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6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6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他想,简若尘这是在为天道宗拉盟友?

“我没有保证啊,救不了人还杀不了?喏,玉牌上写得明明白白的,是赎金,不jiāo赎金,命就是我的。”简若尘下巴向玉牌上点点道。

柳随清的火气一点点上来,他是看到赎金二字了,可没有想到,简若尘竟然是在大皇子那里没有得到明确答复,就跑到这里来公开了。

简若尘话音一落,周围简直就要zhà开,一个世家子弟叫道:“你这是在公然勒索?你要在大比中杀人?”

简若尘侧头瞧着那世家子弟笑道:“这位道友,难道我客客气气地索取你的身份玉符,你会给我吗?难道我还会等着你反抗,等着你有机会杀了我?”

那修士怔了下道:“我为啥要杀你?”

简若尘奇怪道:“你不杀人,怎么得到别人的玉符?难道投降?”

第190章 脱离宗门

一  简若尘一句话,让所有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你……”那个世家子弟瑟缩了下,眼神里不由就带出恐惧来,他忽然看向玉牌,玉牌上赎金二字如此醒目,他再扭头看着简若尘,就好像看着个杀人凶手一般。

“你,你是赌局排名榜上第一,你……”

“道友是要说我会杀很多人吗?”简若尘笑起来,“我就是不想杀很多人,才会弄这个赎金出来的嘛。”

“你……”那修士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哼!简若尘,你好大的胆子,这里是郑国练气修士大比,不是你简若尘的屠杀场。”这句话用上的神识震慑,落在简若尘的脑海里一阵嗡鸣,简若尘身子一晃,面色就是一白。

柳随清勃然大怒,简若尘再不好也是天道宗的弟子,在他面前被人神识攻击,分明是不将天道宗、不将他柳随清放在眼里,他怒哼了一声,简若尘神识内的轰鸣刹那消失,只觉得腹内翻江倒海般。

“丰道友好大的威风,对一个练气修士如此,不怕堕了你结丹修士的名声。”

“柳道友,你天道宗的弟子,也未免太不将其他宗门修士放在眼里了吧。”丰智鸿冷然道。

“丰前辈放心,您剑宗的生意我是肯定不做的。”简若尘缓过一口气来,张口道。

“我剑宗弟子还用得到你救?”丰智鸿怒道。

“丰前辈误会了,就冲您刚刚的那一手,我怎么能救您剑宗弟子的xìng命呢?”简若尘笑着,好像对刚刚丰智鸿对她的出手全不在意般,“本来我只要做一个局的,现在么,我还要加一个。”

说着向叶水泉道:“烦劳叶管家了,我这里再下个悬赏令吧,收购剑宗大比弟子剑宗身份玉符,也不要太高了,不值当,就一千下品灵石一枚好了。”

这话一出口,简直就是惊涛骇浪排过来一般,连嗡鸣议论的声音都不复存在了,丰智鸿被惊诧得一口气差点没有顺过来,就听到叶水泉道:“朱雀堂还要抽成一层。”

“好说。”简若尘风淡云轻,仿佛不是在买人命,所有的人全都惊呆了,连叶真和叶勤也都呆住了。

玉牌上很快出现了醒目的字体,简若尘看看玉牌,在漫山的寂静中道:“一百中品灵石,叶管家,两成利息,借我一用。”

叶管家答应一声,就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百中品灵石来,简若尘当着所有人的面,收在腰间的储物袋里,笑嘻嘻地道:“叶管家,你这么明目张胆地把灵石给我,不怕我在大比中被追杀啊。”

叶水泉笑着道:“这不是正合简小仙子的意嘛,也省得你到处找人那么麻烦了。”

丰智鸿呆了,柳随清呆了,所有人全都呆了。

“丰前辈,您看,我灵石都准备出来了,您觉得,我这些灵石能不能花出去呢?”简若尘笑着,挑衅道。

“你……你……”丰智鸿的手握了起来。

“丰道友,你这是做什么?大比就要开始了,你想要杀了进入大比的修士吗?”柳随清再恨简若尘,也不能让简若尘现在出事。

“丰前辈,我教你一个救了你门下弟子的好方法,你也可以放一个悬赏,您看我简若尘这条命值多少灵石,直接放上去就可以了,我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您只要给得出价,自然会有人上来寻死的。”简若尘轻笑着,带着嘲讽,还有意味深长。

山坡上安静极了,所有的视线全在简若尘和剑宗弟子之间逡巡着,所有人的心事不言而喻。

“简小仙子,你天道宗的弟子赎金,是问天道宗来要吗?”忽然人群中有人叫道。

“那么麻烦做什么?本宗门弟子,在大比内直接jiāo易。”简若尘道。

“你有那么多灵石?”另有人道。

“灵石肯定不足,这么的,如果在大比内jiāo易,肯容我离开大比后支付赎金,另加一成。”简若尘扬声道。

“说句不好听的话,简小仙子要是在大比中陨落呢?”

山坡更静了,谁都等着简若尘的回答。

“怎么可能?自来债主就是大爷,为了我欠下你们的灵石,你们也会保护我不让我陨落的吧。”简若尘道,“就算退一步,朱雀堂的赌局是摆设吗?我简若尘的大比名次可是第一,就算用灵石砸,也能砸出来的吧,还会陨落?”

“你……你卑鄙!”丰智鸿被简若尘的这番话气得直要发抖,简若尘明着是回答那些修士的问话,实际上在这一问一答中,已经将剑宗所有弟子的死刑板上钉钉了。

且也将她一定会安然无恙地离开大比,说得明明白白。

“简若尘,你敢动剑宗弟子一人,你离开大比之时,就将是剑宗所有弟子的仇人!”丰智鸿森然道。

“现在已经是了,不用等那么远了。”简若尘混不在意,“哦,冤有头债有主,丰前辈不会将对我简若尘的仇恨着落在天道宗身上吧。”

丰智鸿眯着眼睛看着简若尘,虽然没有回答,但是其意不言而喻。

简若尘看了眼柳随清,柳随清脸色铁青,简若尘笑起来:“说来,丰前辈,事情本来是您惹起来的,无缘无故的,就对我这个晚辈出手,晚辈实力不足,明知道您无礼,也不敢向您说什么,做什么,只好向您带来的这些平辈弟子出气了,牵涉到天道宗,却是我不愿意的。”

说着转身向柳随清深施一礼,柳随清心中已经觉得不对劲了,却是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得太多太快,完全反应不过来。

“柳总管,简若尘蒙宗门收留,本来该为宗门赴汤蹈火,可今天,竟然因为晚辈,差一点就要给两家宗门带来灾祸,晚辈不敢请求宗门原谅,也不敢因为晚辈一人,让天道宗和剑宗弟子全陷于生死搏杀之中。

晚辈在大比中,当为宗门竭尽全力,取得名次。大比结束之时,名次出现后,晚辈便脱离宗门,是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