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4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48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处的元婴修士了。

这还能归于社会环境吗?归根结底,是稍有实力的弟子全都抱着同样的想法,而对宗门的付出,全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说白了,就是任意索取,宗门再家大业大,也禁不住。”

简若尘的分析不说一针见血,也指出了大部分宗门的现状,这些现状其实大家每天都能看到,但是看归看到了,却没有再往深处思索,简若尘如此说来,洛凡也不觉点头,下意识问道:

“宗门已经如此了,怎么才能改变现状?”

简若尘挑一下眉毛,问道:“改变?”

“你既然都这么说了,不是有改变的方法?让宗门摆脱现在的尴尬地位?”洛凡问道。

“我就是习惯xìng地分析下,你可以当做职业病好了,宗门又不是我的,这样的环境对我这样的修士来说,正是如鱼得水,为什么要改变?”简若尘笑笑。

洛凡呀然了下,仿佛没有理解简若尘的话,忽然又追问道:“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简若尘坦然道:“只要找到问题的所在,想办法解决就好,管理是我本职,真要改变,虽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但也不难,但洛警官,你也知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洛凡看着简若尘,眼神里好像闪耀着光彩,简若尘笑笑道:“这些话,出我嘴,入你耳,我们私下里说说就好了。”

“其实,我很怀念以前的世界。”洛凡沉默了一会道,“无论曾经有多少不如意的地方,总有种家的感觉,这里,”洛凡抬眼看看擂台,“就是过客。”

“这样也不错。”简若尘轻笑了一声,“不必背负着责任,不用考虑着义务,不是很好么?”

“真不考虑责任义务?”洛凡重新审视着简若尘,“如果真不考虑,你何必非要进入到大比?”

简若尘哼笑了一声:“我这个人嘛,护短,见不得别人欺负我身边的人,好歹,我也是天道宗的弟子。”

洛凡就也笑起来:“就说你心软。”

“还真不见得到我的了。”简若尘说着,看到前边的比赛结束,该到她了,就往前走着。

“喂,你真不露一手?”洛凡在身后追问了句。

简若尘回头道:“露什么?说真的,我觉得我应该给自己雇两个保镖。”

简若尘一跳上擂台,擂台下的人群立刻就安静下来,简若尘连一秒的时间都没有等候,直接激发了玉符护罩,拿出了一沓符。

她瞟了一眼洛凡站立的地方,不出意外看到洛凡在笑。

“简道友,你每一场比赛都要拿出这么多符来,你让别人怎么挑战你?”擂台上作为裁判的内门修士无奈地道。

“师叔见谅,好像没有规矩说不得使用符的。”简若尘口里恭敬得很,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

“你靠这招能进入大比,可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在大比中你也靠着符和护罩?”内门弟子问道。

“不可以吗?反正我护罩多,符也多,练气修士都打不破,大比中也没有筑基修士吧。”简若尘直言道。

那位内门修士无语地看了简若尘一会,又看看擂台下的众人,众人也被简若尘这豪言壮语惊呆了,除了仰望,谁也不愿意跳出来碰壁,半刻钟之后,宣布简若尘晋级。

简若尘下来的时候,洛凡已经离开了,后边的比赛,简若尘也没有看,与洛凡的对话,让她对大比的期待完全没有了,甚至怀着森森的恶意。

皇位的争夺,必然要付出鲜血,但天道宗本来是无辜的,而这些练气期弟子更是无辜,他们中甚至有人都不知道朱雀堂的叶非就是郑国的六皇子。

简若尘一向信奉的是冤有头,债有主,若说天道宗是叶非的后盾,如此打压也算这些练气弟子倒霉,但叶非还未成气候,天道宗也未见就是叶非的后盾,如此,过了。

并且,连她都被利用起来,成为打压天道宗打压叶非的工具,这要是都能忍耐,她也不是简若尘了。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待玄铁母刀照例饮了自己的一点鲜血后,简若尘抓着母刀好一会,才忍下祭炼的想法。

第167章 为时未晚

进入了前一百,确切可以参加大比之后,剩下所有的比赛,简若尘全是弃权,每天仍然是打铁、制符、到丹室练习一个时辰的法术、修炼。

“简大小姐,你这小比的风头,比小比第一的李尧还盛。”在小比结束的前一天,柳随清坐在简若尘的会客室道。

“反正也出名了,不差这一点半点了,”简若尘笑着道,“柳总管前来,可有何吩咐?”

“吩咐?我可不敢当,我是来请教的,简大小姐可有什么好主意,保了我天道宗这百名练气期弟子?”柳随清虽然不相信,总还是有些期待道。

他按照简若尘的需求,将她需要的东西都送了来,一直想简若尘会将她的计划和他说说,可眼看着小比就结束了,简若尘还是安然不动,他终于沉不住气了。

“九大宗门,八小宗门,十三世家,散修就不考虑了,难道两千多修士就能那么团结?”简若尘道。

“还用得着两千修士?水云宗和剑宗两个宗门肯定要联合了。”柳随清的语气有些落寞。

“宗门就没有一两个盟友?”简若尘问道。

“哼哼,谁看不出皇室有意打压?”柳随清面上有些愤恨。宗门这半年来也没有少联合其它宗门,包括yào王谷在内,可是就没有得到过一句肯定的答复。

“这么多年,宗门就没有经营下一点人脉?”简若尘有些狐疑。

怎么说,天道宗都曾经是郑国数一数二的大宗门的,就算是没落了,秦桧还有三个知心好友呢,天道宗不至于真到了墙倒众人推的程度吧。

“是郑皇要打压天道宗,这时候谁伸把手,谁就要受牵连,就是曾经有的人脉,宗门也……要用到刀刃上。”柳随清盯着简若尘,略微含糊道。

用到刀刃上,就是这些练气弟子还不能让宗门为之付出了,柳随清以为简若尘听了会气愤,谁知道简若尘心平气和,还点点头表示赞同。

柳随清诧异了。

简若尘点点头之后道:“既然有,就好说了,不知道柳总管方便不方便吐露一二?”

柳随清盯着简若尘的眼睛道:“宗门不可能因为这次的大比就开口的。”

简若尘闻言笑了,摇摇头道:“练气弟子而已,怎么好动用宗门最后迫不得已的后手,不过是不想不小心得罪了他们。”

一旦谈论到正经事情上,简若尘总是能将感情与事业分开的,在情理上,她当然知道,该为天道宗放弃练气期这百名优秀弟子选择保全筑基修士气愤,但是理智上,她是赞同这点的。

丢卒保车,这是最明智也是最恰当的选择。

柳随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