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7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7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认识了你们的宗门,是剑宗先背叛了你们。”简若尘坚决道。

摧毁一个人的意志,从来没有这般容易过,大概是因为这个人的意志早就被剑宗先一步摧毁了,这个世界的修士对自己的宗门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忠诚,而被宗门舍弃了,自然毫不犹豫地转身就放弃了宗门。

接下来,简若尘和周启明的相处不是那么尴尬了,周启明似乎是相信了简若尘,也拿出了一面玉牌,玉牌上不出意外出现了几个红点。

“你不担心你宗门的弟子?”周启明终于问道。

“一个弟子可是一万下品灵石呢。”简若尘回答道。

“天道宗竟然肯为自己的弟子付出那么多灵石。”周启明喃喃地,似乎不愿意相信。

“和宗门无关,这些灵石是我付的,”简若尘纠正道:“包括之后,其他宗门也好,世家也好,他们付出的赎金是jiāo到朱雀堂的,朱雀堂最后是jiāo到我手里的。”

周启明诧异起来,“你,不是天道宗的的意思?”

简若尘呵呵笑起来,“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为什么是天道宗?”

两个人忽然站下来,他们面前,是一个身着剑宗服饰的人,而他的面前,竟然是两个水云宗的女修,剑宗弟子大汗淋漓,长剑吃撑着摇摇yù坠的身体,他的面前,水云宗的两个女修脸色也很难看。

“罗师弟。”周启明跑过来,站在了那个罗师弟身前。

水云宗的两个女修奇怪地看着简若尘,又看看周启明,“简道友,你不是在悬赏剑宗弟子的xìng命?”

听了这话,那位罗师弟愤怒的目光望向了简若尘。

简若尘点点头道:“是啊,所以,这个人的xìng命,现在归我了。”

“你!”水云宗的女修显然很是气愤,可还是能看明白眼前的形势,“那,就不打扰了。”

“等等,”简若尘喊住要离开的两个人,“急什么,我说过要你们离开了吗?”

“简道友这是何意?”其中一个微微丰满的女修问道。

简若尘笑道:“两位仙子该记得这里是大比吧,我们的积分,是靠各位的大比玉符获得的。”

那两个女修神色都有些恼怒,不敢地咬着嘴唇,另一个稍微苗条的女修不甘道:“这个剑宗的弟子已经归你了。”

“其实两位仙子是想要骂我卑鄙的,虽然嘴里没有骂出来,但是你们的眼神已经这样告诉我了,既然我在二位仙子的心里已经是卑鄙的了,不做出点卑鄙的事情,怎么能随了你们的意呢。”简若尘嘴角露出嘲讽的微笑。

“大比玉符给你。”那个丰满的女修拽拽另一个女修的胳膊,伸手在储物袋上一抹,简若尘的声音已经传来,“二位,如果你们向我扔个符,我敢保证,你们不会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简若尘的语气不由就带着森严,眼神也锐利起来,她好像没有在意另外两个剑宗修士,所有的注意力全在水云宗的女修身上。

那个丰满女修的手落在储物袋上,微微颤抖,既没有离开,也没有放下。

“把储物袋扔给我,我答应不杀你们。”简若尘缓缓说道,她的手也慢慢地扶在储物袋上。

两个女修不甘地看着简若尘,然后看着另外两个剑宗修士,她们明显就是在盘算着全身而退的可能,忽然,她们脸色一喜,向右侧看过去,可就这瞬间,两把冷森森地飞刀,蓦地从简若尘的储物袋飞出。

只有二十几米的距离,还是趁两个女修一分神之间,两把飞刀悄无声息地激shè过去,等到她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接近了身体。

两个护体灵盾迅速浮现在身体上,但两把飞刀仿佛没有受到半分阻隔一般,轻易就穿过了护体灵盾,一声轻响,两个护体灵盾同时碎掉,飞刀直接没入了两个bào满的胸膛之内。

周启明呆住了,他呆呆地看着那两个水云宗的女修不敢相信的眼睛,看着她们的身体瞬间失去了活力向后栽倒下去,看着简若尘漫不经心地走过去,手在那两个尸身上一拂,收回了两把飞刀,顺势又摘下了两个储物袋。

“果然是简仙子,出手果断,心狠手辣。”走来的修士穿得是世家服饰,简若尘只瞄了一眼,就认出来了。

第195章 相识是缘分

“原来是陈家的两位公子,久仰久仰。”简若尘直起腰,顺手扔了两枚火球,脚下的身体急速燃烧起来。

没有人再吱声,四双眼睛都落在简若尘脚下的两个燃烧的身体上,看着那两个千娇百媚美人顷刻间就化为了灰烬,凶手却面不改色。

可他们心内更震惊的是简若尘的出手,一击毙命。

他们不是没有见过这等手段,但出自一个练气修士之手,且cāo纵两把飞刀,杀人之后,还是漫不经心理所应当的,就这份心智,四人自愧不如。

周启明和被救下的剑宗修士两人心知简若尘出手狠辣是为了什么,不是单纯地为了救他们一命,而是因为再来的修士敌我不明。

周启明心中一凛,再看向简若尘的神情不由带上丝敬畏。

“简道友不觉得自己太残忍了?”陈光的视线挪回到简若尘的脸上道。

他嘴里说得冠冕堂皇,心内是懊悔不已,早知道要遇到简若尘,说什么也不能过来的,看着简若尘在他们到来的前一刻出手杀人,这份手法,他自忖若是对他,也很难避开。

“留着她们,等着她们杀了我,才是对我自己残忍吧。”简若尘笑着,漫不经心地将两个水云宗的储物袋随意系在腰间,才正视着二人,微微一笑:“这位是陈光大公子吧,这位是……陈正公子。”

陈光的眼角缩了下,诧异道:“简道友认得我们?”心内思量,怎么也不觉陈家名气大到可以让简若尘也认得自己。

陈家不过是郑国若干世家中的一位,只因为在刻画阵盘上稍有名气,勉强跻身中小世家内,这次大比,也只有陈光和陈正兄弟二人参加,本意就是结jiāo各世家子弟,也认识几个宗门弟子,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次的大比将会是风起云涌。

简若尘点点头,心里已经将陈光和陈正与资料对上号,知道这二人世家对刻画阵盘颇有造诣,心中已经开始盘算开了,口中温言道:“这次进入大比的修士,不敢说全都称得上名讳,至少世家子弟还是能认出来的。”

陈光惊讶极了,脱口而出:“为什么?”

他是世家子弟,要与各宗门弟子和其他世家子弟jiāo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简若尘一个宗门练气修士,还是外门弟子,根本就没有摸到宗门的任何事物,没有道理宗门会利用他们jiāo好任何世家弟子吧。

就这些大宗门,只要一句话,他们这些中小世家还不得自己就赶紧凑上去,宗门拔下一根汗毛,都要比他们世家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