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5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5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要练习cāo纵法器了,时间也要相应增加,剩下的上午时间就不多了,制符的时间也要压缩,幸亏有赵前辈给的聚灵阵盘,修炼的时候能事半功倍,不然,真恨不得一天能有二十四个时辰。”

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她也从来都没有觉得勤奋需要隐瞒。

范安贵眼睛微微眯了下,简若尘竟然如此勤奋,这一天十二个时辰全不休息?

大多数修士都有时间不够用的感觉,所以才会闭关,所谓的闭关,就是不理任何外边的事情,只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上,修炼、炼器、炼丹等等,简若尘这般不是闭关,可与闭关并无两样,甚至更甚。

就是闭关的时候,也会在长时间的修炼之后休息一段时间,只是不受外界打扰而已,简若尘这分明就是每天都在闭小关。

这几句话的时间,左毅将烧红的生铁再放回到台面上,简若尘再抓起了铁锤。

虽然范安贵之前说要做助手云云,简若尘也在打铁之前询问过,但真动手了,简若尘就像忘记了般,范安贵也没有再提做助手的事情,偌大的工棚内,只有铁锤落下单调的声音。

这一点也让范安贵很是佩服,少有人这般知进退的,也知道给人留有余地。

简若尘是那种任何时候都可以专心下来的人,范安贵一旦安静下来,她也就很快不再注意他了。

休息的时间间隔一直没有变化,但简若尘除了用灵力将汗水蒸发之后,一直没有温养ròu身,到多半个时辰时候,双臂明显疲劳了,落锤的速度都慢了许多,简若尘还是再坚持了数次之后,才用灵力温养ròu身。

简若尘照例一个时辰的打铁,范安贵就站在旁边安静地看了一个时辰,开始简若尘休息的简短时间,他们还有几句jiāo谈,后来就没有了,整个工棚都是异样的安静。

终于,最后一锤落下,简若尘舒展下发麻发酸的手臂,向左毅点点头,然后转身对范安贵道:“三公子可是找我有事情?”

范安贵可以陪着站了一个时辰,简若尘也就不能装作没有看到了,更难得的是,范安贵没有再摆出无赖样子。

“本来是有事的。”范安贵一说话,眉梢不由又挑起来,“可简大小姐的时间那么紧张。”

“可以给你……”习惯xìng的,简若尘抬抬左臂,做出一个看手表的东西,想要看看可以给范安贵多少分钟的空闲时间,猛然看到自己的长袍,不觉苦笑了下。

再抬头,笑容已经收敛了,“三公子屈尊降贵,就借用下左管事这里的房间,如何?”

第178章 合他胃口

简若尘和范安贵面对面地坐在会客室的两侧,瞧着范安贵又露出一副吊儿郎当的面容,简若尘有种浪费了时间的感觉。

就是那种不得不陪着对方大佬,却完全不会有半分用处的感觉。

“三公子说有事?”看到自己不开口,范安贵就还会拖拖,简若尘直截了当道。

范安贵撇撇嘴,“真没趣。”范说着手在腰间一拂,几卷书册就飘在半空,手轻轻一推,就飘到简若尘面前。

“看你打铁累得可怜,我这里有几本淬体的法诀,送你了。”

简若尘瞄一眼书册,接着看着范安贵,范安贵嘴角歪歪,“怎么?不敢收?”

“是,是不敢。”简若尘道。

这显然是个意料外的回答,范安贵眼眉挑挑,“简小姐也有不敢的时候?”

简若尘轻笑了下,却没有再回答。

“简小姐可知,我三公子送出去的东西,还没有人拒绝过。”范安贵的脸沉了沉。

简若尘盯着范安贵的眼睛一会,忽然伸手,接过书册,直接就收进了储物袋里。

“淬体,只是我各人喜好,三公子知道我是五灵根,当初在外门看到淬体术的时候,才进阶到练气一层,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会有现在的机遇,可真练上了,就有了瘾一般,一天不活动,全身都好像不得劲,可也总不能砍银松去。”

简若尘知道范安贵好奇什么,不等范安贵询问,就大大方方地道。

从来没有谁像简若尘那般给范安贵的冲击大,她总是做出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就好比现在,本来他还没有问,可简若尘就说起来,那么自然,像是在聊天一般。

“一天一个时辰,时间总不算多,平时抓紧点就行,再则,这半年来,我也确实觉得体质强了很多,不比凡人那么蛮横,灵力温养过的,确实不同。”

范安贵收起吊儿郎当的表情,沉默了会道:“修炼心得,少有人轻易就讲出来。”

“算不得什么,都还在尝试中,比起我说这些,三公子刚刚给我的,才是我更需要的。”简若尘不在意地道。

“那,如果我问你修炼的事情呢?”范安贵忽然道。

“大比结束之后,我就该筑基了。”简若尘好像随口回答,可答案并非是范安贵想要询问的,“昨晚上莫小前辈还说,会给我炼制种特殊的灵丹,陪着我筑基呢。”

范安贵不觉被简若尘的话吸引,眉头皱皱,但马上就放松了,“要你直接在yào王谷筑基?”

“三公子真是料事如神,不过我怎么也是天道宗弟子,筑基这等大事,总是要回到自己宗门的,再说了,筑基之后我就是内门弟子了,在别的宗门筑基算什么啊。”

范安贵皱眉头的表情,被简若尘捕捉到了,她只做没有看到,笑着道,“就是要麻烦莫小前辈了,还要陪着我回来。”

“你还真受欢迎,没有见你在宗门这么受欢迎过。”范安贵嘲讽句。

“哎,是啊,所以我轻易都不敢离开院子。”简若尘点点头,深以为然。

若是论装傻这种技能,简若尘要是火力全开,范安贵还真不见得是对手,要说身为高位者,装傻这种技能是必修的,哪怕再不喜欢。

而装傻到一定境界的,就是傻中还要透着那么一点点的狡黠,让人以为,你是真的傻要不怎么有大智若愚之说呢。

范安贵被简若尘这么半真半假的话噎了下,这么不显山不露水就咄咄逼人的简若尘,让他一时忘记了该以何样的态度对待。

没有外人,似乎不用做给谁看,做给简若尘?这一早,在简若尘面前,他不知不觉就去掉了好几次伪装。

“三公子可还有什么指点的?”简若尘提醒了句。

“指点嘛,”范安贵笑笑,“简小姐不是要熟悉法器,我就勉为其难陪你过过招吧。”

他试探过简若尘一次,可简若尘半点实力都不露出来,难得简若尘提到了指点,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这就免了吧。”简若尘直接拒绝道,“小比的那种过招,我不需要,切磋,我更是外行。”

范安贵再一次被拒绝,还是这种直截了当不婉转的拒绝,饶是没有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