘也道:“是啊,他们剑宗弟子不算的,救了他们,剑宗也不见得会付我灵石的,但是要救了其他宗门弟子,尤其是世家弟子,说不定就能得到赎金呢。”

说着审视了陈家二人几眼,打趣道:“要不我们商量下,离开这里,我就向你们陈家索要赎金,要到赎金我们对半分,如何?”

陈正笑起来,不以为然道:“要我们打劫自己的本家吗?”

陈光却狐疑道:“简道友不是真的这么打算吧。”

简若尘被兄弟二人不同的反应逗笑了,“玩笑玩笑,别当真啊,这么的啊,我们先君子后小人,救人的时候,只要我出手了,我就要赎金的八成,不出手,我也要五成,储物袋里的东西,我不出手,全归你们,出手,我留一半。”

“为什么!”陈光叫道,“不是说好的一半吗?”

“那是收获,是玉符什么的,赎金朱雀堂也要抽成的,还有,最后得罪人的不全是我嘛,就是宗门世家给我赎金了,还能说我好?名声都不要了,还不要灵石?”简若尘理直气壮道。

“他们呢?”陈正指着剑宗二人道,周启明和李晓也正看过来。

“也是一样的啊,他们又不是我俘虏。”简若尘理所应当地道。

“你不是要了他们的身份玉符?”陈光问道。

“当然了,不然别人抢去了,我还要倒霉地付一万灵石,没有身份玉符,我就不承认他们是剑宗的,穿着剑宗的服饰也没有用。”简若尘得意洋洋。

陈正和陈光听呆了,剑宗二人也听呆了,失去了身份玉符,他们已经将自己置身于俘虏的地位了,就是因为简若尘先前那番话,才顾虑重重,没有动手也没有逃跑,简若尘这么说来,他们自己也糊涂了。

他们现在算是什么?和本来应该是仇人的人做同伴了?还是下属?

可,他们怎么能成为简若尘的同伴或者属下呢,他们本该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

“简仙子,你到底是想要杀了剑宗的弟子,还是要救剑宗弟子?”陈正忽然小心翼翼地问道。

简若尘闻言收起脸上的笑意,叹了一口气道:“周道友,李道友,陈道友问到这了,咱们现在,也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实话实说,在我发布悬赏令之前,你们剑宗的师祖,有没有和你们说些什么,关于水云宗和天道宗的。”

简若尘的面色坦然,周启明和李晓的眼神就似乎有些躲闪了。

“两位道友,简道友于二位,也有救命的jiāo情,刚刚那二位水云宗弟子,还想要索取了李道友的xìng命,剑宗事务,本不是我二人可冒然听取的,但要是涉及了身家xìng命,还望两位多多思量。”陈光拱手道。

“要是对天道宗弟子如何不好说,与水云宗的可说吧,再说了,水云宗那两位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