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6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6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退后了几步,跟在身后,左毅伴在简若尘身边。

一刻钟后,他们接近一处山坳,山坳外的山坡上,已经站了好多不同宗门世家的人,而在山坳的进口处,赫然一块醒目的玉牌,最上面是“朱雀堂”三个醒目大字。

牌匾之下,是十几个身着短衫的精炼的练气修士,正手里托着玉牌忙碌着。

朱雀堂三个字,只要是天道宗的修士没有不熟悉的,大家都屏息了下,视线都被吸引了,柳随清不由回头看了下,正看到简若尘视线落在玉牌上,面含微笑。

瞧到柳随清回头,简若尘的视线和柳随清碰撞了下,微微点头,柳随清面无表情地转过去,然后忽然又转回来,向简若尘招招手。

简若尘上前一步,柳随清就微侧着头:“简大小姐,宗门、你,会拔得头筹吗?”

这话,柳随清动用了神识传音,落在简若尘的脑袋里却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简若尘笑了下,“我对我本身,还是信心十足的,不过柳总管身为天道宗的总管,要是都不看好自己的宗门弟子,那……”

柳随清咬咬牙,“这个朱雀堂,有你的份没有?”

“怎么可能?”简若尘轻笑道,“这可是叶少爷的资产。”

柳随清盯着简若尘的眼睛,“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简若尘叹口气道:“当然。”

“你不押上几注?”

“这个,总是叶少爷的资产……不过,这里不限制私人赌局吧,可以通过朱雀堂做个见证。”简若尘若有所思地望着山坡上的众人。

“你想怎么做?”柳随清疑惑道。

“我觉得,水云宗和剑宗已经与宗门结仇了,上一次问心幻阵,我又将两个宗门全都得罪了,这一次,他们肯定想要将我生吃活剥了。”简若尘轻声道。

正说着,左侧人群中踱出两个人来,一个衣裙炫彩,一个背负长剑,正是上一次带队的雪灵儿和丰智鸿,简若尘轻笑出声:“我还想着要找了什么借口呢,他们就自己过来了。”

柳随清不及多说,那二人已经走近了,面色如沐春风般,柳随清迎了上去。

“就想着是不是柳道友带队呢,我和雪道友可是等了好久了。”丰智鸿笑着道。

第188章 这是纵容

一  “丰道友和雪道友也不是如此么。”柳随清也笑着,三人互相见礼之后,都客气了几句。

“简小仙子也来了?”简若尘的出现,好像出乎雪灵儿和丰智鸿的意料,两个人瞧着简若尘,都有些不解。

简若尘上前施礼道:“见过两位前辈。”

丰智鸿和简若尘点点头,然后看着柳随清,嘴唇微动传音,显然是不打算让简若尘听到的。

柳随清眉头逐渐蹙起,也传音了几句,然后是雪灵儿,三个人jiāo流了一会,都停下来,丰智鸿和雪灵儿的眼神都很是费解。

柳随清回头对简若尘道:“大皇子就在前边,你要不要过去?”

简若尘呀然了下,“柳总管,你说我过去?”她这是猜到他们三人先前说的是什么了,毕竟,大皇子可是送了她一套相当暧昧的首饰呢,虽说这些首饰也是法器。

山坳进口处的另一侧,大皇子身着普通长袍,正和几个修士谈笑风生,忽然神情微动,向天道宗这边看过来,却是有侍从传音过来说,天道宗的修士来了。

他的视力极佳,立刻就在天道宗众人中找到了带队的柳随清,也看到了他身边的简若尘,更是一愣,眉头不觉拧了一下。

但也就是瞬间的事情,就继续谈笑起来。

“这次大比还是六弟的意思,父皇很喜欢六弟的主意,若非六弟才筑基,还需要稳固修为,余下的事情也都要六弟cāo办了。”大皇子道。

“六弟就是贪玩,筑基,都用了三年,好容易有了大比这个主意,丢下就弄他的朱雀堂。”三皇子叶勤略微不满地道。

“六弟年纪还小,玩两年就收心了。”叶真向外瞧了瞧,柳随清也正向这边看过来,视线远远地正碰到一起,叶真微笑着,看到柳随清和身边的简若尘说了什么,两个人一起走过来。

“见过太子殿下,见过三殿下。”柳随清拱手施礼,简若尘跟着施礼。

叶真抬抬手,笑着看着简若尘道:“简小仙子近日可好?”

简若尘很是意外叶真的问候,且并不掩饰意外,抬眼凝视着叶真,迟疑了下才道:“还好。”

谁都注意到简若尘的迟疑,连柳随清都看过来,叶真微微蹙眉,看着柳随清,脸色一沉:“柳道友,你们天道宗,不是苛待了简小仙子吧。”

柳随清看着简若尘,不知道简若尘做出这个迟疑的样子为的是什么,简若尘闻言也没有表示,就好像是天道宗真做了什么似的,他没有看大皇子,只是瞧着简若尘道:“简小姐,天道宗苛待了你?”

简若尘忙道:“太子殿下多虑了,宗门对我很好,只是……头一次参加这等大比,心内忐忑。”

别人不了解简若尘,柳随清可是了解的,简若尘这么一说,他就知道简若尘又是有什么主意了,他打定主意只旁观,绝对不多言一句大公子可是对简若尘十分好感的。

叶真是知道大比会发生什么的,看着简若尘的表情,只觉得她好像也知道了什么似的,又瞄一眼柳随清,柳随清只是看着入口,那里还布置着阵法。

就有些不满,说不清是对柳随清还是对简若尘,语气也就淡起来:“简小仙子可是缺少法器?”

他送给简若尘的护体法器就不少了,简若尘若是再有什么要求,就是不识抬举了,而柳随清作为宗门长辈,不肯指点一二,任由简若尘贪心,那,哪怕叶非是他的眼中钉,也不愿意就将简若尘这么给了叶非。

不管怎么说,叶非是皇室血脉,杀可以,禁锢也可以,那得是由他来做的,别人可不能糟蹋。

“太子殿下误会了。”简若尘微微叹息声,“只是想到在禁地之内,难免会有失手伤人的时候。”

叶真和叶勤都诧异了下,柳随清一下子收回了视线,也瞧着简若尘。

“简小仙子心有不忍?”叶勤忽然道,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简若尘,但闻名已久了。

“只是担心会杀戮太多,”简若尘很是诚恳地道,“毕竟,我储物袋里的护体法器很多,还有灵yào、符。”

三个人全都惊呆了,简若尘的话,再一次刷新了三人对她的印象没有谁会如此说自己准备要杀很多很多人的吧,还是对着太子皇子说。

叶真和叶勤的视线全扎在简若尘的脸上,好像要从她的表情中看出真正的想法似的,叶真终于凝眉道:“你是说,有人会觊觎你的财宝,要置你于死地?”

简若尘迟疑了下道:“人之常情吧,毕竟,大比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