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4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何起色,简若尘也就渐渐不放在心上了,将每日的打铁当做一个身体锻炼,而进入到练气后期,时间再次不够用了。

练气后期,可以开始尝试控制飞剑类的法器了,而要做到御剑而飞,还要在筑基之后,简若尘虽然自身灵力已经庞大到可观的程度,却因为没有筑基,当然也做不到御剑。

但修为的提升,灵力的增加,神识的锻炼,让她可以开始熟练地cāo纵法器了,而从皇城购买的两件法器,简若尘也开始摸索着使用了。

方砖,被简若尘完全当成了板砖使用,虽然没有经历过洛凡所受过的训练,但简若尘对武器的理解,显然不在受过训练的人之下,在用神识祭炼了之后,简若尘很快就对板砖得心应手起来。

简若尘练习的就是一击毙命。

只要出手,就全不留情。

这与她以前的习惯是一样的,商场也是战场,而如今,真正的战场很快就要到了。

之后,简若尘祭出了玄铁母刀。

简若尘相信邪修的传闻,也相信这把母刀身上会出现怪异,但她并不担心她会被邪修夺舍,更不担心附着在这柄母刀身上的某种东西影响她的神识如果真有这么个东西的话。

她从来不认为她会被任何东西影响到自己的理智,当然也就不相信神智不清醒这件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她不会刀法,但并不影响她挥刀做出砍杀的动作,在挥动了母刀几次之后,简若尘才想起一个问题来,修士之间的战斗,神识指挥飞剑或者各种法器,有没有所谓的招式呢?

跆拳道还有特定的动作,有力量和技巧与速度的说法,修士的战斗,就是神识控制飞剑的斩杀?破开对方的防御护罩?

那不就是靠修为取胜了,同等修为的情况下,比试的就是法术的速度、法器的品质、防御护罩这般手段。

第161章 嗜血母刀

对杀人的技巧小比应该不比试这个,但是在郑国的练气修士大比中,很可能就是靠这个技巧活下来的简若尘不想与任何人请教经验,连洛凡她也不想jiāo流。

杀人么,就是一个快、稳、狠,最强大的技巧,就是没有人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既然无人了解,那就无从防备。

没有人教过简若尘这些,但有些事情是不用教的。

简若尘挥动玄铁母刀几下之后,忽然转过刀刃,在自己的左手食指上轻轻一划。

一道血丝出现在食指的指肚上,跟着,艳红的鲜血涌了出来,食指蓦地一痛,鲜血以不可能的速度从并不大的创口喷涌而出,玄铁母刀好像张开了一张看不见的大嘴般,疯狂地吸收食指的鲜血。

右手一动,玄铁母刀离开的左手食指的伤口,左手食指的伤口迅速开始凝结,跟着平滑。

可右手上的玄铁母刀却不住地战栗着,仿佛要挣脱开简若尘的手,再扑到左手的伤口,直到左手的伤口完全消失,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消失不见,玄铁母刀的战栗才停止。

这中间,简若尘一直平静地握着母刀,但她紧握着母刀的右手太用力了,手背的骨指都凸出了,暴露出她内心的惊讶。

这把玄铁母刀真的嗜血,如果她不是打铁锻炼出强大的手指力量,刚刚差一点抓不住这把刀,而抓不住的后果,便是这把刀为了嗜血,能斩杀了她自己。

这几滴血,还算不得认主,还要用神识祭炼,也就是说,让自己的神识与鲜血一起渗入到母刀内,才算完成了祭炼。

但母刀会不会连神识也一起强硬地吞吃掉?

简若尘盯着母刀想了想,再一次用母刀划开了食指。

所有的一切全都重复了一遍,等到玄铁母刀安静下来之后,简若尘将母刀收入到储物袋内。

简若尘将修炼的时间再分出了一个时辰,这个时辰,她会在丹房内练习法术和法器的使用,当然,每一天练习之前,她都会拿出那柄母刀,在自己的食指上割上两次,偶尔会三次,感受到母刀嗜血的渴望,在手心内的暴躁,然后再丢回到储物袋内。

而两个多月的时间,简若尘制作符的水平,也大幅度提升起来,储物袋内的成品符也多了起来,和其他制符师完全不同的是,每一系的符都有至少一种,且下品的很少,中品居多,还有几张够得上上品。

一般的制符师,在制作出一定的符之后,都要挑选了出售,换得灵石,可简若尘最不缺的就是灵石了,而且符实在是不占位置的,所以,储物袋内的符也开始增多起来。

莫小言也终于结束了她长达两个月的闭关,又送给了简若尘一瓶灵丹,还是无属xìng的,闭出关之后的莫小言见到简若尘进阶到练气后期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也兴奋地告诉简若尘,她已经算是一个真正的中品炼丹师了。

两个人小小地庆贺了一次,简若尘专门到了朱雀堂一次,叶非正在闭关,她找到了叶管家,从他那里购买了灵果和一些加工好的灵餐,叶管家也额外送了一罐灵酒做贺礼。

莫小言对简若尘的亲近,源于简若尘对她的认真,简若尘是个良好的听众,同时也是个不错的jiāo谈对象,还有就是,莫小言在简若尘面前,总是有种可以放松,可以随意的感觉。

两个人一起用餐,喝灵酒,然后一起在院子里看着月亮,月亮还只是新月。

简若尘头一次与另外一个人一起赏月,新月实在是细小,让简若尘忽然想到上个世界关于月球的种种说法,从修炼之后,她的视力又增加的好多,如果是满月,是不是ròu眼就可以见到其上的环形山这里也是地球吧,天上的那个月亮也是之前的那个月亮吧。

简若尘少有的出现些她这个年龄,这个身份不该有的想法每到想到身份的时候,她都是后一步想到现实中修士这个身份。

“简师侄,赵师伯说,大比之后,你就能筑基。”莫小言永远也没有喝了灵酒之后迷迷糊糊的状态,想起她一边品尝着灵酒,就一边将这罐灵酒炼制的时间,方法,作用一一讲述的样子,简若尘就有些好笑。

也想起自己,沉迷于学术的女人是最没有趣的,品尝了灵酒之后,这也算是花前月下了,总该有些浪漫的想法想到这以后也暗暗好笑,浪漫这个词,貌似与她绝缘了。

“应该是的,到时候,莫小前辈就要成为莫小师姐了。”简若尘打趣道。

“我要专研dú丹了。”莫小言忽然说道。

简若尘吓了一跳。

莫小言接着就道:“我爹和赵师伯都不让我碰dú丹,但我已经是中级炼丹师了,炼制dú丹不会对我有什么危害了,只是可惜,这么短的时间内无法给你炼制出来用在大比上。”

莫小言叹口气,有些遗憾的样子。

“炼制dú丹,是你喜欢,还是只为了给我用呢?”简若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