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6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谬地来到了这么一个世界中,一个只存在于幻想中的修仙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个人的能力被无限地放大了,而他在尝到了个人能力被无限放大的甜头之后,被埋藏在心底的经历,也一点点浮现了出来。

虽然知道是不可能的,可他也不止一次想过,如果,他能带着这样的一身本事回到原本的世界,如果在原本世界的那次任务中,他有现在的能力……他没有去想结论,也知道那是没有意义的。

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个世界里训练一支有上个世界专业知识的军队,最多想到的是用这个世界的知识,完善上个世界他了解的热武器,充其量是为了给自己和简若尘更强的安全保障。

简若尘的话,忽然让他回忆起曾经的热血沸腾,阳光下的汗水,力量与意志,他的眼神有片刻的失神,好像透过简若尘看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只片刻,他就警醒了,心里却是暗暗吃惊,他心底竟然是如此相信简若尘?肯在她面前放松警惕?

他们明明是对手。

“好。”洛凡轻轻地吐出一个字。

简若尘再次笑了,“我会给洛警官送来一些凡人,之前,也会有修士,练气后期的。”

洛凡的脸上没有半分惊讶,问道:“达到什么要求?”

洛凡没有提出雇佣的价格,而是先问道要求,更让简若尘满意了,她摇摇头:“在这方面,洛警官才是专业。”

洛凡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无声地敲打了两下,慢慢点点头。

看起来不过是三言两语就解决了,但简若尘和洛凡全都知道,简若尘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或者之前她也没有想到会有要求洛凡为她训练一支军队的想法,但也正是这之前一步步做下的事情,也让洛凡知道,简若尘为了这一天,早早就开始了布局。

“需要什么,给我个企划书,包括洛警官需要的报酬。”简若尘道。

“好。”洛凡又是简单的一个字。

在简若尘到楼上客房休息之后,洛凡还是一个人坐在原位,不可否认,他内心绝对没有表面这么平静。

他可以掩饰内心的震惊与兴奋,但没有必要,他忽然发现,从他接受调查世纪大厦,找到世纪大厦的犯罪证据的命令一直到现在,从没有真正认识简若尘。

简若尘只是一个总裁,还是她自己所说的一个黑客,可这几年表现出来的,某些地方甚于他这个接受过特种训练的人。

他承认,在某些方面,能做总裁的人都非常人,但简若尘还是给他特别的冲击,这一刻他相信,简若尘一定不会只是一个总裁,还有不为人知的另外一个身份。

至少,她该接受过和他相似的训练,或者是为了保护自己,学习了什么。

可在上个世界,他竟然没有了解到,那只能说,她的触角已经深入到了不该深入的地方。

她的能力已经有那么大了。

洛凡微微抬头,简若尘就在楼上的客房内休息,甚至都没有布上禁制,只要他神识释放出去,就能够看到她在做什么。

神识真是个好东西,有了神识,都不再需要摄像头了,想要监视一个人,易如反掌。

他沉默着收回视线,还是在奇怪简若尘带给他的感觉,接着就想到了他答应下来的事情,训练出一支军队来。

他慢慢地向后靠在椅背上,脊背缓缓放松,他没有怎么思考就答应了,甚至答应了雇佣这个条件。

这不像是他能做出来的。

更像是他被诱导着答应的。

洛凡的眼睛眯了下,难道离开队里太久了,警觉都消失了?

第186章 大比规则

一  一次进入内门,不但科普了练气修士该掌握的基础知识,还和洛凡达成了协议,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没有进得去藏书阁。

不过,在从范安贵手里再得到一枚玉简之后,简若尘唯一的遗憾也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时间还是不够用,所有的一切都无法被压缩,莫小言也感觉到了简若尘时间的紧张,她虽然还是会耐心温和地与莫小言一起聊一会天,进入房间后也聚灵阵也不是一直都开启。

在自己的院子内,除了修炼,简若尘很少布下禁制,包括制作符的时候,她好像对莫小言全然没有任何防备,也没有任何秘密。

在筑基修士面前,练气修士想要隐藏自己的秘密,确实是不大容易,而真的想要隐藏,也不是不可的。

而也终于到达了大比的前一刻。

yào王谷最偏僻的一个角落,严格的说,已经不在yào王谷宗门范围内的一个荒山上,站在百名身着灰色长袍之人,他们身上的衣袍随风微微飘动,全都望着脚下的山坳,还有隔壁荒山之上。

这些修士的年龄都不算大,至少在外表上全是年轻人,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女修,全都沉默无语。

站在最前边的是一位身着黑色长袍的中年修士,他身后一步的位置上,就是简若尘,此刻,二人的动作表情都是一样,全都负手而立,只是一个望着隔壁山头,一个望着山下。

“你这位内门总管,需要cāo心的事情真多。”简若尘忽然轻笑着道。

“所以,你不肯到我的门下?”柳随清不满地道。

“不在你的门下,我的事情也不会少。”简若尘轻笑着。

练气修士与结丹修士如此说话,真让身后的众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

“等你能好好地出来再说吧。”柳随清哼了一声。

出来之前,他们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大比的要求,在其内采集到足够多的灵yào,并且,保护住自己的身份玉符。

“柳总管不最后训诫几句了?”简若尘笑道。

“哼。”柳随清哼了一声,训诫?这些弟子只要能活着出来,都将是简若尘的人了,哪怕他们名义上还是天道宗的弟子。

但,终究是心中不忍,柳随清在心里叹了口气,转回身。

“各位。”他一开口,所有弟子的视线就全落在柳随清的脸上。

“大比的要求,就是在一个月的时间内,采集到足够的灵yào,保护住自己的身份玉符。”柳随清重复了一遍已经说过若干次的要求,视线在所有弟子身上划过,见到的是恭谨,沉静,兴奋,期待。

“之前,这两点要求已经重复若干遍了,大家也都了解了,本来不用我在多说,只是,没有人询问过我,如果在其内遇到抢夺身份玉符的其它宗门弟子,要怎么办。”

有人楞了下,就有回答声传来:“当然是保护自己的玉符。”

柳随清的视线望过去,回答的是一个高瘦的修士,眼神带着狠辣,显然还有未尽的话没有说。

“好,是如此,”柳随清点头,“可怎么保护?”

“宗门赐给我们法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