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6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6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静室长宽还要大上一倍,这么大的房间已经不能算作静室了,见简若尘打量着房间,范安贵就补充一句:“静室内是有空间阵法的。”

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空间阵法,但也可以想象,见范安贵没有再做解释的意思,简若尘也就没有发问。

“我不知道你想的对战是什么样子的,但我们修士,筑基期修士,五十丈之内,都是危险范围,这个距离,法器从出手到近身,也就是一息不到的时间,反应稍慢,就会被法器控制住。”

范安贵讲解道:“但你们练气修士,偷袭距离只要在三丈之内,几乎就是百发百中的,六丈,只能算是出其不意,六丈之外,就是法器之间的战斗了。”

说着,范安贵身前忽然就出现一把寒光闪闪的飞剑,飞剑只有三指宽,约三尺长,泛着冷森森地寒意。

“你来攻击,我用飞剑防守。”飞剑忽然绕着范安贵盘旋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只见一圈白影,将范安贵严严实实地遮挡起来。

此时,二人之间的距离不足十米,正是范安贵所说的适合偷袭的距离,简若尘手往储物袋上一按,一把艳红色的飞刀倏地向范安贵激shè过去。

简若尘计算着范安贵飞剑盘旋的速度,神识控制着飞刀避开飞剑,找寻飞剑防护的空隙,在接触到飞剑防护范围的瞬间,飞刀忽然加速,就如雪白寒光中忽然出现的一片火红闪电般扎过去。

范安贵不由“咦”了一声,飞剑忽然也加快了速度,剑尖堪堪就要与红色飞刀触碰,可就在刹那,飞刀的刀尖忽然向下一偏,就好像飞刀原本的方向就是如此一般,正好避过了飞剑的剑尖,陡然再次加速。

飞剑剑身忽然向下一沉,只听“叮”的一声,飞剑和飞刀就撞在了一起,范安贵暗叫一声不好,他这飞剑虽然不是本命宝器,在品质上也不见得就胜出飞刀多少,但可是筑基修士的神识祭炼的,这一下撞击是是实实在在的,他所感觉的,不过是“叮”的一声响,简若尘的感觉却会是头剧烈的一痛。

急忙向简若尘看去,而一抬头,却见一把寒气逼人的飞刀已经在近前了。

简若尘竟然在飞刀与飞剑相碰的那一刻,提前断开了与飞刀的联系,立刻再祭出一把飞刀。

范安贵当下再不肯小觑简若尘,飞剑一转,牵引着火系飞刀调转方向,向水系飞刀碰撞去。

水系飞刀不闪不避,却在与火系飞刀相碰的前一刻,轻轻一转,两把飞刀几乎贴在了一起,忽然,简若尘重新掌控了两把飞刀,分作两个方向,掉头向范安贵扎去。

简若尘前一天才算是熟练控制了一把飞刀,同时cāo控两把却是吃力,还要避开范安贵的飞剑。

范安贵真是一个好的陪练,当下撤回了飞剑,只在身前拦截,不做进攻,只是偶尔才做出与飞刀碰撞的样子,逼迫飞刀改变方向。

只片刻时间,双方实力差距就显示出来,饶是两把飞刀速度很快动作很灵活了,也破不开飞剑的防守。

简若尘微微蹙眉,忽然手指一点,一个火弹倏地就向范安贵飞去,范安贵轻赞了一声“好”,手指一弹,同样一枚火弹飞出来,只是他那枚火弹不论在速度上还是在威力上都要超过简若尘的火弹几分,两枚火弹相撞,“噗”的一声轻响,刹那燃烧出一团火焰,向简若尘扑来。

简若尘的手里忽然多出一张符来,向前一扔,一大片水幕忽然出现,拦住了火焰,“嗤”一片水被火焰蒸发的声音出现,静室内升起白色的水雾。

水雾中间,忽然传来两道清晰的碰撞声,简若尘面色一变,身子忽然一晃,当下急忙切断了与飞刀的联系,手里陡然就多出一沓符来。

“好!”范安贵再赞了一声,眼睛里也露出赞赏,他招手收了飞剑,一抬手,简若尘的两把飞刀向她这边缓缓飞来,悬浮在半空中。

“反应很快,吃亏是因为你我实力相差悬殊,在练气修士中,你少有敌手了。”范安贵将飞剑收起来,对简若尘道。

简若尘心念微动,飞刀顺着她的心意飞回,她抓起飞刀看了下,两次碰撞,并没有在飞刀上留下痕迹,才放心地收回到储物袋内。

“简小姐不像是没有过战斗经验的,不过出了这间静室之后,也算是有战斗经验的了。”

听了前一句,简若尘不免心惊,可后一句话,分明是给简若尘一个好的借口了。

范安贵却不等简若尘的回答,接着道:“同级相遇,法器碰撞,不会让你有头痛,瞬间法器脱离掌控的感觉,这时候,你的第二柄飞刀就有偷袭的作用了,通常,练气期修士是不会同时cāo控两枚法器的。

但也要防备对手有护体玉符,或者及时展开护体灵盾,不过你有符,只要对方没有帮手,基本逃不过去了。”

范安贵所说的,恰是简若尘想要做的,却一直不清楚这么做能达到什么结果,听到对手逃不过去了,不由就微微一笑。

“你在皇宫内见过了,杀人灭口之后,还要毁尸灭迹,这点别忘记了,还有战利品,储物袋就不要留了,其内所有法器,务必要抹去对方神识。”

第184章 传功解惑

“法器无须练习了,我给你说说修炼这些事情吧。”范安贵随手抛过去一个蒲团,简若尘接住,和范安贵一起坐下。

“教给你第一件事,就是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范安贵话音一落,简若尘忽然身子一僵,屁股底下的蒲团忽然闪耀出褐色的光芒,将简若尘罩住。

光芒闪耀了一息之后退去,简若尘重新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惊讶地看着范安贵。

“法器,不仅仅是常见的形状,任何一样东西,都可以成为法器。”范安贵笑着道,“你知道我老爹是炼器师,我自然也是,还敢坐我给你的蒲团?”

简若尘也笑了,然后收敛起笑容,真心实意地向范安贵拱手。

范安贵摆摆手,“我们修士,轻易不会将自己的任何东西给对方的,哪怕是至jiāo好友做客,也会习惯xìng地神识检查,所以,也少有修士会将自己的东西主动给对方。”

范安贵就先从炼器讲起。

炼器师对法器的看法,与平常修士不同,同样的法器,在炼器师眼里,似乎总是能一眼就看穿法器的品质,特征,因为在炼器师的眼里,一件法器都是由各种炼器材料炼制而成的,每一丝灵力注入产生的微光,都显示出所用的材料。

“同级jiāo战,对手通常都要先破坏你与法器之间的联系,修士失了法器,就已呈败相了,到时候还不任由你搓平搓扁了。要想毁了对手的法器,其实也容易,炼器材料,逃不出五行之说,你有五行飞刀,相克对方法器,先就是有优势了。”

在传功上,范安贵相当有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