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5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5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毅向后退了一步,简若尘向他点点头,接着脚步未停,看着范长贵道:“三公子不进去么?”

说话间,人已经越过了范安贵,率先进入。

范安贵冷不丁就失了先机,人有瞬间的迷惑,跟着就反应过来,在简若尘的身后邪气地一笑道:“进去,怎么不进去呢。”

简若尘脚步未停,直接走到她的打铁台前,平时到来的时候,她要锻炼的生铁已经烧红了,可此时,炉灶上的火还是压着的。

简若尘瞧了一眼,一撩长袍前襟掖在腰带上,接着将袖口挽了挽,却不是要赤着双臂,只是将袖口紧上些,这么一停顿,也有半息时间,范安贵就站在简若尘身后没有动,左毅也没有动。

简若尘心里有数,直接走到里边,她看过多少次左毅将炉灶的火燃起的过程了,灵力微微一送,炉灶的火忽然就熊熊燃烧起来,她拿起旁边的火钳,在火力扒拉下,果然,火里埋着前一天敲打过的生铁,已经燃烧得通红。

她夹起生铁放在台板上,才抬头望着范安贵道:“三公子是想要试试固定这块生铁,还是要打铁?”

范安贵歪着嘴角,先打量下烧红的生铁,视线再顺着夹着铁块的火钳落到简若尘的白皙的手上,再顺着爬到她的手臂,最后才到脸上。

这一串的目光太过赤|luǒ|luǒ的,直看得简若尘从手到手臂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左毅尴尬得脸上通红,才好像欣赏没够地道:“虽然我老爹是炼器堂的堂主,可我还真没有见过怎么打铁的,我先看看,学学。”

这个看看学学几个字,被他拖着长音说出来,又带着些鼻音,明明很正常的词汇,偏偏就带了些不正常的意味。

若是换个女修,不,哪怕是男修,听到这般语气这般语调的声音,都要色变的,尤其是这语气之前还有的那般视线,左毅已经不敢看着简若尘了,又不好扭头,只看着台面上的火红的生铁,好像要将那块生铁研究出个花似的。

“哦。”简若尘又是一个简单的单音节,然后对左毅道:“还要麻烦左管事了。”

左毅就等着这句话,急忙答应一声,一边走过去,一边也挽袖撩起长袍前襟,接过简若尘手里的火钳,简若尘转回到打铁的位置,稍微活动了下手腕,腰腿。

从她将打铁的时间提到天亮,这个工棚内就再没有除左毅之外的旁人了,左毅平时说话嘻嘻哈哈的,但是在打铁的时候,向来没有任何不规矩的眼神,仿佛简若尘就是一个锻铁的凡人般。

可范安贵的视线就不一样了,这么直白,不规矩,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别说打铁了,就是一动不动,都要别扭和气愤。

可范安贵除了眼神之外,没有一处不规矩的动作,没有一个不规矩的词,真要挑毛病,总不能说你眼神不对劲吧。

简若尘对这种眼神,却还真有应对的,她拎着铁锤掂掂,然后侧头看看范安贵,也是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跟着手里的铁锤再掂掂。

左毅的汗都要下来了,任谁都能从简若尘的动作中看出威胁之意。

简若尘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威胁着范安贵,两个人一个是视线,一个是动作,针锋相对。

第177章 本来有事

范安贵头一次遇到简若尘这般敢明目张胆威胁他的,还是动作上的,惊诧之余瞪大了眼睛,竟然忘记了生气。

她简若尘怎么敢做出这样的动作?论修为,他是筑基中期,简若尘是练气九层;论地位,他是三公子,简若尘是外门弟子,简若尘凭什么敢摆给他威胁的样子。

这么一怔,眼神里的不规矩竟然就收敛了,就见到简若尘笑笑,转回身,铁锤扬起,狠狠地砸在烧红的生铁上。

范安贵的心跟着烧红的生铁同时颤动了下,这一刻他毫不怀疑,如果他真有不规矩的举动冒犯了简若尘的话,她真会像打铁一样抡着铁锤砸在他的身上。

气势这个东西,就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范安贵震惊之下忘记了生气,也忘记了伪装,不觉就露出了欣赏的表情来,不仅仅是欣赏简若尘矫健舒展的动作,还有什么,怕是他自己都没有觉察。

左毅一直在暗暗观察着范安贵,见到范安贵眼神的变化,心不由跳了下,同是男人,他太了解那种眼神的意义了。

他装作不经意地再看看简若尘,她的注意力都在面前的生铁上,一锤锤落下来,与之前的任何一天都没有变化。

左毅垂眸,一时竟然有些期待简若尘看到范安贵眼神之后的反应,可惜,简若尘一直专注在打铁上。

一连四十九锤,简若尘才停下来,身体完全依靠肌ròu的活动被拉抻,强烈的体力运动之后,她的额头也布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灵力流转,这一层汗珠很快就发散了,简若尘瞧眼被冷水浸了又送回到火炉里的生铁,才状似不在意地侧头看看范安贵。

“这么,很愉悦?”范安贵先开口发问。

注视着简若尘打铁,他心里是有些异样的感觉,从简若尘的动作上,他看出简若尘不是敷衍,真的是在用这么强烈的体力运动在淬体。

在过来之前,他也翻阅了淬体的锻炼方式和心得,处在他的位置上,能得到的资料也要比简若尘多多了,他也足足用了两天的时间,将能找到的资料都查看了。

说实话,他并不认为淬体与他们修士有何用处。

淬体术修炼到上乘,ròu身是具备强大的力量,但力量再大,也不可拔山,比照修士,差得不是一分半分。

通常修习淬体术的,也都是没有灵根的凡人,用不断加强的体力运动,强制提升体质,不断挑战身体的极限,将ròu身的力量提升到一个不可能的程度。

如果能配合武技,实力就会更强大了,那时若是近身修士,一击就能让修士全身骨骼肌ròu尽碎,但只要修士足够警醒,实力足够强大,一个护体灵盾也足以抵挡了。

最主要的是,淬体非一日之功,不但需要不间断的锻炼,时间还要逐渐增加,修士自身要学习的东西就很多,怎么可能做这般无用功呢。

可在亲眼看到简若尘的打铁之后,他被微微震撼了,从简若尘的动作和表情上,他看不出一点勉强。

简若尘是发自内心地去做,并且就如修士修炼般,从中得到了乐趣,所以他才想到了愉悦这个词。

“谈不上。”简若尘摇摇头,“每天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时间不够。”

简若尘真为时间犯愁。

以前,在上个世界的时候,她就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恨不得不用睡觉,现在倒是不用睡觉了,可时间还是不够用。

“你其它时间呢?全用在修炼上?”范安贵好奇了。

“原本要安排一个时辰的时间练习法术,现在要大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