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7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该针对剑宗了,柳总管该夸我机智的,怎么能说我过分。”简若尘不以为然道。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你忘了你的身份,三皇子说得没有错,捏死你和捏死蝼蚁一般容易。”柳随清怒道。

简若尘轻笑了声:“怎么可能呢?连丰前辈都要靠悬赏。”

“你……”柳随清气得说不出话来。

“柳总管何必生气呢,宗门不然也在风口浪尖上,现在,有剑宗分担这些了,柳总管不是该开心么。”简若尘劝慰道。

“你早就打好了主意?”柳随清长叹一声。

“算是吧。”简若尘淡淡道。

“就算宗门保你,结丹修士想要取你xìng命,你也躲不过去。”柳总管深吸一口气,提醒道。

“是有点麻烦。”简若尘点点头。

柳随清等着简若尘继续说下去,谁知道简若尘说了这一句之后,就不再言语了,柳随清等了一会,忽然伸手撤下了禁制。

“你,好自为之吧。”

山坡上,各宗门子弟和世家子弟全都站到了自己的禁制中,有的禁制将所有人的身形都掩盖了,有的禁制只能屏蔽声音,柳随清向自家弟子所在之处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喊道:“跟上。”

简若尘对叶水泉笑笑,跟上了柳随清。

同样布上禁制之后,柳随清的神色一凛道:“刚刚发生的一切你们都看到了,这次大比,如果遇到剑宗的弟子,一定要先下手为强,切忌不要手下留情。

进去之后,第一要务是找到同伴聚集,尽量不要和其他宗门和世家子弟jiāo集,一切,都听从简若尘的。”

“全都听简师姐的吗?如果她要我们杀谁也听吗?”人群中有人问到。

“如果你认为不依靠简小姐能在大比中活下去。”柳随清回答道。

视线全落在简若尘的脸上,而简若尘的视线却望着禁制外的剑宗那边,丰智鸿已经撤下禁制,好像在与谁传音,只是从他越来越yīn沉的脸上看,传音并不顺利。

忽然,大地微微摇晃了下,yào谷禁地正式开启了,各宗门、世家的禁制一个个撤下,大家全望着剑宗弟子,那目光,分明就是看着死人。

丰智鸿慢慢转身,看着天道宗这边,然后看着柳随清,他忽然对柳随清笑了下,柳随清上前一步,挡在了简若尘的身前。

剑宗弟子率先走进禁制入口,身影竟然有些悲壮,所有人都目送他们走进禁制,走进死亡之谷,简若尘的视线也望过去。

“简若尘,你最好能祈祷你死在大比之内,如果你活着出来,你一定后悔你会活在这个世界里。”丰智鸿的威胁直接作用到简若尘的脑海里。

简若尘就好像没有听到般,也向禁制入口走去。

入口看着平平常常,走进刹那,眼前忽然全是黑暗,跟着头晕目眩,等到她清醒之后,才发现正站在树林之内,正前方,一条血红的小蛇正盯着她,火红的蛇信子一吞一吐的。

血鳞蛇,火系一阶妖物,身上鳞甲可以炼制火属xìng护甲,蛇胆和蛇血都可以增加火系灵力,算是一个价值不菲的妖物。

手在腰间轻轻触碰,心念一动,火系飞刀倏地就钻出了储物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向血鳞蛇,同一时刻,血鳞蛇向上一扑,就避开了火系飞刀,向简若尘激shè而来。

第二把水系飞刀悄然迎了上去,就好像已经计算好了路线般,水系飞刀的刀刃穿过了血鳞蛇的口,将它钉在了身后的树木上。

简若尘上前将飞刀拔下来收起,那玉瓶收集了血鳞蛇的鲜血,然后将蛇整个收到了储物袋里,才注意看看周围。

树林内没有路,好在树木不是很密,简若尘大致看看方向,选了一处树木看着稀疏处走去。

忽然,眼角处看到有树枝微微晃动,简若尘凝目看去,手就再扶在腰间储物袋上,正看到在十几米外,一个身着剑宗服饰的剑宗弟子,树木遮住他一半面庞,看得不甚清晰。

他想必也是被送入到这片树林内,也正要走出来,突兀的,就与简若尘遇到了。

那弟子面色一变,手中忽然就出现了一把利刃,利刃的尖端正对着简若尘。

简若尘却不惊慌,视线从那修士面容移到利刃上,再回到修士的脸上。

“我有护体玉符,防备练气修士的,筑基修士的,你的飞剑伤不了我。”简若尘先开口道。

那修士冷冷地看着简若尘,双手握着利刃,一动不动。

简若尘想想道:“这里树木太密了,动手也不方便,我们出去如何?”

那修士终于开口了:“你想要逃吗?”

简若尘诧异了下,“你伤不了我,我干嘛要逃?”说着就继续向前走去。

身后修士停了一会,也跟着出来。

树林不大,不多时两个人已经一先一后走了出来,面前是一个小缓坡,坡下是一个水塘,草木茂密,周围并不见其他人。

简若尘转过身,看着遇到的第一个剑宗弟子,他也看着简若尘,双手还紧紧地握着利刃。

面貌是青年的,但世界年龄就不好说了。

简若尘忽然很讨厌这个世界修士的外貌,你永远也不可能从外貌判断一个人的年龄,哪怕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少年,实际年龄也有可能几百岁了,只能从修为上大致判断。

练气后期,只要不是双灵根的,至少都要修炼十年以上了,青年的外貌,姑且就算作青年吧。

“你怎么不动手?”那青年修士忽然问道。

“你我无冤无仇的,我不想杀你。”简若尘道。

“不想杀我?”那修士好像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似的,“你定下了悬赏令,悬赏剑宗弟子,反而说你不想杀我?”

第193章 很讲道理

“不想杀我?”那修士好像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似的,“你定下了悬赏令,悬赏剑宗弟子,反而说你不想杀我?”

“我本意不想杀人,但这个大比,就是我不定下悬赏,杀人也是常态吧。”简若尘道。

“那你还不动手?难道等着我自己把玉符给你?”那修士冷哼一声,手不觉更紧地握住了长剑。

“咱们商量下,”简若尘看了眼他的手,心平气和道,“你看,我刚刚说了,我有护体玉符,你的法器打不破,就算打破了,我还有。”

那修士眉毛动了下,简若尘接着道:“你想要杀我或者伤我是肯定做不到了,我呢,你看看,我还有一叠符,总可以让你手忙脚乱顾此失彼的。”

简若尘说着,手里就多出一沓符来,那修士看过来,眼神就有些变化了。

“不瞒道友,我是个制符师,这些符都是我自己画的,储物袋里还有,不怕消耗。”简若尘继续安然地道。

那修士不仅眼神变了,面色也变了。

“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