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6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6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是让我们战斗的吧。”那修士继续道。

“如果你不敌呢?”柳随清问了一句。

那修士沉默了,不敌,自然就保不住身份玉符了,可柳随清既然能这么问,显然答案就不是这个。

“拿了你的身份玉符,你自然是要想办法抢回来,换个角度,如果是你抢了别人的身份玉符,希望别人抢回去吗?柳随清道。

那人的面色变了下:“柳总管,您是说,要……”杀人不留后患这几个字,终究是无法吐出口。

柳随风侧头看了一眼简若尘,简若尘轻笑道:“这次的规则,并没有任何限制,一个月的时间内,我们无法离开,而这一个月的时间,发生什么外界也无法知晓。”

这次大比规则,很出乎简若尘的意料,她以为,皇室不会这么匆忙的,也不会这么明白地表露出任由这些宗门、世家子弟厮杀的意思。

这哪里是大比的比赛,分明是角斗场,不同的就是只有参赛者而没有观众而已。

除了最初听到规则的瞬间震惊之后,简若尘马上就接受了以她的经历,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接受的。

“哪怕是死人?”终于有人说出了这两个字。

“可有规则说禁止杀人吗?”仍然是简若尘道。

左毅神色复杂地看着简若尘,杀人这两个字从简若尘的嘴里吐出来,轻飘飘地好像没有半点分量,而她在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面无表情,好像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可是其他人听到之后,就不是这样的了,短暂的沉默之后,忽然就是震惊的声音,不相信的,疑惑的,了然的,兴奋的,山顶上一下子就出现了喧哗的声音,可也瞬间,就被压制住了。

一道威压直接从柳随清的身上释放过来,大家的声音全给压制住了。

“你们得到的灵yào,这一次全都归你们个人所有,我,宗门,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不择手段,活着出来。”柳随清的声音不大,却直接作用到所有人的脑海里,震得他们的头皮都在发麻。

“可,柳师祖,宗门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另有一个个子不高的修士叫道。

“王师弟,现在说这些,不觉得晚了吗?”简若尘盯着那个矮个修士,声音虽轻,却不乏严厉道。

“宗门骗我们!”王修士叫道。

“骗我们什么了?大比的规则是在各宗门小比之后才确定下来的,宗门也就是比我们早一天知道而已,王师弟,你难道是认为,你一定保不住你的身份玉符,一定会死在大比中吗?”

简若尘毫不留情地说出所有修士担心的事情。

“你不担心吗?你自然是不担心的,你有护身玉符,你有符!”另一个女修忽然叫道。

简若尘看过去,微微点头:“那么,你有可以改变的方法吗?”

一句话,让那个女修和王修士全都语塞了,连同他人,怔怔地望着简若尘。

第187章 最好的准备

一  “你们该庆幸简小姐也参加这次大比。”柳随清冷冷地道。

“柳师祖,这是什么意思?”人群中,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活着离开的可能。是这样吗?柳师祖。”回答的,是同在人群里的声音。

视线都看过去,左毅却是看着简若尘。

“每个人,所有参加大比的修士,都可以保留从中得到的灵yào,前十名和宗门前三名,还会得到个人的奖励,你们以为,没有人会在其内全力以赴吗?”柳随清冷笑道。

“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们,这次的大比是互相厮杀抢夺的?”那个女修再尖叫道。

“谁说大比是互相厮杀抢夺的了?大比就是大比,是为个人和宗门争得荣誉的。”简若尘瞧着那个女修悠然道。

“没有高阶修士监督,一个月内,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王修士喊道。

“确实如此,我想,大家都该认为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简若尘接着一句。

修士们的脸渐渐发白了,他们从知道比赛的规则之后,就坐上了宝船前来,却不曾想到,大比的真正规则是你死我活。

“柳师祖,这不可能。”人群中传来绝望的声音。

“你们自己想象,都是如你们同样的练气后期修士,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柳随清冷漠地道,“最好的保全自己的方法,就是明白,谁能真正地保护你们自己。”

大家都呆滞了下,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在了简若尘的脸上,简若尘坦然地接受了所有的视线,但一言不发。

“简小姐,你会保护我们的吧。”左毅先道。

左毅在问出这些话的时候,也不能确定简若尘会不会能保护所有人,心底,他是知道简若尘会保护他的,毕竟进入大比也是简若尘的主意,虽然没有明确,但暗示,左毅不会理解错的。

“我需要大家能证明自己值得我的帮助。”简若尘淡淡地道。

所有人的眼神都带着不解,他们受到的冲击时间太短了,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怎么证明?”即便左毅知道,大家也都知道,这些对话该是左毅在配合简若尘的,但确实是需要有个人问出这些。

“保住自己的玉符是应该的,只要能从其它宗门修士手里得到另一枚身份玉符。”简若尘道。

“你是要我们杀人来证明自己。”

“战利品都归个人,大家也可以组队,进去之后,我们的位置都是随机的,所以,我准备了感应玉牌。”简若尘看着所有人道,“我们在进去之后,首先要尽快汇合,才会将危险降低到最小。”

“可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彼此之间并非是敌人,为什么要厮杀?大比的目的,怎么会是为了置我们于死地?”王修士不解地道,这也是所有人都不解的。

“大比的本意应该不是如此,做最坏的准备,往最好的方向发展。”简若尘没有什么诚意地安慰了一句。

每个人都从简若尘的手里取了一块玉牌,祭炼之后,玉牌上密密麻麻地一堆红点聚集在一起。

简若尘道:“任何法器,都是利弊各半的,玉牌固然能让我们大家了解彼此的位置,但同样的,一旦落入到其它宗门修士的手里,对附近的宗门其他弟子,就是毁灭xìng的,所以,在遇到危险不敌的时候,我希望,你们能捏碎它,也希望收到报警的人能尽快赶过去。”

“哦对了,这个玉牌放入到储物袋里,就不会有感应了。”简若尘又补充了句。

左毅接过玉牌之后,就一直站在简若尘的身边,简若尘也默许了他的站位,人群中开始出现窃窃私语,很快,修士的位置就发生了变化,相熟悉的彼此jiāo流,站在了一起。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准备进去吧。”柳随清说着,转身率先向前走去。

简若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