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妖兽旁售卖的伙计。

洛凡思虑了一会,忽然反手从腰后抽出匕首递给简若尘道:“这把匕首你也拿着。”

简若尘楞下,没有伸手。

洛凡接着道:“咱俩同居一室,村长进来之后目标肯定在我身上,我若是拿出匕首,他肯定知道你我都会有武器的,我猜她不会把我索要武器的事情说出来,再者,我身上都没有武器,村长更不会想到你身上藏着匕首的。”

简若尘瞧着洛凡,心下不禁佩服,以凡人之身想要对抗修士,还手无寸铁,那就是明明白白地将自己当做诱饵了,忽然脸上就微微发热,早上的时候,她还以为洛凡是要将她当做诱饵。

伸手将匕首接过来,chā在后腰上,第一把匕首却是到chā在袖口里。

等待总是煎熬的,哪怕等待的可能是死亡的来临,时间也仿佛忽然慢了起来,但临近午夜后,时间却忽然快了起来般,忽然,同前一夜一样的毛骨悚然的寒意出现在简若尘的心底,根根汗毛都要直立起来,不用作假,简若尘的身子轻轻一抖,蓦地望向关闭的窗户,心砰砰跳动起来。

院子里安静得可怕,视线被隔绝,更让这种安静蒙上了恐怖的色彩,本来被月光映得发亮的窗户忽然出现了一个影子,就仿佛是从窗户下边的墙上一点点爬上来似的,简若尘的上下牙磕碰起来,身子也在簌簌发抖。

影子停顿在窗棂上,只一瞬,感觉就好像万年般,接着缓缓向一侧移动着,那一侧是房门。

求推荐票,谢谢大家。

第16章 黑暗强杀

近在咫尺,洛凡感觉到简若尘的颤抖,心内油然而生同情,如果没有这场穿越,简若尘还是偌大世纪大厦的主人,还是天之骄女,可忽然就沦落到如此境地,要面对未知的鬼修,还要手持利刃动手杀人,她一个女人怎么会不害怕。

不由伸出手去,安慰鼓励地握着简若尘持刀的右手手背,这一接触,立时怔住了,他感觉到简若尘身体的颤抖,可她的右手,竟然稳稳地握着匕首的手柄,没有一丝颤动。

黑暗里,简若尘的左手轻轻叠加在洛凡的手背上,同样是安慰地按了按,洛凡的心里涌起异样的感觉,他忽然发现,他一点也不了解简若尘,那些卷宗上的文字都是冰冷冷的字迹,只是记录的简若尘的简历,这个活生生坐在他身边的,才是有血有ròu的。

简若尘松开了手,洛凡的手却没有松开,他们的视线随着移动的影子移向房门,“咯吱”一声轻响,明明是上了横栓的房门竟然被推开了,接着是让人心悸的安静。

“咯吱”,又是一声轻响,在静谧的夜里,这声轻响被放大了数倍般落在耳朵里,洛凡松开简若尘的手,慢慢站了起来,上前一步,挡在了简若尘的身前,房门再一次被推开,一个身影幽灵般飘了进来。

“洛小哥,你的胆子大得很啊。”村长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可yīn森森的冷意却弥漫到整个房间。

简若尘的手慢慢抓住了洛凡的衣服,整个人缩在他的身后,村长施加的威压被洛凡全拦在身前,身上的冷意立刻就弱了。

“村长,我们明天就离开了,还望村长大人手下留情。”洛凡低声道。

“我是想要手下留情的,可洛小哥不给我这个机会,如果你今天好好地在你自己的屋子里,自然会见到明天的太阳。”村长的语气还是很温和,“可你为什么要在这间屋子里呢?还要去找姜女修?”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有简若尘牙齿轻扣在一起的声音,愈加显示简若尘的无助害怕。

“我们今晚要是死在这里,姜仙子一定会发现的,她答应了明天派人护送我们。”所有的威压都落在洛凡的身上,他只感觉内脏都好像被冻住了似的,声音也颤抖着。

“不必那么麻烦了,唉,洛小哥,人呢,若是没有什么本事,就不要太聪明了,你是凡人,我是修士,你命丧我手,也算是荣幸了。”村长说着,缓缓迈步上前。

“站住……你不要上前……姜仙子不会放过你的。”洛凡的声音止不住地颤抖着,浑身的血液都要冻僵了般,他张开手臂想要阻拦村长,可这一刻他心里升起的是真正的无助,哪怕他之前那般自信他的身手,他实际上并没有真的将自己的xìng命jiāo在简若尘的手里。

“还真是凡人啊,我怎么能不布置下禁制呢?放心好了,这个房间里不论发出什么样的响动,都不会传到外边的,呵呵,洛小哥,我很少看到你这么大胆的凡人了,在我的震慑下还能站住。”村长说着再上前一步,距离洛凡只有两步之遥。

黑暗里,洛凡看不清村长的面孔,可村长却清晰地在洛凡的脸上找到了恐惧,他太熟悉这样的恐惧了,见得太多太多了。

“不……”洛凡从牙缝里挤出个声音,明明村长什么也没有做,可死亡的yīn影却从来没有如此接近,那是从内而外感觉到的无助,无须动手,就能体会到了力量的悬殊。

“不。”这一声就坚决了起来,“不!”他突然吼叫起来,身后抓着衣襟的手掌忽然向前一推,他身子一晃,向村长扑过去。

“哼。”村长冷蔑地哼了一声,右手忽然抬起,直接捏在了洛凡的脖颈上,冰冷的手指没有一点点的温度,洛凡的呼吸立刻就停止了,可他竟然分不清是被扼住了咽喉,还是被这寒意冻住了,他挣扎想要靠近村长,哪怕再近一点点,可身体完全失去了掌控,他不知道他已经被扼住了咽喉的手提溜了起来,他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无助的挣扎在村长的眼睛里是那么可怜与可笑。

“啊”尖锐而凄惨的声音似乎就在耳畔,跟着就遥远了,视线内忽然就黑暗了,他知道,他就要死了。

这就是凡人与修士的区别,力量的悬殊对比,他甚至都来不及挣扎。

简若尘缩在洛凡的身后,隐藏在洛凡身后的手紧紧地握着匕首,她放任恐惧在心里弥漫,放任她的牙齿在恐惧中发抖,可只要能看到她的眼睛,就会看到她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点的恐惧。

她紧紧地抓着洛凡的衣襟,微垂着头,视线经过洛凡的腿脚,看着村长一步步接近,直到洛凡大喊一声,她顺势一推,躲在洛凡的身后,看起来更像是被洛凡牵引了般,一同向村长扑过去。

洛凡的身体忽然顿住了,接着双脚离地,失去了控制,就在这一瞬间,她轻推着洛凡悬在空中的身体,好像收势不稳般,从洛凡的身后跌倒过去,向村长的身体撞了过去。

她尖叫着,脚下踉跄着,一步的距离这般近又是这般遥远,瞬间的时间是那般短暂又是那般漫长。

黑暗里村长的脸上露出笑容来,从散落的发丝中他看到了简若尘暗黑的面庞,这个气质不同于村fù的女子对他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