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5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三人在场,脸面也挂不住了,当下脸色就黑下来,冷笑一声,“简大小姐以为我陪不了你?”

简若尘摆摆手,不被范安贵的脸色左右,只是露出一个诚恳的笑容道:“三公子误解了,我以为,我们修士,没有必要做什么切磋,能动口解决的,自然不需要动武,一旦需要动武了,自然是要将对手打趴下。

既然出手,就无须留情。三公子陪我,肯定不是生死相搏,可马上就是大比了,如果我习惯了心慈手软,出手瞻前顾后,反而有害无益。”

简若尘说得这么有道理,范安贵竟然生出无言以对的感觉,就看到简若尘站了起来,抱拳道:“真不好意思,马上就要大比了……”

马上?还有一月有余,而这一月有余的时间,还是从天道宗出发的时间,可简若尘如此诚恳,还一再说时间不足,平时抓紧,范安贵简直就找不到再留下简若尘的理由,只看着简若尘施施然离开。

滴水不漏,毫不做作。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修士会做到这个程度,偏偏,还做得这么自然,让人恨不得掐死她,又想要知道之后她还能耍出什么幺蛾子来。

难怪,他这种做派,天道宗容忍下来。

她也是知道的,所以,才主动加入到大比。

所以,才会几乎明目张胆地表示,在大比的时候,她会大开杀戒?

没有一个修士,会那么自信自己的手段全是杀人,也不加掩饰。范安贵对简若尘的兴趣更浓了,他可以预见到,简若尘在郑国练气修士大比的时候,一定会大放异彩的。

这样的修士,还真合他的胃口。

范安贵轻笑着,也步出左毅的会客室,只是出门刹那,习惯xìng地换上了悠悠哉哉的面孔,没有直接回内门,在外门又转了一圈,过足了纨绔子弟的瘾才离开。

感谢再扶残醉打赏的和氏璧,谢谢亲~

第179章 经验和直觉

五行飞刀,正是炼器堂的堂主范长利专门给简若尘炼制的,因为执法堂堂主贾宏程的一时冲动,浪费了简若尘一枚防护玉符。

当然,五把五行飞刀的价值要远远高过那枚防护玉符,但宗门总不能占一个外门弟子的便宜不是,况且,简若尘的便宜真那么好占的?

简若尘在飞刀滴上鲜血,将神识印记烙上去,心念一动,五把飞刀全浮在身前。

简单熟悉下,简若尘就知道,要同时灵活控制五把飞刀并不容易,相当于一心五用,不,不仅仅五用,真到需要动武的时候,还要分心关注周围。

简若尘打定主意,只要出手就绝不留情,因此也暂时只拿一把飞刀练***归是想要指哪打哪,在速度和方位上出其不意。

一个时辰后,基本就可以做到刀随着心意走了,哪怕是围着自己上下翻飞,但一个时辰的练习,也让简若尘头晕目眩,微微恶心。

这就是神识消耗到一定程度的反应了,遇到这种情况,最好就是睡一觉。

简若尘还是头一次遇到这般情况,前一日在熟悉板砖的时候,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神识消耗也不是很大,可熟悉这把飞刀,才一个时辰。

可才一想,就更觉得恶心,头也要痛起来,简若尘急忙将所有的想法从脑海里摒弃了。

看来就是做修士了也无法完全改变自然规律,逆天而行,有些地方也要顺应天意,就比如这睡眠,简若尘都要忘记她上次痛痛快快地睡上一觉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也没有回到院子,就地躺下,很快,就进入到深度睡眠中。

大约,租了一间可以做演武场的静室睡觉的,只有简若尘这么一位了。

简若尘在静室中醒来的时候,精神格外清爽,仿佛之前只是躺在地上闭了一下眼睛,连睡眠醒来之后的疑惑都没有。

并不确定睡眠了多久,但是睡眠之前的头晕目眩是没有了,也不恶心了,神识消耗过度的反应全都消失了。

同样是法器,也有消耗神识和不消耗神识的?

简若尘没有再拿出飞刀,直接盘膝坐下,将飞刀与板砖先放在一边,开始考虑才有了时间和精力想要考虑的问题:为什么莫小言要给她炼制特别的灵丹筑基?

从昨天再次看到莫小言望着她的热切之后,她就一直疑惑着。

表面上,莫小言表现得单纯可爱,在聊天和对待她的态度上,也能看出来,但这只是表象,与莫小言接触这些时间来,莫小言言词之中,可谓是滴水不漏。

简若尘自认她谈判技巧不高,但真要想知道什么,还不至于一头雾水,全然被蒙在鼓里,但是和莫小言的jiāo谈中,从开始的第一句到现在,简若尘能获得的有效信息寥寥无几。

关于莫小言自己的,关于yào王谷的,莫小言守口如瓶,哪怕简若尘不经意将话题带过去,莫小言也总会是不露声色很自然地将话题重新扯到简若尘身上。

最多一次,莫小言才提到了极品丹师的竞争,提到了丹丸,提到了她的理想。

刚接触的时候,莫小言给简若尘的感觉是一个孤独带着自己思想的大小姐,那般单纯的相貌和做派,很让人心怜,一路跟到了天道宗,又是炼丹又是想要她学习炼丹,着实让简若尘感动。

但接触之后,简若尘就渐渐看出来莫小言并非她表现的那般单纯,她的心思复杂,怕不在她之下。

真要是一个心思单纯的人,这么久,该会将所知道的东西大半都倒出来了,可到现在,简若尘对莫小言的了解,就只局限在以下几点:

她是yào王谷谷主的女儿;yào王谷所有人都对她宠爱有佳;在炼丹上颇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时常会炼出奇怪的灵丹捉弄师兄弟们;现在是中级炼丹师,目标是极品丹师;想要简若尘一直陪在她身边。

谷主的女儿,又是炼丹师,受到宗门长辈和同辈的宠爱是正常的,在炼丹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也是天赋使然,至于用炼制的灵丹捉弄师兄弟,可以看做顽皮,也可以说是被宠爱的特权,二代们常见的做法。

作为一个从小就有远大理想和目标,想要成为极品丹师的人,以上那些做法,都很正常,哪怕再出格一些都常见的。

上个世界简若尘也知道很多有特殊技能的人,每个人都是一堆稀奇古怪的毛病,所有人都认为,有那般特殊技能的人,就是做出和常理不符合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不正常的是最后一点,莫小言为何那般执着这要简若尘陪在身边?

皇宫宴会上聊得开心,跟到天道宗来已经是过分了,更为奇怪的是,宗门的结丹师叔赵春秋还不加阻拦,柳随清给出的理由是莫小言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离开yào王谷,但,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莫小言已经表现出对她的占有yù了。

简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