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4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眼睛眯了眯,简若尘见状就解释道:“要想保全自己,就要先下手为强,知道哪个可能成为盟友了,就好避着些。”

“你先下手为强?你想怎么做?”柳随清问道。

简若尘嘴角牵牵,眼睛眨眨:“柳总管,我想要你一句话。”

“什么话?”

“这一百来人,本来也是宗门的弃子了,如果我能带出来,就归我了,如何?”简若尘的身体微微前倾道。

柳随清就知道简若尘要做什么的,可没有想到是要这一百人,他在脑海里极快地将这一百人的资料回忆了下,可也只记得几个练气九层的,还有就是一两个管事,其他,本来确实也是作为弃子的,确实没有放在心上。

简若尘也不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柳随清,两个人对视了一会,柳随清道:“这个归你,何意?”

“之后宗门不论对他们有何差遣,都要通过我。”简若尘简单道。

“做你的侍从?”柳随清很快就定义道。

“也可以这么说。”简若尘不想给柳随清普及什么,她也不在意柳随清会怎么想。

“只要你能收服,宗门没有问题。”柳随清想了想,答应下来,“但是你呢?”

简若尘哈哈一笑,身子向椅背靠靠,语气轻松道:“我自然是宗门弟子了。”

“好,那我就代表宗门答应你了,这些弟子,只要你能给带出来的,以后宗门但凡有差遣,就全通过你。”柳随清道。

简若尘微笑起来。

柳随清就好奇起来,简若尘这样子分明是胸有成竹的,可她怎么就能敢保证从两千多人中让天道宗这百人安然无恙呢,可简若尘只是微笑着不予回答。

“yào王谷的,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还有御兽宗,这两个宗门不算是与天道宗jiāo好的,但也是哪个宗门都不愿意得罪的,至于其他,是有两个宗门与我们有jiāo情,但这个jiāo情,不在练气期弟子身上,你想要如何做,但做无妨。”

柳随清的话,实际上就已经是将天道宗这百名弟子判了死刑了。

“可我还有一事不解。”简若尘悠悠道:“就算六皇子被打压,与天道宗何干?”

之前柳随清给予的种种解释,简若尘并未完全相信,这之中有若干说不通的解释,因为一个叶非,赔上一个宗门,怎么看都是不合理的,郑皇完全可以将叶非囚禁起来,或者安排一个暴毙,哪怕说成修炼走火入魔。

修士想要一个人消失的方法太多了。

“六皇子的母族,出身……天道宗。”柳随清本来已经站起来要离开了,犹豫了会,说道。

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叶非已经进阶到筑基期了,按理说朱雀堂就要搬到内门的,但不知道因为小比的原因,还是叶非自己不想搬动,朱雀堂还在外门原本的地方。

叶非还是靠在他那张躺椅上,见到简若尘进来才站起来。

筑基之后的叶非,眉眼和之前似乎不大一样的,仿佛长大了,又好像沉稳了。

“请坐。”叶非打量一下简若尘,并没有筑基之后该有的兴奋。

“我以为你也要筑基了。”叶非对简若尘练气八层的修为有些吃惊,虽然他一出关就知道简若尘的修为了。

“半年了,你好像没有做什么。”叶非说了第三句话。

简若尘没有坐,迎着叶非的目光,审视了好一会才道:“筑基了,有些事情就不方便做了,而现在开始做,也为时未晚。”

第168章 合作的诚意

叶非的视线比曾经敏锐了很多,他审视了简若尘一会,向桌边走去,坐下来之后,才面对着简若尘,“你来找我,是要我做什么?”

简若尘慢悠悠转过身,盯着叶非的眼睛道:“我想要知道,你的最终打算。”

叶非的眼神倏地锐利起来,仿佛一双利刃一般,简若尘脸上笑容不变,好像看不到叶非眼神的锐利,毫不费力地迎接着叶非的视线。

“什么叫我的最终打算。”好一会,叶非才冷哼了一声。

“既然是合作的关系,我总要知道六皇子殿下的最终目的,也才好做出相应的安排。”简若尘温和地说道。

简若尘用的是六皇子殿下的称谓,而非平时的叶少爷,就是一个暗示了,叶非瞧着简若尘,却全是踌躇。

“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有了默契。”简若尘慢慢收起了笑容,“或者是我误会什么了。”

叶非的牙齿在嘴唇上咬了下,筑基之后,仿佛一夜之间,人也沉稳了很多,很多事情再想,也好像和之前的想法不一样了,再见到简若尘,他冷静了许多,除了叶水泉,他不敢完全相信任何人。

“如果六皇子就想做六皇子,那今天,是我过来多余了。”简若尘语气还是很温和,一点也没有不高兴般。

“你能改变什么?我如今,就只有六皇子一个称谓。”叶非冷冷地道。

果真是筑基了,人也就不一样了,心智都仿佛提升了,更能控制情绪了。

简若尘唇角慢慢勾起来,“那就看六皇子想要换个什么称谓了。”

“我想要换什么称谓,你能给我?”叶非上下打量着简若尘,“哈哈,你一个练气八层的天道宗外门弟子能给我?”

“第一,换个什么称谓,不是我给你的问题,而是我们之间的合作,如果只是我一个人一厢情愿,六皇子烂泥扶不上墙,那这个称谓也就没有必要换了。”

听到“烂泥扶不上墙”,叶非的眼角一缩,还没有等到他发怒,简若尘已经接着道:“第二,我不会永远是天道宗的外门弟子,虽然,我也不觉得内门弟子这四个字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叶非一怔,简若尘继续说道:“第三,和你合作的,眼下是我简若尘,不是天道宗,倒是被你拖累的,不是我简若尘,是天道宗。”

等着叶非消化了下她的话之后,简若尘再道:“我今天过来,不过是求六皇子一句实事求是而已,若这句话六皇子都不敢说出口,或者是不信任我而不yù说出口,那我今天的到来也就没有意义了。”

简若尘眨眨眼睛,笑笑,“之前,我与叶少爷之间的jiāo易,也都完整了。”

说是这么说,简若尘还是站在叶非面前,面色平和,不带一点愠色,她知道她如此说给叶非的冲击。

诚如叶非所言,在修为上,她只是练气八层,在身份上,不过天道宗的外门弟子,不论从哪个方面看,她也不该有底气站在他的面前,说出这些话。

简若尘的身后,叶水泉悄然无声地出现,他站在简若尘的身后好一会,忽然出声道:“简大小姐,你拿什么让我们信任。”

简若尘没有回头,甚至叶水泉突然的声音也没有让她有何反应,只是闻言回答道:“拿我练气八层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