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5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5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来。

一共是五个人,正中间一位身着月白内门长袍,虽然绑了发髻,却有发丝垂落,在山风中稍显凌乱,一双略带邪xìng的眸子正向上望过来,四目相对之时,对简若尘弯弯嘴角。

身边四个人,清一色的外门服饰,其中一个人,是简若尘打过jiāo道的。

简若尘立刻就知道这个内门修士是谁了。

炼器堂堂主范长利的公子,也是人称三公子范安贵,看来这是出关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简若尘缓步走下来,在距离三公子二十多步的时候站下,双手抱拳:“见过三公子。”

范安贵听到简若尘的称呼,眉毛挑了下,旁边一人喝道:“大胆,知道是三公子,还不跪拜?”

简若尘眼角的余光吝啬地瞄了那人一眼,视线还在范安贵的脸上,唇角微微牵动,揶揄道:“见三公子需要跪拜?难道三公子喜欢凡人的礼节?”

旁边那人还要说什么,范安贵一伸手,拦住那人,简若尘注意到范安贵伸出的手修长、白皙,很是好看。

“简大小姐,听说我闭关这几年,外门的风头全让你占去了?”范安贵的声音很是好听,是那种偏为中xìng的嗓音,微微低沉,带着懒洋洋的魅惑。

第171章 三公子无赖

“岂敢。”简若尘淡淡地道,心里却想着范安贵的话不错,这一年的时间,外门的风头,貌似她是最盛的了。

“嗯,谅你也不敢,不过空口无凭,你要是在我面前跪上一跪,才能证明。”范安贵嘴角翘起一个欠揍的微笑,眼睛在凌乱的发丝间眨了眨。

简若尘的眉毛不觉挑了下,下意识就将范安贵归纳到小流氓一列,不由嗤笑了声:“三公子在天道宗也算是有名号的了,这等做派,难道很光彩?就算三公子不以为然,也不考虑炼器堂堂主的脸面?”

“呦,胆子不小啊,讥讽了我不说,还敢嘲讽我老爹,看来我久不出关,外门都记不得我三公子是什么样子的了。”范安贵伸手在脸颊上敲了敲,好像很犯愁似的。

“三公子,这等不识时务的,还得烦劳三公子教训。”先前说话的外门弟子狗腿地道。

“我教训?要你们做什么的?”三公子乜斜那人一眼。

“是,是,”那人赔笑着,“可三公子你也知道,她身上有护身玉符,那护罩我们都打不破的,她还有一沓符。”

简若尘笑了,她在外门小比上的炫富,看来还是起作用的。

“你们这些笨蛋,知道简大小姐的玉符和符多,还不帮着她消耗些?亏得我都出关了。”范安贵提了那修士一脚,“上去。”

简若尘瞧着范安贵,眉头微微蹙下,她并不愿意与三公子这般人对上,若是她身份与炼器堂堂主范长利相等,这等纨绔说不得就出手替他教训了,但如今,貌似她修为实力还在范安贵之下。

就见那外门弟子得了范安贵的话,摩拳擦掌,然后就祭出了一柄飞剑,这飞剑品质并不高,不过是下品,但在阳光之下也闪着森严的寒光。

简若尘叹口气,道:“三公子,宗门禁制械斗。”

三公子哈哈一笑,“谁和你械斗了?久闻简大小姐的大名,不过是切磋一二。”

范长贵说着,那人已经驱使着飞剑飞过来,没有任何花哨,当胸刺来。

简若尘皱皱眉毛,身上的玉坠感觉到威胁,激发出了护罩,一道橘色光芒护住了简若尘的全身,只听“叮”的一声,飞剑被拦在护罩之外。

“三公子,您看,只要是出手,这位简大小姐就背上这么一个壳子,怎么打啊?”那修士苦着脸道。

“笨啊,任何一个防护护罩,都是有时间限制的,现成的对练靶子不知道用,就你这个飞剑,你这个修为,就不想知道多少剑之后能斩破这个护罩?”三公子伸手点点那修士的脑袋道。

那修士却是练气九层的修为了,比简若尘如今的修为高了一层,闻言眼睛似乎一亮,他平时是没有机会试探护罩的时间作用,范安贵的话提醒了他,可不是现成的练习机会?

手指一点,悬空的飞剑忽然后退一点,跟着就再向简若尘身上的护罩扎来。

简若尘不动声色地瞄了三公子一眼,就见三公子向她邪xìng地一笑:“不用谢我,我知道简大小姐也想试试这护罩能在练气九层修士手里挺多久,不过我听说,只要将灵力持续输入到玉符内,玉符可以维持的时间就会延长。”

见简若尘眼角微动,好像听进去了,又哈哈一笑道:“当然了,简大小姐财大气粗,这般玉符说不定手里就有个百八十的,根本不屑于使用灵力。”

简若尘再皱皱眉,若是三公子就这般没完没了的,她还真消耗不起防护玉符。

“三公子,快了!才五息的时间!”那练气九层修士惊喜地道。

“五息么?笨蛋,你本来可以加快些,以前我没有教你么?攻击集中在一个落点上,都不用用到全力,本来三息的时间就够,生生给你拖到了五息。”三公子撇撇嘴。

说话间,简若尘身上的护罩承受不住攻击,“啪”的一声,在最后一下被飞剑刺中后破灭,那修士脸上一喜,cāo纵飞剑就向简若尘直接刺来,简若尘微微叹息,手在储物袋上一摸,又是一个护罩布在身上。

“嗤!”三公子嗤笑了一声,“真是慢,要是我,有十多次机会可以刺中了。”

那修士脸微微红了,却是不服气道:“三公子是筑基中期了。”

“说你蠢还不相信,我和你说话,你就说啊,你看看人家简大小姐,这么一会就吸取了教训,用灵力补充护罩被你攻击的那点。”

三公子说着摇摇头,看着简若尘的眼睛却露出揶揄,“不用谢我,就算我这个筑基师叔指点你一二好了。”

简若尘颇为挠头地看着面前几人,这三公子的xìng格和传闻一样恶劣,他此举分明带着戏弄,他是不亲自动手,但是教导那个手下的时候,也顺带着提点了自己,真要被执法堂的弟子看到了,完全可以说是切磋。

可简若尘还真没有办法出手,不是不敢在三公子面前出手,而是只要她动了,就是落入了三公子的圈套。

难不曾还真要将这四个练气后期的修士都打到了?不然,只要她还手,肯定无法脱身,虽然现在也不好脱身。

碰到这等无赖,简若尘还真的一时无法可想。

“简大小姐还真是富有啊,看来传闻都是属实了,这一会时间就三枚玉符了,一枚少说也有二百下品灵石,啧啧,六七百枚下品灵石啊,在天道宗,还真找不到一个这么富有的外门弟子,内门的,连我三公子都甘拜下风。”

范安贵啧啧道,瞧着简若尘的眼睛里满是戏弄和嘲弄。

简若尘叹气出声,在玉符再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