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6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么,外边谁都不知道,而且,太子殿下知道,我是不大可能让人抢了的,不还手也不是我的风格。”

三人都想起皇宫宴会那一幕,简若尘只凭借三言两语,就断送了徐林的xìng命,虽然徐林也咎由自取,但大皇子显然知道的更多,表情有瞬间的微妙。

“晚辈想要求太子殿下一个恩典。”简若尘停了一下道,看着叶真。

叶真微微点头,“你说。”

“就是,可否能宽恕参加大比修士的行为。”

这话,再次让几人不解,简若尘不是为自己求的,而是为所有修士求的,三人互相看看,都有些疑惑,跟着仿佛有些了然,但每个人的了然都该是不同的。

“简小仙子是说,要默许大比的时候出现任何不可控的事情发生?”叶勤道。

简若尘点点头,“是。”

“你是在纵容其内的杀戮。”叶勤追问一句。

简若尘的眼眸垂了下,然后抬起来,脸上意外的平静:“算是吧,晚辈既然想要求得太子殿下的恩典,这个恩典就不能只给晚辈一个人。”

“简若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太子殿下如果答应了你,大比将会演变成什么?”柳随清怒道。

柳随清不能不开口了,如果他在不开口,叶真一定会怀疑简若尘的一番话是天道宗主使的,他就知道简若尘一开口就会惹麻烦,却想不到会直接就牵扯到天道宗。

第189章 开个局

一  柳随清的质疑,恼怒,简若尘置若罔闻,她平静地看着大皇子,带着点无所谓,好像不论是大皇子应不应,这件事情都确定了般,而事实上在场的人谁都知道,在简若尘那里,她已经决定了。

叶勤冷哼一声,带着不屑:“简小仙子,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还敢来求这份恩典,捏死你比捏死一个蝼蚁还简单。”

柳随清的面色变了,堂堂一个皇子,是不屑威胁人的,这么说了,就等于简若尘已经是个死人了。

简若尘笑了,笑得很是优雅,“是我僭越了。”

接着转身,向柳随清微微躬身道:“给宗门添了麻烦,抱歉了。”

柳随清怔了下,“你要做什么?”直觉,简若尘不会这般就放弃了。

简若尘站直了身体,向后退了一步,淡然道:“也不做什么,就是做些想要做的事情而已。”

柳随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简若尘还要做什么?她不就是要在大比中保全天道宗的弟子吗?这一点宗门已经答应她了,只要活着离开大比的弟子,全归她了,她还要什么?

简若尘向大皇子和三皇子微微躬身道:“告辞了。”

再向后退了一步,叶真忽然道:“且慢。”

简若尘站住了,注视着叶真。

“大比中陨落个把修士,是正常的。”叶真道。

“是。”简若尘笑了,“谨遵殿下教训。”

叶真的话并没有说完,被简若尘这么一截住,说不下去了。

他们三个人看着简若尘向后退了几步,转身离开,都觉得奇怪,叶真的神色一冷,眼神就落在了柳随清的脸上。

“柳总管,你宗门的修士,胆子大得很啊。”叶勤冷冷地道。

“知道九死一生,自然无所顾虑。”到这时候,也无所谓面子不面子了,简若尘几乎是将话挑得明明白白的,装傻也没有用了。

柳随清心里对简若尘这一手恨得直咬牙,她想要在大比中做什么就去做好了,还要在之前就说出来,嫌自己在大比中死不了吗?

“谁陨落,简小仙子也陨落不了吧。”叶真悠悠道,就凭他送出去的那些法宝,简若尘也没有陨落的道理。

柳随清默然了下,向叶真和叶勤施礼告退。

简若尘没有回到队伍里,她正在朱雀堂的赌局前流连,不出所料,赌局中开出了前十名名次的赌注,第一名简若尘三个字,高高在上。

理由,上面写得简直不能再充分了,护身法器、练气九层的修为、高品质的符。她才上前,旁边就有修士侧目了。

简若尘却是个不怕事大的人,看了上面的赌局,伸指敲敲面前的桌子道:“叶管家,可不可以借你朱雀堂的名头,开个局啊。”

朱雀堂的赌局,自然叶管家在,不过不需要他亲自打理,他也有应酬,以叶非管家的身份,简若尘这么喊了一嗓子,声音不高,也足够所有人侧目了。

叶管家对身前人道一声失陪,就走了过来,脸上不觉就露出笑容来,简若尘不是这么张狂的人,有意做出这么张狂的样子,就又是要弄些事情了。

他是不怕简若尘生事的,只是想不通简若尘还能生出什么事情来,还有几步远,就笑道:“简小仙子要开局,欢迎还来不及,看在和叶少爷同个宗门的份上,朱雀堂就抽一层利好了。”

“好说。”简若尘本来志也不在灵石上,“那就麻烦叶管家帮个忙,我这个局,就叫做赎金。”

“啥?”饶是叶水泉有心理准备,也没有明白简若尘是什么意思,赎金?她这是要勒索谁?

“救一命,命就归我了,宗门也好,世家也好,想要要回弟子的xìng命,就要给我赎金,我也不多要,一个弟子的命,就一万下品灵石好了。”简若尘道。

叶管家诧异了下道:“简小仙子是要在大比中救人?”

“叶管家不相信我能做到?”简若尘微微抬起下巴笑笑。简若尘这个表情简直是太自信了,而眼神在这一刻锋芒毕露,她说话并没有任何掩饰,这几句,不说周围,站得稍远些的人也都听到了。

叶水泉稍微明白简若尘的意思了,他笑着道:“当然相信了,简小仙子稍等。”

他向后退了几步,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面小的玉牌,凝目看了一会,然后将玉牌抵在额头这玉牌便是与玉简有相同的作用了。

身后的大面玉牌忽然闪了下,释放出柔和的光芒,跟着缓缓出现几行字,简若尘抬眼看着,笑起来,叶水泉的措词,果然更为霸道。

这么大的字迹,山坡围观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寂静瞬间之后,是嗡嗡的议论,然后就有叫骂声出现。

柳随清才走过来,也被玉牌上的字震惊了,他几乎要想抓住简若尘的领口咆哮,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简若尘笑盈盈地,见到柳随清过来,还不忘拱手施礼,就好像他们并不是才在几息之前分手一般。

“你……”柳随清压住火气,简若尘根本就没有和他商议,如今,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柳总管,我不过是想要赚点零花的灵石,你看,叶管家都帮我想好了,如果有先就在我这里落了名号,直接雇佣我的,只要八折,定金不过一千下品灵石。”简若尘笑嘻嘻地道。

“你怎么保证你能救得了人?”柳随清压了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