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3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沉静不受半分外来牵动,或者是这一个月来潜心研究制符神识的专注,让神识在不知不觉中提升了,也许还有灵力实在实在是饱和到了极点。

简若尘五系法术运行之后,进入到身体内的灵力几乎就全被牵引到了经脉内,几乎没有遗漏。

于是,在这样自然而然的灵力流转中,简若尘的经脉再次鼓胀,突破屏障,轻易地就进入到了练气五层,以至于在灵力运行了一个周天趋于平稳之后,简若尘才明白自己进阶了。

这是简若尘自修炼以来最轻松的一次进阶,她立刻就开始回忆进阶的过程,并且继续运行灵力充实经脉,很快,她就明白她何以会如此轻易进阶了。

第153章 不正常啊

一个月来,简若尘几乎没有做任何修炼,她不想在柳随清和赵春秋面前同时运行五系功法。

但她也并非全无修炼的,从制符成功之后,每个晚上总要消耗掉一系灵力的,补充灵力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

且制符的过程,也是神识控制灵力的过程,既起到了对神识控制灵力的锻炼,也是对神识提升的修炼,如此,不知不觉中,她对神识的控制也更为灵敏,而神识灵敏度的提升,同样让她在修炼中,能更好地控制灵气吸收。

就是在刚刚,神识几乎完美地捕捉了所有进入到身体内的灵气,并且快速及时地送入到经脉内,以往那种灵气吸收到身体内又消散的过程全不存在了。

自来五灵根修士修炼速度慢,就有这种无法完全吸收各系灵气的原因,五行相克,使这些已经进入到身体内的灵气大部分互相抵消消散,而现在,简若尘已经完美地解决掉了五行相克,灵气消散的原因,经脉内灵力充盈到饱胀之后,修为提升,自然是水到渠成了。

简若尘也终于认识到神识的好处。

结束修炼之后,简若尘也有些不解,按照她的想法,问心幻阵只是触发了她的心魔,但却没有解除心魔,如此,神识怎么也能如此快速地提升呢。

她从来都没有试图遗忘过自己的记忆,也没有试图欺骗自己,但她也不会让这些记忆左右自己,记忆,永远只是记忆,可以不忘,却不可以沉沦。

思考也得不出心魔与她记忆间的因果关系之后,简若尘也就将不解之处抛到脑后。

如此快的又提升了一层修为,简若尘也有些苦恼,一大早就到了炼器堂,着实给已经惊喜了一个晚上的左毅再来了一个惊吓。

“简大小姐,你……你你怎么又提升了一层修为?”

这一夜左毅根本就没有休息,简若尘离开之后思虑良久,就找到了和简若尘一起到问心幻阵一个练气弟子。

左毅大小也是外门炼器堂的管事,为人又和善,很会说话,再拿出了一块精铁做敲门砖,那修士自然就酸溜溜地将他们在外发生的事情全都告知了。

本来也不是秘密,况且简若尘还是为宗门大大露脸了,但跟着露出喜悦神色的左毅回了自己房间,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若是他不认识简若尘,肯定以为和他说这些的那个修士疯了,一个小小的练气修士而已,至于皇、太子以及众多结丹前辈示好吗?

不就是离开问心幻阵的方式与众不同吗?难道就此就能确定一个神识修炼的天才诞生?别说无法确定,就算是,洛凡呢,也没有得到如此大的欢迎阵仗吧。

可偏偏就有这么不可能、不正常的事情发生,他相信,觉得不正常的不会只有他一个人。

可大家偏偏就当它正常了,那么就是,其中有他不知道的隐秘,而这个隐秘,那些结丹前辈都看在眼里。

他在房间内转了一个晚上,也想不明白到底问题在哪里,只是本能地觉察到,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天一亮,他就在房间里呆不住了,才转悠出来,就看到了简若尘,跟着就看到了简若尘的修为,一下子就被惊吓住了。

“从问心幻阵离开,修为提升一层很不正常吗?”简若尘若无其事地道,却上下深深打量了左毅一眼。

左毅被简若尘的话问得呆了一呆,可马上就想起了其他回来修士的修为,外门的都是练气后期的,没有谁有进阶筑基了外门弟子筑基,在天道宗也是大事的,不会无声无息就完成的。

“是要提升修为的,可一夜就提升的,简大小姐觉得很正常?”左毅堵在工棚前,不让简若尘进去。

简若尘挑挑眉毛,“左管事,这是什么意思?”

左毅忽然就觉得简若尘沉静得有些过分了,他忽然知道自己觉得不对劲、不正常的原因了。

简若尘一直以来给他的感觉,就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练气修士。

“呵呵,”左毅笑了笑,让开了堵着工棚的大门,又呵呵笑了声,“简大小姐真以为五灵根的资质,这般快的提升修为是正常的?”

左毅脸上笑着,心里却是紧张的,这句话在他心里一夜了,刚刚忽然就吐口了,要说不后悔是不可能的,可更期待的是简若尘的反应。

他心里已经有八成确信简若尘是想要与他jiāo好的,昨晚送给他的玉坠还挂在领子里。

能在外门混个管事的,都是心思活泛的,踩低有时候没有必要做,但捧高肯定都是懂得也会做的,如果简若尘没有送给左毅那枚玉坠,如果左毅不是听到了简若尘外出一月的丰功伟绩,如果不是一夜之间简若尘又提升了一级修为……

可能,左毅不会这般吐出明显是示好的话,带着提醒而示好的话。

简若尘瞧了左毅一会,明明眼神并不伶俐,左毅忽然就有些心神不宁,明明简若尘的修为还比他低那么一小层,可在简若尘的注视下,左毅却不安了。

“当然不正常了。”在左毅还要后退一步之前,简若尘轻笑了下。

左毅的心格棱了下,就听到简若尘接着道:“不过不正常的事情多了的话,是不是就看着正常多了。”

左毅瞧着简若尘轻描淡写地补充了一句之后,就进了工棚,顿了下,转身跟进去。

简若尘已经走到她上次用的打铁炉灶前,看到一切都好像和她离开前一样,炉子上的火压着,里面那块不规则的铁块已经被烧红了。

“昨天我就安排这个炉子烧起来了。”左毅在身后补充了一句,跟着走进去,拉了一下风向,火立刻燃了起来,他拿着火钳将那块还不算半成品的铁块捡出来。

简若尘活动了下身体,拎起了大锤,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简若尘坦然自若地打铁,左毅也丝毫没有对做简若尘助手感到不适。

显然,简若尘的体力比照一个半月之前略有下降,但还在可以承受打铁这般强度的范围内,简若尘放下铁锤略作休息的时间里,左毅就默不作声地将铁块重新夹到火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