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3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33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收简若尘为亲传弟子,只是被拒绝了。”

安山不提这茬,柳随清是一句也不想说,但安山既然提了,他总不能看着其他堂主和他一样被拒绝吧,简若尘拒绝的理由,他是半分不相信的。

“拒绝了?怎么可能?”炼器堂堂主范长利不相信道。

“稍后再说吧,他们都还在外边等着宗门的奖赏,赵春秋和yào王谷的莫小仙子也等着呢。”安山及时打断了范长利的话。

小范围对门下弟子的奖励,自然没有外人观礼,本来也无须所有堂主都到场的,甚至奖品以宗主的名义发下去,也不见得得宗主亲手发放,但这一次,不但所有堂主都到了,宗主也到了。

执法堂、炼器堂、炼丹堂、制符堂、种植堂还有内门大总管,整个天道宗掌管权利的部门一把手全都到场了。

简若尘不懂内门这些规矩,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觉得怎么样,廖凯、于学友这些筑基修士可是知道的啊,见到这些平日里根本就见不到的宗门长辈和宗主、堂主齐刷刷地坐在前边,兴奋得腿都要软了。

所有的视线几乎在他们一进门的时候就落在简若尘身上,虽然她是最后一个进入的,这些坐在高位上的宗主和堂主,也在第一时间就看出来,简若尘根本就没有寻常修士该有的紧张、激动。

见礼之后,十位修士齐刷刷站成前后两排,恭敬而热切地望着上首的宗主,按照惯例,安山例行勉力,其他人就肆无忌惮地打量简若尘起来。

修士对视线和神识全是敏感的,更何况五六位结丹中期修士明目张胆的打量,简若尘站着站着就感觉出来了。

宗门高阶修士的视线,她没太放在心上,换位思考,多看几眼很正常,出于其它目的,多打量几下这事自己也干过,她只当做没有看到。

安山例行公事地说完了勉力话语,就开始了奖励,筑基修士奖励的都是法器,所有练气修士都得到了一枚筑基丹。

落在简若尘身上的视线也终于收回了。

简若尘也终于和人一起离开了大厅。

“也就是沉静些。”待除洛凡之外的练气、筑基弟子都离开之后,安山道,接着就对炼丹堂堂主雷松明道:“雷堂主,赵春秋你去接待一二。”

雷松明就站起来,他与赵春秋也算是相熟,同是炼丹师,彼此也曾经有过炼丹上的jiāo流。

安山又对洛凡道:“莫小言那里,你多陪陪。”

洛凡是他天道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又是天道宗最得意的弟子,肯让洛凡陪着莫小言,那可是极大的面子了。

安山这么安排,是太正常不过的了他还不知道赵春秋和莫小言真正的来意莫小言安顿下来之后,天道宗的几位公子也都要相陪的。

第150章 木秀于林

中秋节加更。

洛凡到是不反感陪同莫小言,只是莫小言未必就是要他陪同的,他看一眼柳随清,然后苦笑道:“师尊,怕是弟子没那个福气。”

柳随清适才也只是捡了与天道宗有关的重要事情说,赵春秋和莫小言已经到了,是奔着谁到的暂时算不上重要的,当下就对洛凡道:“洛贤侄,你把简若尘邀请到你那里,莫小言自然也就到你那里了。”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众人就都奇怪地看着柳随清,洛凡就和雷松明先行告退去招待yào王谷这二位,洛凡自然是简单扼要地将莫小言跟来的事情与雷松明说了,这边柳随清才有时间将其余旁支补充了。

旁支,就几乎都是与简若尘有关的了,最后柳随清道:“回来的时候,简若尘只用了四天的时间,就制作出了中品符,傅堂主,我看简若尘在制符上颇有天赋。”

傅言,是天道宗制符堂的堂主,为人极为沉稳,听柳随清这般说,就明白柳随清的意思了。

略一思索,缓缓摇头道:“简若尘拒绝了天道宗总管之位,未见就看得上制符堂堂主的位置。”

“傅堂主,夸张了吧。”种植堂堂主卫景晨不以为然道,“想进入你门下的弟子能排到外山门去,也不是进入你门下就要接掌制符堂的。”

外事堂应森也应声道:“不错,傅堂主,柳总管,你们想得是不是太远了?”

大家都看看傅言和柳随清,柳随清摇摇头:“这些事情,听起来好像放在哪个修士身上都可以的,除了她自己走出问心幻阵这一点外,甚至这一点都可以算作机缘,但细细想来,哪一次都是机缘吗?

在外护佑宗门名声,宗门弟子,却不是用徒劳的分辨;在皇城为自己辩解的时候,也没有诋毁任何人;我旁观她和yào王谷的莫小言相处,也没有半点谄媚,这些事情,对她而言好像就是身边小事不足一提似的。”

他说着,再摇摇头,“我说她没有看上我这个天道宗总管的位置,不是她瞧不起天道宗,她只是……”

柳随清的眼神有些飘忽,“只是好像不愿意我把这个现成的位置给她似的,这就是我的感觉。”

大家都莫名地看了柳随清一眼,执法堂贾宏程忽然说道:“柳总管,你没有发觉,你对简若尘太重视了吧,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练气中期的外门弟子。”

柳随清怔了下。

他对简若尘太重视了?

他是从何时开始对简若尘这般重视的?

“柳堂主,给我的感觉,你没有将简若尘当做练气弟子,甚至也不是筑基弟子,好像……”安山停顿了下,“你好像将她当做结丹修士般平等看待了。”

柳随清望着安山,想的却是简若尘在他面前虽然恭敬却无拘谨的样子,就好像自己与宗主和其他堂主在一起。

他瞠目结舌了一会,竟然无法否定。

“柳总管,到底是简若尘哪里出众了,让你如此高看她?”贾宏程追问一句。

柳随清皱皱眉头,犹豫了下终于道:“给我的感觉,她的身体里住着的不应该是练气期修士的魂魄,只要相处久了,她身上自然就流露出大气的感觉,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似乎与你我一样,不觉……”

“你说她是被夺舍的?”贾宏程“蹭”地站起来,面色森严。

夺舍,自来是不被允许的,更不用说是夺舍之后拜入其它门派了,贾宏程这架势,就是柳随清只要微微一点头,立刻就会将简若尘抓来毙命。

柳随清一惊,马上就摇头否认道:“她是与洛贤侄一起来的,要是夺舍的,怎么会放弃洛贤侄的身体?”

这确实是一个能最好庇护住简若尘的答案,除非,洛凡也是被夺舍之人。

“当日,他们说是被一修士从妖兽森林内送出来的,而他们在妖兽森林内的时候,确实有元婴修士出入。”应森忽然说道。

他是外事堂的堂主,信息上就知道得较多了。

“应堂主的意思是,