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3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可能,他们两个都是被夺舍了的?”安山沉声说道。

“击杀鬼修,怎么可能是两个凡人能做到的?”贾宏程说了一句之后,忽然想起洛凡的身份,急忙住嘴,但这句话,谁都听出了他的怀疑。

“可能,如果其中一人是简若尘,就绝对可能。”柳随清看着贾宏程道:“贾堂主,我也曾怀疑她是被夺舍的,但是,退一步说,就算她是夺舍的,她从到天道宗以来,做过对不起天道宗的事情吗?”

贾宏程眼睛一下子就瞪了起来,目眦yù裂般,大声道:“夺舍之人,无不是邪修,她现在不曾做过对宗门不利之事,只是因为她还弱,做不到,而现在,她也未必没有做,柳总管,你堂堂结丹修士,不也被一练气修士欺瞒了吗?”

柳随清心里本也怀疑,只是这些天来与简若尘相处,心中升起了诸多复杂念头,如今被贾宏程这般说来,一时竟然找不到反驳的语言,他甚至也怀疑起来,难道简若尘真的是夺舍的修士,二世为人,神识强大,才不觉迷惑了他的感知?

“是不是夺舍,只要搜魂就知道了。”贾宏程冷笑一声,“宗主,我这就将简若尘抓来。”

他心中已经是认定了简若尘是被夺舍的,当下就要离开。

“等等。”安山出声道。

“宗主?”贾宏程回头。

“第一,我们不能因为门下弟子的出色,就怀疑她是被夺舍的,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不能对弟子搜魂。”安山伸手制止了贾宏程的冲动道。

“宗主说的有理,如果因为门下弟子出色了,我们就要怀疑她的来历,以后,还有谁肯为宗门出力?”傅言跟着道。

“第二,马上就要宗门小比,之后就是大比,天道宗,已经禁不起任何来自内部的折腾了。”安山的视线从所有人身上掠过。

“可……”贾宏程咬牙道。

“第三,郑皇和太子,已经将天道宗推到众矢之的位置上,我们也不能给皇宫留下任何把柄。”

贾宏程慢慢坐下来。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柳随清忽然想起他对简若尘说过的话。

第151章 风暂不吹之

贾宏程对夺舍之人的憎恨,不仅仅是因为修士公约。

他的道侣,就是被邪修夺舍,而他,亲手杀了他道侣的身体,粉碎了邪修的元婴。

安山看着贾宏程坐下,叹了一口气,傅言忽然道:“说到底,我们对简若尘的怀疑,全在她太出色上了,可如果她真要是夺舍的,会这么崭露头角,生怕不引人注意吗?”

傅言看看柳随清,又看看贾宏程道:“如果是你我夺舍他人,会怎么做?”

柳随清苦笑道:“躲还来不及呢,还会这般……”

贾宏程怔了怔,道:“外门弟子,需要修炼资源,五灵根,更需要资源,从进入宗门,她要的就是贡献点,然后就进入外门传功室……”

说到这,他顿了下,好像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似的。

“如果是一个夺舍的高阶修士,没有必要进入传功室阅读,如此做,要么是用来掩饰她已经知晓的东西,要么就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好,我们姑且说她是为了掩饰,”傅言接着道,“然后呢,与朱雀堂的赌注,建立索道,接着承包灵田,给宗门培养了符笔制作师,这些,与她想要掩饰的相悖吧,当然,我们也可以接着认为她是为了获取灵石。”

大家都点点头,事实上,除了获取灵石,再有的,就是吸引宗门的注意,但以这样的方式,未免与高阶修士的心xìng不符。

“然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提升修为,就为了参加问心幻阵?先给宗门修士撑腰,与剑宗修士设下赌局,在水云宗修士路见不平的时候顺手又坑了她们一把,在皇宫内面对结丹修士的质疑,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地解除了自己身上的怀疑,然后不声不响就给自己招呼了yào王谷的保镖带回来,哦,还带回来快要超过我们身家的灵石。”

傅言说着,再看看大家道:“贾堂主,说句不中听的话,这么个人,心智如此深,要真是夺舍的,不想给我们发现,只需要韬光养晦,稍微放缓了修炼速度,别说我们结丹修士一辈子都可能注意不到,就是当面,也看不出来吧。”

大家都深以为然,贾宏程也实事求是道:“不错,我曾面对过那人几次,并不曾看出破绽来。”

傅言点点头,对柳随清道:“柳总管,你呢?”

柳随清也点头道:“就在咱们宗门,只要不朝夕相见,日常接触,确实很难发现。”

“那就是了,说白了,简若尘不论在宗门内还是在宗门外,都不曾掩藏她真是的实力,既没有危害过宗门利益,还多少为宗门带来了好处,别说我们拿不出她夺舍的证据来,就真是夺舍的……”

傅言笑了笑,看看大家:

“就真是夺舍的,宗主说得也对,如今我们天道宗已经是众矢之的了,接下来还有宗门小比,有练气修士大比,这位简若尘……”傅言说着,瞄了柳随清一眼。

柳随清提到了简若尘拒绝成为他内门弟子,但并没有将他们之间的对话原样学出来,这时见到傅言望过来,就叹息一声道:“当日,简若尘说,她不能闭关,这次外门小比,会以练气后期修为参加,至于大比,也一定会参加的。”

傅言就跟着道:“如此,她是不是被夺舍的,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众人皆沉默了下,虽然事实如此,可心里颇不是滋味。

“说句诛心的话,她若是陨落在大比中,也不用我们费心了,若是在大比中胜出,对宗门更没有坏处,这些,还都基于她是夺舍修士的想象,如果,真不是夺舍呢?”

傅言环视众人,“如果真的只是一个心智聪慧,为了宗门着想的弟子,我们此举,着实让人寒心。”

静了一刻,应森道:“傅堂主此言,是基于她如今所做的事情。”

“以她的修为,我们任何时候想要制住,都不费吹灰之力吧。”傅言极快地跟上道。

应森默然。

“如果她看准了我们的想法?”卫景晨迟疑道。

“我们天道宗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可图的?灵丹?法器?还是宗主之位?”一直没有说话的范长利忽然道。

“不错,若是能让天道宗重现昔日辉煌,这宗主的位置拱手相让又如何。”安山也道。

沉默良久,贾宏程缓缓点头,“我同意,是因为没有证据。”

众人不由都松了一口气。

有意无意的,谁也没有提及洛凡的名字,其实,大家心内也都清楚,如果简若尘是夺舍的修士,洛凡也是有嫌疑的。

简若尘哪里想到她这次的言行会被怀疑是夺舍修士,离开之后,直接就回了外门,先到了炼器堂,与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