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5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50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简若尘停顿了下,重复道:“拿我练气八层的修为,敢站在这里。”

是的,练气八层的修为,叶非和叶水泉只要伸伸手就可以碾碎了她。

可叶水泉冷笑了声,在简若尘身后道:“谁不知道你简大小姐身有重宝,除了结丹前辈,谁还能拿你如何?”

“我也可以惺惺作态,将储物袋,将这几个玉佩玉坠摘下来,只是,有必要吗?”简若尘还是没有回头,眼神里有丝嘲弄。

“好,就算你能得到我们的信任,你又拿什么能让我们相信,我们要的,你能做到?”叶水泉咄咄逼人道。

“这个么……”简若尘沉吟了下,还是没有回头,“死马当作活马医好了,毕竟,眼下也只有我来合作不是吗?”

一句“死马当作活马医”,将叶非现状直白地说出来,叶非恼怒地脸色微微涨红,看到叶水泉在简若尘身后递的眼色,才忍着没有出声。

“既然是合作,简大小姐不妨具体些,也拿出些诚意出来。”叶水泉冷冷道。

“那么,就确定是合作了。”简若尘点点头,“成就大事,不外乎人力和物力,上层的力量,六皇子若是没有任何支持,那就只能走暴力这一方向了,我不敢说我各人可以提供全部的物力,但要是合作,有了借力之处,物力,就可以得到保证了。

人力么,鉴于我现在的修为,也只能从练气修士入手了,如果没有意外,十年之内,我必然结丹,到那时候,如果六皇子再无寸建,呵呵。”

简若尘的视线停留在叶非的脸上,“六皇子最好祈祷能安安稳稳地继续做六皇子好了。”

这番话,简若尘说得极大,简直就是夸下了海口,首先就是物力,她竟然敢说要可以提供叶非需要的所有,这要怎么样的魄力才能够做到?

然后就是人力,她不过天道宗区区练气八层的外门弟子,就敢说能提供给叶非练气修士,这,肯定不是说的她自己了,然后就是十年结丹。

十年,对修士来说就是眨眼的事情,而简若尘分明是在说,十年之后,只要六皇子和她合作,就能心想事成。

简若尘说得太过轻松了,轻松到不论是叶非还是叶水泉都不敢相信的程度,凭什么?简若尘只是一个小小的修士,她以什么为底气敢说出这些?

叶水泉也惊呆了,他的视线长久地落在简若尘的后背上,从他出现那刻起,简若尘就没有回过头,但是他知道,简若尘不是不在意他,而是放心地将后背留给他。

是的,简若尘是有一大堆的护身玉符,但这些护身玉符是针对灵力的,如果他不使用灵力,直接送过去一剑,护罩根本就不会激发。

简若尘在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表达她合作的诚意。

第169章 信口而来

“如果我能证明我有管理郑国的实力,宗室,可以得到三成的支持。”叶非缓缓说道。

“宗门呢?”简若尘问道。

“宗门多是望风使舵之辈。”叶非冷笑道,显然,并不认为会从宗门那里得到多少。

“我明白了。”简若尘笑着道,“我们先让这些望风使舵的人安稳下来好。”

简若尘这位只有练气八层女修身上具备的,是完全与她不匹配的气质,一颦一笑中的胸有成竹与沉稳,有种让人心安的魔力。

不止一次让叶非和叶水泉奇怪了,因为这番话和这番做派,实在实在不是一个练气修士该有的,哪怕是练气八层。

叶水泉走到简若尘身前,简若尘也才正儿八经地与叶水泉见了礼,叶非倒是一直坐着,只有最初请简若尘坐下,此刻便没有言语,分明是将简若尘当做手下看待的。

简若尘不计较这些。

她信奉的是身份地位自来都是自己挣出来的,不是别人给出来的,叶非现在要打压她一下,也太正常了,从进来到现在,她还是空口说白话的状态,想要让人高看你几眼,也要拿出真本事来。

简若尘现在没有什么真本事可以拿出来的,她手在腰间的储物袋碰了下,拿出的却是装着中品灵石的锦囊。

“这些,用来购买百枚防御玉符,只要防护练气修士攻击即可,剩下的,我想请叶管家帮个忙,购买些可防御筑基修士用的上品五系内甲。”简若尘道。

内甲,就是贴身穿着的防护用具,上品内甲,可以像法器一样被祭炼,一件内甲的作用,胜过一件防御玉符,简若尘拿出千枚中品灵石,用在防御玉符上也不过二十多枚,其它的,全要内甲,还是筑基修士所用的上品内甲,叶水泉和叶非都疑惑地盯着简若尘。

简若尘接着道:“内甲品质是最重要的,外观上最好统一,可以做个标记,这种东西制作的时候,最好不引人注目。”

叶水泉沉吟了会道:“这个问题不大……”简若尘要这么些内甲,自然不是给她自己准备的,联系到她之前所说,叶水泉大约知道她的意思了。

只是,她这些内甲要装备到哪些修士的身上?这些修士是要留给她自己的,还是给叶非的?她自己拿出灵石出来,不像是留给叶非的。

“朱雀堂在天道宗这么久,郑国大小宗门和世家也都知道六皇子好这赌局,眼看就是大比了,六皇子不妨再开个赌局,嗯,这朱雀堂嘛。”

简若尘狡黠地笑笑,她知道叶水泉在想什么,“干脆就如百宝阁、千宝阁那般打个名号吧,六皇子如果不怕污了自己的名声,就以自己的名义,如果有些思量,就做个幕后好了。”

叶非和叶水泉对视了一眼,叶非思索了下道:“哪有那么多的赌局可开?”

简若尘笑着道:“赌局这种东西,只要想开,总是有的。”

见叶非和叶水泉都不相信的样子,就接着道:“我看宗门小比,一点看点都没有,对战既不精彩,又没有悬念,不外乎两件法器飞来飞去,就算输家,也能拿回自己的法器,没有半分刺激。

这样的比赛做赌局,当然没有什么大意义,而且比赛中修士很容易隐藏自己的实力,起不到比赛该有的作用。”

说到这,看到叶非和叶水泉的表情都有些古怪,知道他们是想到了自己在天道宗擂台上的表现,就再笑起来,却根本也不提这事情。

“其实吧,人活一世,不外乎名和利,如果能将名和利结合到一起,对症下yào,就事半功倍了。”简若尘带着循循善诱的语气道。

“就说这个练气修士大比吧,每一次都是往妖兽森林的外围一丢,就看各宗门的团体成绩,胜了也就是不痛不痒地褒奖宗门几句,根本就起不到激励各宗门弟子的目的。”

叶非沉思着道:“难不曾你想评定个人名次?你要知道,练气后期修士也分为三个层次,以练气七层的修为对上练气九层,本身就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